热点:微博在中国

随著网上的交友平台越来越普及,「微博」的使用让人人都有做记者的机会。中国有政府官员意识到微博的问政潜力,纷纷开通帐号鼓励网民发表意见。有网民表示支持,亦有网民抱观望态度。(文宇晴报道)

2010.02.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起源于美国被称为「Twitter」的微博,意思是微型博客,也被称为即时博客。用户可于网上或利用手机发送一般不超过140个字的说话或一张图片到自己的微博网页上,随时随地与朋友分享著新鲜事,而且还可以发起或参与话题讨论,从而认识更多的网友,了解更多的信息。

有数据显示,微博非常受网民喜爱。Twitter日均访问量已近2,000万人次,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的网站排名中均列为前15位。中国方面,早于2007年便有了微博性质的网站服务,随著大陆明星开始使用,支持者也争相仿效,数目更是难以估计地每日都在增加著。

除了个人外,不少企业都纷纷开设微博帐户,甚至连政府机关也开设。云南省政府新闻办开设了中国第一家政府微博「微博云南」,第一时间公布新闻事件的来龙去脉。云南省新闻办开「微博」首开先河,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表示,信息越公开,政府越可爱。「微博云南」开始了第四天,已吸引了近3,000名网民,10条简短的信息得到57次转发。

就连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广东省人民政府省长黄华华,于新年前也在给予网民的拜年信中,公开表示对于网友向政府部门表达的意见,为广东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又谓广东各级党委政府也积极以各种方式加强与网民的沟通联系。因此,已在南方网建立了网络问政平台,并指派网络信息资源处收集网友在各大网站的留言,通过日常办理和集中交办等方式,及时办理网友反映的问题。希望广大网民「手握鼠标,胸怀天下」,尽情挥洒才华,继续对广东发展话题和民生热点问题发表意见。

而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已经意识到微博的问政潜力。浙江省政协门户网站推出「微博社区」;「网络民意」也首次写进湖南省、安徽省等地政府的工作报告中。北京市在「两会」举行期间首次尝试利用网络视频进行政务询问。不单止,两名网友早前更被湖南岳阳县增补为政协委员,安徽亳州三名网民也被增补为政协委员,可谓是开大陆的先河。

居住在成都的蒲先生经常利用微博获取各地的新闻信息,他对于政府鼓励网民利用互联网发表意见表示赞赏。他表示很喜欢政府这样的做法,但碍于过往大陆一直都有把敏感话题或字眼的留言和文章会第一时间删除掉,甚至有网站被封,因而对于政府对网民的鼓励主张持观望态度。

蒲先生说︰「人民没有选择权,在大陆你们不能选择政府,不能选择执政权,你连自己想用什么网站都不能选择。我认为政府也好,网民也好,也应该使用良性的使用方式。市民在微博上发表自己所看到的东西,政府就吸收这些资讯。我觉得出了问题不可怕,但出了问题你把自己的耳朵塞住而宣布根本没有出现这些问题才是可怕的。」

而刚从日本回到上海过新年的冯正虎,则认为成效其实不大。

冯正虎说︰「效果也不是很大,公开了很民众都知道,但单独是政府单向的就跟写信差不多。问题他注意不注意,因为开放了平台。过去我也试过了,也没什么。但有些敏感或是他们觉得是麻烦的问题也不是有回答应。没有好与不好,公开是最重要,但最好的,就是不要封网。」

有专家认为,微博的出现其实是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更深入民心的一种表现。每个人都有表达和沟通的欲望,而只有百多个字的限制就给予了作家和农民不分高下的发言权,从而推进了草根文化的发展。加上可以利用手机进行发布,真正地做到了随时随地发布。例如早前天津一个未完工的高层住宅失火,火灾发生4个多小时之后,新华网才作出报道,用100多字简短描述了火灾情况,并配以几张大火熄灭后拍摄的相片。不过,已有网友在新华网的报道早几小时前,把拍摄大厦失火的相片利用微博作现场「直播」。

曾是邓玉娇案青年网民援团联系人巴忠巍表示,在科技发达的社会中,人人只要手持一部相机或是手机,都有机会成为记者,把遇到的不平事、意外等第一时间透过微博向外发放,同时也能督促政府。

巴忠巍说︰「微博有即时,每个公民都有机会成为记者的可能。至少在某些方面来说可以督促政府,把没做好的工作做好,我相信他们的目的也是好的,之前也听说过他们请过人一起去讨论,但请的都是他们的人,所以有片面性的。」

巴忠巍又说,虽然微博提供了不少渠道发布信息,但网友也要小心阅读,因为在互联网的世界里,有些不法份子会发放一些虚假信息,因而网民要多方求证,莫中圈套。对于网上的言论自由度,巴忠巍直言不讳地表示曾有发表的文章被删掉,也曾试过博客被禁止使用,令他一度觉得言论自由受到阻碍,对于政府鼓励网友透过微博反应意见,他说这是他一直希望的事情。不过有时在发表含某些敏感字眼的文章时,也会无可避免要做些妥协。

巴忠巍说︰「我自己也有在写博客,但是我的博客就有被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知名的学者都有被封过,所以也不能保证言论自由。如果有时候没法避免的话,我们也会想些办法,例如用一些拼音、分格符把它分开的。由于它是一种自动过滤机器,你必顺知这些机器,要不你的文章就不能发表。」

截至去年12月,大陆网民的规模已达3亿8,400万,互联网的普及率进一步提升,达到28.9%。除了以往的留言板、电邮信箱、博客、网络视频、手机等互动方式外,曾经帮助奥巴马赢得美国大选的「微博」,也开始在大陆广泛受到关注。网民在网上发表文章已不再是娱乐,而是普罗大众在权利诉求上的一种新方式。广大网友通过这种集开放、及时、互动、共享特质于一体的网络交流,几乎是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有网友大力支持政府推行「微博问政」,认为有效推动大陆的民主建设事业,但成都的蒲先生却十分质疑。SB

蒲先生︰「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想听意见,还是像以前一样在引蛇出洞。现在使用网络都没有一种安全感,因为反映的意见一定是批评的意见。我们只是希望政府能够兑现自己的话。」

究竟政府利用微博鼓励网民发意见的成效有多少?网民真正的意见会否真的传到领导的耳边,还是政府说一套做一套的做法?我们拭目以待。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