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民工的代价

新年伊始,离乡别井的民工陆续回家度新岁,但是,远在湖南及惠州的两名工人,却未能分享春节带来的欢欣。因工招致的职业病令他们丧失工作能力之馀,更不获分毫赔偿。关注劳工问题的团体认为,在大陆设立独立劳工组织是刻不容缓。(刘云报道)

2010.02.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趟卧在床上休息的电池厂前工程师王凤平接受本台记者访问,陈述自己由中毒至无理被解雇时,纵只有四十八岁的她,却显得气弱软丝,不过,说至过去发生的点滴,不愤之情仍不能掩饰。

王凤平:我这几年,我上访也好,到信访局也好,什么也没办过,我觉得去就是浪费时间及路费,没有任何结果。上访已走了两年多,一直在找政府的相关部门包括惠州市政府副市长也去过,什么也说过,但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事做到。政府只会帮厂方,不会帮工人,我感觉它没有帮助过工人,若有媒体报道,就会叫见个面。我的问题就什么也做不了,包括这次被辞退,说我煽动工人堵路,我没有做过。我感觉厂方非常厚颜无耻,一个黑心的老板,跟他讨什么说法都讨不了,去递信,人家就没有人来接信。

二零零四年中,一直在惠州市电池厂工作了近十年的工程师王凤平感到不妙,厂内工人陆续患病,他们不是疲惫不堪,就是出现腰包、骨痛甚至脱发,可是,发病原因一直无人知晓,迄至一名工友巧合地在一名医生的检验下,发现他中毒,体内藏有大量镉。厂内工友,迅即要求厂方安排身体检查,更以随时甩掉饭碗的罢工方式促使资方立即安排工友进行身体检查。

验身后,王凤平的心情直插谷低,因为验身报告证明她中了镉这类可透过空气及皮肤渗进体内的有毒粉尘物质。不过,她并不孤单,因为跟她一样中毒的工友很多。一个月后,资方再安排所有工友进行检身,报告结果显示,原本证实中毒的工友,有百分之九十没有问题,报告指他们健康「正常」。

王凤平深信,报告虚假,因为她曾到香港注册的化验所进行身体检查,化验报告同样证实她中了毒。然而,负责检验是否患有职业病的诊疗院却在一个月之间作出彻头彻尾不同的化验结果,她相信背后有一个原因。

我相信,我刚开始相信政府、医院或厂方,但是,后来看著自己的病情反反覆覆,我跑了很多医院看病包括香港,我现在相信厂方跟医院有勾结。

根据中国《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职业病是指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等有毒、有害物质而引起的疾病。用人单位应当设置或指定职业卫生管理机构或组织,配备职业卫生专业人员,并为劳动者提供个人使用的职业病防护用品。用人单位必须依法参加工伤社会保险。换句话说,用人单位须向劳方作出赔偿。

可惜,资方一直拒予赔偿,王凤平就一直没有放弃。可是,都是失望而回。突然间更被指煽动罢工及在厂内为受伤工人筹医药费而被辞退,王凤平更忿忿不平。二月初,专程到香港资方的总部门外抗议,可惜,资方只派一名职员到门外接她的抗议信,不肯跟她见面。

我都不知怎么过年,说到此感到很伤心。他们把我炒了,人家都开开心心的过年,我都不知那什么过年,因为没有工作又没健康,什么也没有,今年这春节都不知怎么过。但还是要过。

同王凤平差不多同一遭遇的是九十年代初便离开农家到深圳起楼的锺先生,十年间每天努力地工作,为的只望乡间的妻儿及父母能有一点好日子,孰料,目睹同乡一个接一个出现不同程度的咳嗽、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他心知不妙,可是,仍每天拿着重型爆破机,在没有防护罩下他继续工作,直至同乡检验身体后获知患有肺尘病后,他跟其馀百多名工友同样忧心重重。

可惜,他们要验身遇上困难,因为他们未能乎合国家的规定,出示劳动合同前赴国家规定的医院验身。

我们做这行十多年,从来没有说签合同,也没有人过问这事情,因为我们做完工作后,老板就立即发工资,我们就走,双方没有什么文字订定的。

中国《劳动合同法》于二零零八年订立,订定用人单位必须与劳方签订合同,证明受雇身份,以便可据二零零二年实施的《职业病防治法》中规定的职业病接受
检验及向资方追究责任赔偿。可惜,离开别井的农民工,即使在市区工作经年,对自身保障的法律,却一晓不通。

由于牵涉的百多名工人均出现肺尘病症症兼向深圳市政府多个部门求助,终于,获得有关部门协助确立受雇身份,然后进行身体检验。锺先生终可证明自己受雇身份,但是,他说仍有四十一名工友仍未能确认受雇身份,不能到国家规定的医院进行职业病的身体检验。

锺先生指,他虽然已检身了,且证明患有肺尘病二期,但是,他仍未获资方分毫赔偿,只有三十八岁的他,面对丧失工作能力,心有不甘,且焦虑不已。

我的父母也很焦急因为我不能再赚钱,他们不知以后怎办,小孩又年稚,大的7岁,小的4岁,他们不知以后的路怎么走,怎么生活,因为我就是家里的天,唯一赚钱的,我一下子做不了,整个家就会蹋下。

经济上很困难,小孩读书,我治病都要钱,对生活感到很渺茫,我们只不过是农村人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但是,失去劳动能力,以后的路一片黑暗。

他说,一直被病魔缠身的噩耗滋扰,但是,新春时节回乡目睹一对年稚的孩子,满心感到欢愉,他清楚现阶段一定要抱持乐观的态度务实地过每一天,紧握时间为家庭上上下下安排一切。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及《搜狐网》透过网络向1157人进行一项调查显示,当中有接近九成的受访者身体受到各种程度的职业病困扰,当中更有逾三成人表示经常受到病患困扰。调查又显示,很多用人单位对职业病出现的意识薄弱甚至缺乏知识,而最容易受职业病困扰的族群,第一位是农民工,但是,白领一族的雇员也占逾五成。

大学生关注无良企业行动项目干事陈小姐表示,农民工对职业安全保障的意识确是不高,但是,倘若在广东省一带的打工一族,情况会相对较好,因为有不少的援助劳工的团体协助他们。按她所知,广东省以外的地方,劳方的情况絶不理想。姑勿论如何,她认为资方的责任不可推卸。

厂方完全没有向雇员解释他们的工作岗位有什么职业危害,所以,工人可能好信任自己的雇主,他们可能不会想过自己从事的工种会有任何危险,这就一定是雇主的责任。

劳工是缺乏这方面知识,但不代表要把责任推在工人身上,因为解释劳动法或关于职业安全法例的知识,雇主是有责任的。所以,你要一个农民工自行评估工作的危险程度,并不公道。

她承认,也有雇主向雇员提供安全措施,可是,极其有限,劳方很多时因工时长兼工作环境通风设备差,因致即使雇主向雇员提供口罩,雇员亦难于使用。然而,资方有责任之馀,她亦认为政府相关部门也责无旁贷,因为它们监管的不力导致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王凤平指,她们在厂内工作到后期方获资方提供防护用品,不过,即使发给他们使用的口罩,也只不过是一层纸单薄不堪的口罩,根本无可能隔开充斥在空气中的有毒物质透过呼吸吸进体内。至于,厂内设有的监督安全主任,亦因为受雇于厂方,根本亦难于完全履行自己的责务,故唯一可依靠的就是政府相关部门监督巡查,可是,王凤平得到的经验却是异常的差,她向一名卫生署的法政科官员投诉后,却碰得一鼻子灰。

「呀,你来投诉我就去监督,一天有那么多工厂,你投诉我就去?我投诉甚至拿著法律条文给他看,但是,他都不理。以前,没人投诉,他也不理,投诉后,他更加不理。所以,卫生行政部门,完全不管这些事。」

政府执法不严,已成佳话,从事劳工权益的团体无一不知,不过,香港立法会兼职工盟秘书长李卓人谓,政府的怠惰往往成为资方不肩负自己责任的一个好藉口。他更以自己曾呼吁在国内设厂俱品牌的雇主,向雇员提供劳工培训的诉求而获得的回应为例。

香港的老板跟我们说,若他们在国内遵守当地的法例那是没办法可以做去下,全区的工厂都无人遵守法例。曾有些品牌公司著我们跟他们的工人做培训,我们就遭遇这些回应。

李卓人的经验跟正在国内提供劳资服务的非牟利团体干事陈小姐的经验,无大别异。她指,即使俱品牌的公司愿意提供,也可能碍于严重违规方被迫修补,可惜,这些培训也只不过是一次过,并非长远计划,资方更不会容许他们重返厂方检测或与工人接触。不过,若属艇仔的小型工厂的状况,她坦言,更是不堪。

她指,中国现时的打工一族大部份都已俱有初中或工专的学历,但是,厂内甚至工专提供的课程,对职业安全的知识并不足够。资方又拒絶劳工团体进入厂内提供培训服务,故她认为政府可以多做一点宣传教育,让普罗市民意识职业安全问题。她记得,数年前坐火车由深圳到广州时,卫生署在火车上有十分钟的职业安全的宣传广播,这令她感到欣喜因为她在中国境内从事多年劳工服务,是首次听到官方有免费宣传教育。

她谓,现时在中国境内提供劳工服务的非牟利组织,行动一定要低调,因为厂方会找她们报复,她服务的机构便曾因在工厂外的地方向工人提供劳工培训,因而惹来厂方上门恐吓;不过,她们遇到的困难不仅限于资方,原来政府亦会加入队伍,向她们施压,以组织是公司身份注册而予以勺难,因此,她在接受本台访问时,为免被相关的人士透过声音推断到她们的身份及怕影响往后在中国境内的服务,故只能提供相关资讯。

职工盟的李卓人表示,由于现时中国境内不许有独立的劳工团体提供援助,故正在提供服务的团体都是较低调,不过,这不代表政府相关部门会放他们一马,他也听闻有相关部门会以他们的注册身份或会计纪录等原因加以阻挠。

他认为,面对劳资关系日渐紧张,双方的矛盾日深时,这样对社会的稳定会有影响。他更直接指,现时中国境内只有官方控制的全国劳联解决劳资紏纷,根本解决不了,故独立的工会存在,当下有其急切性。

有独立工会相反可对社会稳定有促进的关系,因为工人不会因为没有独立工会所有运动如工潮、罢工就消失了,相反,可能会出现很多猫式罢工,工人可能会用更激烈的方式以达致当地政府的注意,所以,当有行动就已去到激烈的状况。

要令这些激烈的行动消解,你可目睹现时官方的组织工会未能做到。所以,是否开放了独立工会就可以使工人觉得自己有代表性,透过谈判消解矛盾,我相信这样更积极更可令国内的劳资关系更稳定。

他更认为,要真正排解劳资紏纷,不是冀望或要求企业有社会责任或良心,而是须要培训工人,让他们在工作单位内进行监察,并非单靠第三者,再于厂内设立谈判机制,这样遂可达致双赢局面。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