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李卓人谈华叔的离世和港府的入境政策

一九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发生后,除了换来死伤枕藉外,亦催生了争取中国民主的香港支联会。一直出任支联会主席一职廿一载的司徒华终在本月二日安息主怀。不少前学运领袖都表示希望能来港,向华叔表达最后的敬意。究竟香港特区政府会否仍听命于中国中央政府,或是能真正体现一国两制,港人高度自治呢?再者,华叔离去,谁来接棒?今天的嘉宾是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让他亲自跟各位听众交待港府的反应。
2011-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问:自从华叔的死讯公开后,王丹或吾尔开希等昔日曾被支联会营救过的学运领袖都表示希望能来港,向华叔表达最后的敬意,你们有否就此跟港府的人联络?他们的反应又如何?

答:我们已主动向特首办公室联络,已转达王丹及吾尔开希的要求。这次,大家都好理解,经过香港前赴海外廿一年的学生民主运动的人士,他们欲来香港向华叔表示敬意,我觉得在人情上大家都是絶对支持的,并希望特首办及特区政府可以向香港人做到,我们是有独立自主,我们能够给香港人空间。

我们希望此次政府能够答应我们的诉求。我们现在仍是等待他们跟我们联络,给我们最后的决定。

问:你们向他们表达意向时,他们的反应是倾向把门关上或是持开放态度?

答:我难于估量。不过,至低限度现在他们并没有完全把门关上。他们说:“要有时间作内部讨论及考虑。”他们并没有完全关上门。不过,他们最大的关心点是他们来港后会否有很多活动。王丹已清楚讲明不会有其他活动,我盼望有这样的保证下,他们可以宽松一点,能给王丹多一点空间来港向华叔表示最后的敬意。

问:港府一旦拒絶入境,会否考虑向联合国提出申诉,诉诸于国际层面?

答:事实上多年来,入境处根本没有理由拒絶一些人入境,大家记得项小吉曾希望来港,但是,最后被拒絶了。所以,这也是我们多年来盼望可以突破的限制。我们觉得香港政府不应该受制于中央,而自我检查或中央命令又好,我们也该有自己的空间容许这些民运人士入境。

倘若是次又不能入境,我们当然会继续争取,但是,我们相信如果此次特区政府说不准王丹入境,这会令香港人对特区政府的信心有很大的打击,会觉得香港没有一国两制。

问:倘港府真的拒絶他们入境,会否将此事诉诸国际层面,向联合国的人权事务委员会投诉?

答:我们会看有那些渠道可以继续争取,我们絶不会排除将此事向联合国投诉。但是,我们需要看这投诉机制是否包括此项。姑勿论如何,我们觉得香港应该有自己的入境空间,让这些民运人士入境,此次即使不能够,但我们相信很多六四有关的民运人士好希望入境。

问:新华社就华叔的辞世也出了一则简单的新闻报道,你们有何看法?

答:新华社都是以华叔为前立法会议员的身份称呼他,他们都承认华叔在香港立法会的贡献,但就回避了华叔本身在政治上的立场。但是,我觉得他们出这则消息,也是正面的,起码承担华叔本身在香港的地位。当然,我们觉得很多关于华叔的事并没有提及,但是,讲及华叔这逝世的讯息,仍是好的。

问:坊间有耳语,华叔的离去会对中国民主运动造成打击,你认同吗?

答:当然,有华叔在,对民运会有正面的力量,但是,已有那么多年,我们已有团队继承,亦会继续坚持及坚守平反六四这立场。无论怎么样,我们相信我们能够守得住。虽然,华叔的离世对运动怎么样也会有损失,但是,我希望大家多走一步或市民继续支持,另有年青一代站出支持,我们希望能够替补这方面的损失。

问:但是,二零一零年是香港支联会受到的冲击,华叔当年都指是前所未有,有否预算华叔离去后,冲击会否越来越频密及越来越强?

答:回看今天内地维权运动的空间,一直在收窄中,我相信他们也会视香港作为一个支持维权及民主的空间,他们都会视为眼中钉。我们觉得既然二零一零年在不断收窄中,欲打压我们运动的空间;另方面,又目睹很多政治检控,所以,我们预计二零一年也会有相当多的压力。

问:首个会否就是悼念华叔离去的安息礼拜?

答:我相信华叔这安息礼拜给他们最大的压力乃是否让王丹来港,但整个安息礼拜,我相信他们不会避开打压。他们该知道如果在这事上打压,反弹会很大,我相信他们会在安息礼拜上有合作的。

问:有否思量日后如何应付打压?

答:我始终觉得支联会过去一直是用群众的方式抵挡这些打压,当打压越大,群众越愿意站出来,这些打压其实并不能有作用。我相信我们最重要应付这些打压是能发动到更多民众的支持。当我们每年六四的晚会都有十多万人的支持,其实,他打压后也要考虑社会的反弹,我相信我们一定在胜利一方,尤以去年政府强抢民主女神像,把民主女神像拿到警署里,我们说若不发还,我们便会发动市民包围警署声讨,警方都被迫发还给我们。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做到市民支持,我们是完全不用怕这些打压,因为我们有市民做我们强力的后盾。

问:支联会下周二会召开常委,填补主席的空缺是否已列在议事程序中?

答:是的。我们首先要做好所有关于华叔悼念的活动;另方面,我们都要做好替补或补选的程序,因为我们根据会章,主席一位是由我们常委会互选,不是会员大会选。究竟我们该如何进行及何时进行,便要在那天开会时订下来。

问:会否在那就知道人选?

答:当然,会章不排除那天便可以知道谁当选,但是,我相信大家都希望做完所有悼念活动后才做选举。当然,我不能代表所有的常委意向,但是,我现正探讨会否做完所有悼念活动后便立即互选。

问:其实出任该职者需具有什么条件?

答:大家都明白任何人做主席都不能替代华叔的地位及承担的力量,因为华叔一直步署退教协,退立法会,最后全身兼所有时间投入支联会工作。有没有一个主席可以这样做?我相信未必可以做到那个位,亦未必可以有华叔的政治魅力。但是,我觉得第一最重要的是立场坚定;第二是有承担及投入,兼且要把支联会的工作放在重要的地位;第三是希望这个人选是服众,市民及常委会认同,这几项条件都是大家探索谁是最适合。

问:认同你提到的考虑要项,但是,坊间会提及支联会时,必然会跟“六四”屠城拉上,成为连体婴,所以,这人跟“六四”若有关连,便更能彰显支联会的意旨。所以,你其实准备了承担这要职吗?

答:我个人的承担絶对有,但是,我个人的考虑还是须要考虑我其他的工作,我曾说如果我承担我的工作需要有个优先次序,因为我自己也有很多其他的工会及立法会的工作,所以,我到底可以投放到多少时间出来,我自己也是需要考虑。同时间,我们也要考虑其他常委看谁人更为适合,我觉得还有很多人是合适人选,可以讨论的。

民众的支持都是很重要,市民都觉得这人可以发动及感染他们的支持,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问:会否考虑邀请前学运领袖出任此位?

答:我们首要考虑的乃是否需要补选常委,之后才互选?虽然,我们现时的常委是十八人,会章又没规定常委一定要二十人才可互选,但是,这也是需要考虑之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