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何俊仁在奥斯陆感受人权受尊重

上周五,引起全球关心和平及民主的人士,都会聚焦看著一张空的椅子。再看著,诺贝尔委员会主席把今届诺贝尔和平奖的奖状置于空椅时,台下数百名来自各国的官方代表或嘉实立时全体起立拍掌,这场面令不少人感到动容。当时,在台下同样站立的其中一人是香港人何俊仁,在整个过程里,全神贯注聆听及观看,究竟他出席是次典礼时感受最深又是什么?他又怎样看中国政府自十二月一日起,差不多每天对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指骂及批评的表现?更重要是,民主党就香港政制的问题刚与中央政府进行了破冰之旅,今次他列席被中方批评为具有政治目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他又会否担心往后的沟通进程?今天就由他亲自向各位听众表达。

2010.1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问:刚受邀前赴挪威出席刘晓波获颁授诺贝尔和平奖,至今为至,你最大的感受如何?

答:事件至今为止,我最深的感受是诺贝尔和平奖整个颁奖仪式,以至连接所举办的几项活动都充份体现到,主办单位及参与者对自由及人的尊重包括对人的基本权利等,展现出真诚的维护。这种真诚令我感受最深,活动方面,很多都是简单而有尊严。

出席参与者絶大部份都是挪威本土人及来自欧洲各地的人,至于我们海外的人包括知识分子、民权人士都是很少数,顶多也是一百人左右,但是,本地人包括欧洲的人是很多的。彼此都是充满诚意来支持刘晓波,支持中国人应该享有基本的自由、权利及零八宪章的精神,这是令我感受最深的。

问:我在电视机见到你好专心听诺贝尔委员会主席的讲话,整篇讲话,有否那部份令你予以认同?

答:他的讲话中,简单地道出委员会何以要颁这个奖给刘晓波,是简单而有力的道出因为刘晓波所追求的言论、表达自由,这些权利是最根本的,是真理之母,是理性的根源。主席引用刘的说话是非常感人的。

此外,他在讲话中多次表示絶对无理由一个那么大的政府,一个掘起的强权对一个无力、无权的一名平民百姓、一位诗人、一个文人是需要使用高压来予以压迫,要用十一年的刑罚来压抑他的声音。所以,当他讲到这个奖一定属于刘晓波因为他的勇敢及对民主的承担,他所付出的代价,以致需要释放刘晓波,这段说话引来在座者站立鼓掌,站立鼓掌的情况共有三段,最后一段就是释放刘晓波。

最后,把奖放在空椅上,这也是最感人的。他讲过今天典礼最主要的主角是没有在场,但是,我们大家是奉上最大的敬意,大家作出的祝贺俨如刘晓波就在我们的身边。

这个奖放在一张空椅上,这个象征性的颁奖,亦是对中国政府最大的控诉,尤其是所有的相机的焦点向著空椅上摆放的诺贝尔奖的奖状时,大家都可见到无言的控诉是极之有力,亦极之感人。

问:翻查中方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发前,自十二月一日起差不多每天都透过国内的英文媒体向诺贝尔委员会连珠炮发,你怎样看中方这个表现?

答:看见中方的回应可以看到第一是,他的无理及横蛮;再深层一点看,便可看到它的虚怯及懦弱。

他的无理及横蛮是因为整个国际价值被颠倒了。大家在外围最有力可引用的就是中国宪法中所赋予中国言论自由,刘晓波从来没有鼓吹任何暴力,也没有任何行动,他只是透过互联网发出他自己跟其他知识份子的共同看法,用非常平和的语气,作出很合理且符合中国宪法及所签署的政治权利及公民权利国际公约精神一致的宪章。那为何要打压他?他所说的跟温家宝有何不同?为何要判处十一年监?因此,可以目睹他的反驳完全是苍白,无力。

然而,他为何这样做?从深层次看,中国政府今天好害怕真理,也很害怕自己的人民,尤其是道出真理的人民,他们是非常害怕。纵使今天有如何强大的军力,富裕的经济,但是,对真理是恐惧的。

问:坊间对于中国的反驳或展现的行为,都认为是他们对自己政权的稳固性感到动摇。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答:当然有其道理,因为一个有信心的政权,有合法性的政府,有人民授权的领袖,为何那么害怕被批评?这个批评更是来自一名平民老百姓,又没有组织起来的群众为其作出行动冲击政府,为何是需要那么惧怕呢?因此,我们可以目睹这是缺乏人民授权、缺乏权威性的强权政府。

他最大的弱点,如我之前所说就是对真理的恐惧,对人民良心呼唤的恐惧。今天中国政府无论如何自夸自己的强大及富有,都是不能解决问题。它只会继续令人民的声音窒息,听不到任何的意见,这样他才会稍为安心一点。可是,这并非长期能使国家管治能上轨道及可以稳定的方法。

问:中方采取的敌对态度,是否百害而无一利?

答:一个政府若完全不听取不同的声音,完全要人民百姓在政府面前驯服,絶不可能做出政府不认可的事,这其实只是把社会的矛盾压抑,把人民众多的不满或怨恨隐藏,一个社会出现如斯情况是危险的,因为,一旦有事故发生时便一发不可收拾。这是封闭社会需要付出的极大代价。

民主社会很多矛盾是表面化,但是,我们有和平的秩序解决这些问题,也有公平的方法来化解。我们当然也有民主的代价,但是,这些代价彼此是知道的,大家都接受及付出,而最重要的是,我们得到和平、秩序、政府管治的权威及人民的信任。

我们付出的代价就是平时目睹的矛盾及异见声音,需要很多时间解决问题,政府做事的效率也要降低一点,因为要听不同的意见,但为要建立文明社会,这些代价是必须要付出的,这都是我们共同接受的代价。

可是,封闭及强权的社会以为毋须付出这些代价。当有重大事故发生时,他们付出的代价很多时都是承担不来的,因而要杀人或被人民推翻,这是否我们所欲目睹呢?

问:颁奖礼已完结且是事实,你觉得中方往后走的改革道路会是更保守或开放?

答:无人知道这个政府或其领导如何看自己的将来,虽然,有不少观察觉得领导人是知道国家已走到十字路口,彼此知道权力不受到限制,再加上国家那么多经济的机会,就变成了金权政治、官商甚至黑社会的勾结、贫富悬殊、社会的稳定是会受到挑战,我们实是不容忽视这些问题。

维权的案件,群众上街的案件与日俱增,这些都是令人感到不安。

如何解决?是需要他们的勇气及智慧,香港是可以提供他们一个很好的经验。其实,我们不是要一夜之间便设立制度解决问题,很多事是需要识见,然后用多样方法来解决,不过,最重要的是先订立目标,彼此共同及认同的理想及蓝图。

刘晓波提出的《零八宪章》就是提供一个很好,文明世界接受的蓝图,之后,再以此为蓝本再发展具体的时间表及路线的设计,这是我们需要做的。

开始最重要的尊重言论自由,如刘晓波所言,言论自由是真理之母,理性的根源。
若这些也没有,根本就难有真理。

问:我相信不少人都会想,是次行程或会影响民主党日后跟中方就政制问题上的顺利沟通。你其实有否考虑?

答:我是毫无犹豫。我也是非常乐意及感到荣耀接受今次的邀请。我不会因为未来需要会谈而放弃根本的良心价值及多年来我自己的承担。这点其实在最近的会谈中,我们已跟中方的代表清楚表述,那次彼此的会面是共同解决近在眉睫紧迫的议题。有很多对国家的发展、民主的争取及对平反六四的诉求,我们是絶对不会放弃,亦絶不会考虑疏远或退出支联会的工作,这些,对方是非常清楚的。因此,我们同桌是因为彼此有共同关注就是解决香港2012的政改问题,让我们先有一个局部的解决,往后再进行谈判。

对中国的民主发展,目前而言,是不能解决彼此的分歧,现时,各人保留自己的意见,我亦不会在会上挑战他的六四问题、八九民运、中国维权的问题。他亦不要我们退出支联会或放弃民运,这毋须多想。

所以,今次我去观礼是他们预计之中。正如,我在六月初会谈期间,我个人亦代表民主党在立法会提出平反六四的动议,在六四集会里,我们亦参与组织,因此,各位可见我今天所做的絶对是对方预期之中,亦絶无见过对方,我觉得倘对方有任何先缺条件,哪我也没办法,我是絶对不会考虑。我支持民运,支持中国走向民主的立场。

问:有否预算往后政制沟通之门可能遇上的问题?

答:我相信今次的事不会令沟通之门关上。北京现在表示强烈的态度是因为他在政治上需要作出如斯表态,正如他对挪威政府有很强烈的批评及訽谴责。但是,在十二月十日,中国有一间公司跟挪威签署一纸合约,共同开采北海的油田,因此,我相信他们也有自己务实的一面。

虽然,中国政府保持自己专制政府的管治是非常顽固,但我们仍会继续争取他作出改变,要还政于民。可是,我相信即使他抗拒这诉求,抗拒民间的声音,但同时也不会放弃与各方面的联系及争取实质的改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