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高耀潔醫生在紐約

被稱為“中國民間防艾滋第一人”的高耀潔醫生,本月中在紐約出版了她第二本披露中國因“血槳經濟”而廣泛傳播艾滋病的新書。高耀潔醫生去年為了要揭露真相而逃往美國。今年中秋節前夕,流亡異鄉的高耀潔,心臟曾一度停止跳動數秒。她自覺身體狀況漸差,所剩的歲月無多。幸好巳完成大半心願,最後一本書將於明年出版。(海藍 報道)
2010-10-2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09年8月流亡至美國,目前居住在紐約的高耀潔醫生,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她的目標是要把艾滋病真相留存讓後人研究,絶不後悔可能客死異鄉。

把手上3份揭露中國艾滋病真相的手稿出書的計劃,巳完成了三分二,第二本書 《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 已在本月中面世。這本書是3本書中份量最重的一本,全面披露大陸艾滋病疫情,書中紀録了她從1996年起,13年來走訪中國十多個省幾百個村莊,接觸並調查數千名艾滋病患者。她的腳走不動,要自費租車去到每個村莊,每處停留數天,了解艾滋病患者的情況,書中詳細寫出大陸因賣血及輸血引起的艾滋病感染及各方面產生問題。

高耀潔批評,中國很會造假,包括向聯合國,他們也說中國是艾滋病低發區,現在它們救助得很好,這完全說假話。十多年來,她用實地考察的方式,去了解農村村民感染艾滋病情況並且救助病人,郤受到中國的打壓。高耀潔指,她不是艾滋病人,也不是家屬,跟艾滋病扯不上關係,只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她沒有要政府一分錢,並要自費一百萬元完成工作,包括救助艾滋病孤兒,但政府對她的態度,實在不敢想像,也令她痛心。




至於中國當局對她的打壓方式,高耀潔則表示,第一個辦法是收賣,它給你名譽、地位及錢,如果收賣不了,它便軟禁你,再不行時便把你送進監獄。她不能忍受當局在國內外說艾滋病巳受到控制,她堅持說真話,湖北直至今日仍有賣血站,但憑空說話沒用,於是她把農村實地考察的材料,全部記録下來,然後找機會發表。

她說:我所做的工作,沒有違反任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但是我所受的懲罰是不敢想像,一直當我異見人士對待,聯合國會議不讓我去,不讓我出來。這次出來,是從廣東出來,它們不知道我出來,孩子也不知道我出來,我就是認為它們(政府)有問題,所以才走。

一年多的流亡生活,由於忙於整理三本書稿,高耀潔直言沒有想念在中國的兒女,反而會惦記她救助的多名艾滋病孤兒,但身體情況逐漸轉壞,更急於發表第三本書,10月便訂定合約,明年可以出版。

高耀潔又指,三本書有不同的重點,第一本書《血災一萬封信》是老百姓談艾滋病的信,第二本是親自看到的艾滋病群的情況,有病人、有孤兒、有老人,也有環境情況、有死亡情況,並且有十幾個死亡個案。而第三本則是從實際案例,怎樣發現及預防艾滋病,其中也談及性病,現在大陸性病很厲害,因為腐敗所致,這本書要寫給老百姓看,令他們懂得預防。

她又表示,當局為了造假,一方面宣慱艾滋病的原因是吸毒和性所致,另一方面封鎖消息,阻礙調查或打壓出版真相的書籍,另外,最令人憤怒是有人賣假藥給艾滋病人,這些賣藥暫包括無業者及政府官員,但當局沒有打壓,因為官員貪污。在第一、二本書,她都有披露這方面的真相。




她說:大陸現在存在三個問題,第一對艾滋病掩蓋,第二是賣血沒有完全消失,一直到2010年5月,湖北還在賣血。第三更嚴重,騙艾滋病病人,甚至去醫院賣他的假藥,在我的書上你會找到,到處都是,但政府不打這些人,因為有錢,他有錢,便顧不了窮人.貪官污吏我都看煩了,農民都吃不飽。

被問到會否後悔離鄉別井,高耀潔表示不感到後悔,反而感到高興,因為書巳經出版。要是她死了,這些資料消失,沒有人知道,她才後悔,現在她的書可以留給研究大陸艾滋病的人參考,她不會後悔。

高耀潔又指,她現在巳經84歲, 留在世上的時間不多,雖然痛苦也不少,行走日漸困難。她在丈夫去世時,巳準備好死後不舉行任何儀式,骨灰灑完就算,因為她對這個社會巳不適應。她認為中國太腐敗了,現在當官說了算,她對中國有感情,但對這個政府沒感情,這種情況下,死亡也是一個解脫。

出生於山東省曹縣的高耀潔,50年代畢業於河南大學醫學院,河南中醫學院退休教授,曾任婦科腫瘤專家,及河南省人大代表。1996年首次接觸艾滋病患者,調查發現病源來自河南血槳經濟大規模的採血傳播,而不是性傳播,從此走上艾滋病維權之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