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北大學被質疑為「間諜培訓」學校

2019-02-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美國和澳大利亞近日分別發生偷拍軍事基地和竊取商業機密的案件,兩名涉事者均為華籍人士,更曾就讀中國同一所軍事院校。如多年前被曝光的洛陽解放軍外國語學院一樣,這所名不見經傳的山西中北大學,亦被質疑是間諜培訓基地。有中共前海軍情報人員指出,情報系統透過留學生,展開名為「燕子」的間諜計劃。(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近日接連爆出中國人在西方國家涉嫌間諜活動的案例。一名為趙千里(Zhao Qianli,音譯)的中國學生,上周二(5日)在法庭認罪拍攝美國軍事設施,被判處一年徒刑。

事發在去年9月,趙千里擅闖佛羅里達州基韋斯特(Key West)的海軍航空站拍照,其後被捕。調查人員在他的相機和手機裡發現他非法拍攝該軍事基地禁區內建築及天線塔台的照片和視頻。

趙千里辯稱是到此觀光,因迷失方向誤入基地。但美國聯邦調查局報告指出,趙千里涉水從一處海灘,繞過該軍事基站的安全圍欄,無視「軍事禁區、嚴禁入內」的警示標牌進入。

檢察官對趙千里的觀光辯解不予採納,暗指他並非遊客,而可能是中國政府的間諜。疑點之一是,聯邦調查人員在趙千里的智能手機和數碼相機上沒有發現一般遊客的觀光照,而大部分是軍事設施照片。

現年20歲的趙千里為中國山西中北大學學生,去年持合法簽證赴美參加夏季交換課程至9月。被捕時他的簽證已過期。

美國《自由燈塔報》披露了更為詳盡的細節:調查人員發現趙千里在擅入美國軍事基地之前,與美國境內的中國情報人員保持聯繫;趙千里承認自己是一名中國高級軍方官員之子,他的母親亦為中國政府工作人員。

法庭文件也顯示,趙千里陳述其音樂專業背景與事實有出入;趙還承認作為一名大學生接受了軍事訓練,但沒有按照簽證要求在申請中透露兵役情況。調查人員還懷疑趙千里年齡造假,因為他看起來要比簽證年齡大。

報道還特別關注了趙千里就讀的山西中北大學,這所軍事院校為國家二級保密單位,位於山西省會太原的一座山中,隸屬中國國防科工委,前身是1941年中共八路軍創辦的太行工業學校。被稱為「軍工泰斗」和「人民兵工第一校」。

另一起在澳大利亞發生的竊取機密資料事件,涉案人亦為中國籍人士。當地媒體報道了28歲的中國公民鄭毅(Yi Zheng,音譯),被控在總部位於澳大利亞的國際金融管理公司AMP工作期間盜取商業機密,上周四(7日)在悉尼一家法院承認控罪,該案將於下月宣判。

鄭毅於今年1月在搭機離開澳大利亞時被警方逮捕,其妻子和半歲的兒子同行。警方在他的隨行物品中查獲了手機、筆記本電腦、SIM卡、和電子存儲設備等。

相關調查披露,鄭毅從AMP的電腦系統下載了20位不同客戶的23份文件,包括護照和駕照等個人身份材料,並於去年10月發送到他的個人電郵帳戶。警方去年12月接到AMP網絡安全違規的報警,隨後啟動調查。

居於美國的經濟評論人秦鵬在社交媒體曝光,鄭毅亦畢業於山西中北大學。兩起案件當事人背景的驚人巧合引發網友對這所在中國並不知名的大學的好奇與關注。

目前旅居美國的中共海軍司令部前中校參謀姚誠向本台表示,趙千里的所為毫無疑問是間諜行為;而其所在的中北大學應是軍方院校收縮之後,隱身地方的並不知名的軍隊培訓院校,其性質應該與早已曝光的洛陽中國人民解放軍外國語學院相同,其中包括培養軍隊間諜的使命。他本人早年間曾在重慶地方的一所秘密院校裡受訓。

姚誠說:拍照、搞照片這個東西肯定是帶著任務來的,要不然誰冒著這麼大的風險鑽到美軍的軍事基地裡拍片!(19)92年全軍精減調整以後,很多軍事院校取消了,取消了以後這些院校其實還存在,但是它掛的牌子就是地方的一個學院,其實它裡面是間諜學校,應該是逐年在加強,主要是竅取軍事技術。

姚誠還向本台曝光中共情報系統的結構,特別是包含教委,其主管的單位派遣一些留學生充當間諜的行動被稱為「燕子」,這比傳統的情報人員更加安全。

姚誠說:中共的情報機構分六大塊,總領導是中聯部,分在下面的軍方有兩個總參聯絡部、一個是總參二部就是情報部;然後是國家安全部、公安部,最有意思的單位就是國家教委,特別是公派留學生,它都是帶有任務的。中國的留學生竅取情報,他們有個代號叫「燕子」,這些人在情報系統沒有檔案,像燕飛出去後銜了泥回來以後有單個的交接人,西方機構不好通過反間諜機構去抓。這樣派遣人出來不需要花多少成本,也很安全。

姚誠還提示正為中共效命的海外間諜,特別是年輕的留學生,一旦觸碰西方國家法律受到懲處時,他們就會被中共當局遺棄。姚誠曾於1998年被中國海軍法庭以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7年。

姚誠說:中共做情報就是擺不上桌面的、就是小偷小摸一樣的。抓住以後它們都不承擔責任的,作為政府它們不承認是它們派的。我告訴這些為中共竅取情報的人,我就是前車之鑒。

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前政治領事陳用林,早前多次向媒體曝光中共對外滲透和擴張戰略。他亦質疑兩起事件背景中的中北大學為專業間諜培訓學校,憑藉這類學校,中共廣泛向海外撒網,重點收集高科技和軍事資料。澳大利亞已成重災區。

陳用林說:這個網絡非常龐大,中國從西方偷了太多的高科技,特別是軍事方面的技術。中國對澳洲的資料實際上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比如說軍事、武器、裝備和人員,還有一些政府的官員的資料等,我相信中國已經拿到手了,開放的情況下,西方處於一個很不利的機制。我認為現在西方已經覺醒了。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於去年10月,曾發布「異國採花 中華釀蜜」的報告,批評中共軍方長期派留學生在西方攫取軍事技術。該報告指2500名中共軍方外派人員中,有300人到了澳大利亞,並在高科技領域工作,有17人隱藏軍方的身份。官媒《環球時報》反駁報告為西方勢力對中國抹黑。

本台未能聯繫到山西中北大學。另外,該校官網鏈接國防科工局、武器裝備信息網、兵器工業集團、兵器設備集團等網址。

數年前,位於河南洛陽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外國語學院,被起底為中國間諜培育機構。2017年新西蘭情報部門對有著中國軍方背景的新西蘭國會議員楊健啟動調查,他曾刻意隱去曾在洛陽外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培訓三年的經歷。

有評論人士認為,兩起間諜案曝光,讓人質疑中北大學與洛陽外國語學院有著同樣的間諜學校背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