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经济下滑影响 中国春运面对近40年来最冷淡情况

2019-0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月28日,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已经没有了人山人海的场面。(视频截图)
2019年1月28日,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已经没有了人山人海的场面。(视频截图)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今年春运出现40年以来罕见的冷淡情况。多家媒体近日进行的返乡人潮调查显示,多个传统春运重点路线人流锐减,但官方为了稳定民众对经济的信心,对包括铁路运输的核心数据封锁,严格保密。(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大陆媒体周二(29日)发布的广州火车站春运现场视频显示,返乡的乘客并不算热闹,甚至只能用稀疏来形容。

而视频拍摄者称,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持续了数十年的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的春运场景已不复见。

据广州官媒人王先生解释,近几年,当地的春运秩序比较有序。他认为,是多交通工具分流,以及远程订票分流人群的结果,现场视频并不能完全反应真实情况。

但这个说法遭市场化媒体人罗先生的否认,他表示,历年来春运期间都明显存在的运力不足,但在今年没有出现,连每年都备受关注的摩托车返乡大军,今年也动作不大。他认为,3个月前传出的珠三角裁员和民工返乡潮,注定今年珠三角春运人流锐减。

罗先生说:因为很多人都提前走了,广州那边很多企业都关门了,很多民工1、2个月前都回家了。今年春运,到处基本上都很冷清。你看各个媒体,基本上都很少关注春运嘛。以前就是媒体都是大版面的报导。甚么摩托车大队,广州那些打工的骑摩托车回各个地方的,报社还要派记者去跟踪这些摩托车大队。当时,声势好浩大啊。今年没有这些盛况了已经,它这个背后就是经济原因嘛,政府又在提倡这些人返乡创业,很多人两三个月前就已经回家了。

罗先生还以成都为例,他的感受是一方面收入减少,另一方面物价飞涨,特别是原来一直备受官方重视、并被当成社会稳定重要因素的菜篮子工程,目前也出现大幅度涨价。

罗先生说:经济是很严峻,几乎每个行业,没有哪一个不说困难的。很多单位在裁员,第一,裁员;第二,减少年终奖,或者不发年终奖。大家都没有钱去消费了,非常严峻了,现在的经济形势。而且肉价和蔬菜价格,特别是蔬菜价格涨得非常厉害。有些蔬菜20多块钱一斤,一般的蔬菜都是5、6块,7、8块钱一斤嘛现在。第一涨得特别早,第二涨得特别高,今年特别明显。

从东莞返湖南的彭先生透露,在他们离开前,当地的制造业普通工人最低月薪在1300元到1800元之间。如果有稳定订单的企业,普通工人每天工作14个小时,能拿到4000多块。但如果订单不稳定的企业,因为收入偏低,则很难招到工人。

彭先生说:你像早上7点半啊,有点8点加班到晚上10点,就有4000来块钱。要是那些没那么多订单,就不要你加班啊。每天8个小时就是1、2千块钱。招人不是那么好招啦,你工资太低了人家不愿意做,工资太高了那些企业承受不了。订单的利润又少,它有可能维持不下去。

彭先生称,从表面看,当地的普通工人工资每月上调了100多块,但大多数工人生活压力很大,很多人需要一个人支撑全家老小。即便是他们靠偷漏税运营,收入相对较高,也只能租住每月400来块的条件简陋的房子。

彭先生说:那个生存压力很大哦,有些8、9千块的,家里面有小孩的,都维持不了。像我们的话,工资稍微高一点的话,一年到头也没甚么钱存啊。我现在是那些熟人自己开的,那些没有营业执照的,我们在那面做,我们的工资就比他们高一点。我们租房都租那种单间,400来块钱,那个条件好一点的就可以租个一室一厅啊,就是5百多块钱、6百块钱。是很艰苦啊,没办法啊。我家面有7口人,只有我一个人在做事啊。

春运另一个重点区域华东地区的媒体人陈小姐称,据他们周二实地全程跟踪发现,当地返回河南、安徽和苏北的返乡人流量依然爆满,但缺乏可对比的数据,依然不知道返乡人流的全貌。

陈小姐说:跟著一个在南京送外卖的骑手吧,拍了一个小片子。他们就是那个过年回家嘛。因为那辆车就是从上海发往河南的,它经过安徽往河南那个方向走,是打工者集中的一个地方。过道全是人,插脚的地方都没有,餐厅都是没买到票上车补票的人。

陈小姐的详细追踪发现,这几年来,她的随访对象在同样的劳动强度下,其收入在持续降低,到今年已降了约一半。

陈小姐说:他这个行业好像工作压力比较大,靠那个跑单、抢时间来挣钱嘛。他也说,送外卖在早几年其实有万把块钱(一个月),现在大概就是5、6千块钱,而且从早上10点开始跑,跑到晚上大概11、12点。以前还有奖励,现在奖励都没有了。

在铁路部工作的王先生称,官方、特别是铁路部门有详细的数据,但他所知的十多年来,官方公布的数据基本不可信。但是他透露,现有订票系统可以判断出人流量是否有变化。

本台记者在铁路订票系统进行实际测试,发现从周二到除夕当天,传统的春运最为繁忙的标志性线路,如广州、上海和北京开往川渝两地,每天的部分车次都还能买到票。

王先生称,根据惯例,往年在除夕前的10天内,试图购买3天内的票几乎不可能。即便有极少数退票,瞬间遭秒购。

试图对春运数据进行详细的追踪依然困难。尽管铁路和民航都有详细而便捷的销售记录,但涉及铁路的实际收入数据,依然被严格保密。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广东铁路局和中铁总公司,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覆。

但国家交通运输部最新公布的数据中称,在本月21日进入春运期的首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发送旅客6千7百多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1.7%。其中铁路发送旅客9百50万人次,增长约两成;民航发送旅客166万人次,增长7.0%。水路和道路发送则呈下降态势。

王先生认为,这个数据本身就很有深意。铁路部门巨亏,几天前刚被曝出负债近5万亿,甚至被称为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灰犀牛。现在官方正在力推股份制,试图引入民间资本,但目前民间资本没有太大的动力。

1980年,中国恢复春节休假制度,并实施总时长超过1个月的春节前后全国性的交通运输。官方通报历年运输总量持续增加,并在2017年春运达到29.8亿人次的最高值。同时春运也成为各界观察中国经济活跃度的一个重要窗口。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