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周年(一)】从本土思潮分庭抗礼到六四烛光在港熄灭 5个台港青年隔空对谈台湾应否接棒

2022.05.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六四33周年(一)】从本土思潮分庭抗礼到六四烛光在港熄灭 5个台港青年隔空对谈台湾应否接棒 「传承六四」看似老生常谈,但当香港不能继续延续这烛光,支联会30多年来的坚持,也在港共政权迫使下告终,有讨论提到,最邻近中国的台湾是否可以接棒。
粤语组制图

「传承六四」看似老生常谈,但当香港不能继续延续六四烛光,支联会30多年来的坚持,也在港共政权迫使下告终,坊间议论,邻近的台湾是否可以接棒?台港年青一代从过去对悼念的形式及身分质疑,到今天眼见香港所遭遇的打压,在传承的态度上有否出现变化?本台向5位台港青年了解过,他们的本土意识强烈,也有人认为中国的事情与他们无关,并疑惑应以甚么身分悼念六四?但归根究底,「六四事件」就是一场血腥镇压民主运动的悲剧,从这班年青人口中不难找到一个共通点,便是悼念六四是对世界的一种警惕,正正因这个简单的目标,令海外新一代的烛光得以传承。 

当初在英国殖民地时代下成长的香港人,因为声援「八九民运」而在情感上与中国大陆重新连接,出发点或多或少存在一种中国民族意识。因为目睹了中共的血腥镇压,有港人对「九七大限」感到恐惧,再后来回归后中共对港政策逐点收紧,到香港本土思潮兴起,部分港人都陷入身分认同的迷思,悼念六四晚会面临传承的问题。

feature-tw-june4-1.jpg
香港本土思潮的兴起,令部分港人陷入身分认同的迷思,悼念六四晚会一度面临传承的问题。(路透社资料图片)

支联会高呼「建设民主中国」等口号,并一直以此为主要纲领,希望为中国争取民主,令不少认为自己是「香港人」,而非「中国香港人」的年轻一代却步,并质疑行礼如仪的晚会没有作用。2013年,支联会一度将六四晚会的口号改为「爱国爱民,香港精神」,惹来更大的反弹。后来本土派分拆到尖沙咀钟楼举行集会、2015年大学生不再以学联名义参与六四晚会,并于翌年,11间大专院校联合举行六四论坛。继续悼念六四的意义何在,是否要继续?这个问题已被争辩多时。

「行礼如仪」悼念集会消失 台港年青人如何看待海外传承六四?

但到2022年的今天,支联会已经解散,昔日被部分人指「行礼如仪」的悼念集会在香港已不复存在,若新一代仍对悼念的意义抱著怀疑的态度,悼念活动可如何坚持下去?

昔日悼念六四的活动包含爱国元素。(路透社资料图片)
昔日悼念六四的活动包含爱国元素。(路透社资料图片)

「反送中」运动后,大批港人移民英国及台湾等,有人或会著眼将悼念活动放于海外。相较于英国,台湾更邻近中国及香港,地缘政治及语言文化都与香港较接近。除了较直接受中国影响,其本土意识愈加强烈。有人也批评六四屠城与悼念活动是中国的事,与香港或台湾无关。华人民主书院早前发起在台湾重建「国殇之柱」(在台名为:耻辱柱),已出现不少反对声音,例如指那是中国六四的纪念物,与台湾无关。多年来台湾的六四晚会许多时只有约百人出席,关注度明显比香港低,但当集会自由、民主价值在香港消失得荡然无存,2022年的台港青年,对悼念六四会否有新的看法?本台向5位台港青年了解过。

港本土派青年:即使身在台湾也 依旧不会悼念六四

在台港青王先生曾经是反对支联会悼念活动的本土派之一,他认为发生在中国的事与自己无关,这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应该留给中国人民悼念,所以现在即使身在台湾,他也不会悼念六四。对他而言,悼念六四的意义,只在于让人类认清中共政权的真面目。

王先生说:在香港应该没有机会再悼念六四,支联会都倒下了,台湾亦无责任悼念六四事件,因为始终是对岸的事,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历史。例如台湾美丽岛事件、韩国有光州事件,学习自己国家历史比较重要。

台青:我不知道用甚么身分、甚么原因去悼念

台湾大学生Frank在台湾悼念六四一事上是中间派,处于观察状态。他说:「我不知道用甚么身分、甚么原因去悼念。」在台湾华人民主书院重建「国殇之柱」这个议题上,Frank带出了一个对一些台湾人而言的核心问题,「国殇之柱的『国』指的是甚么?」

他指,香港的本土意识有华人成份也拥抱西方民主自由,台湾的本土意识偏向希望与中国作根源上的切割。他认为,台湾悼念六四的意义是要警惕所有台湾人。

feature-tw-june4-3.JPG
六四30周年,台湾一名艺术家以巨型充气坦克重现在「六四」事件。(路透社资料图片)

Frank说:我觉得在台湾悼念六四是一个警惕,警惕在这座岛上的所有人。你可以去做(悼念),那为甚么会有些人觉得不行?因为这牵涉到历史上的脉络。「国殇之柱」这个东西,我觉得对于台湾比较偏右派的独派人士来讲,他们会觉得这个东西,不应该叫「国殇」。因为在讨论说像是悼念,悼念是一种礼仪,那这个礼仪很重要是说,第一是意义、第二是功能。

这两位香港及台湾青年均从身分问题上对悼念六四抱有疑问。而第3位受访青年、在台港生阿飞,过去也从来没有出席过悼念六四的活动,她也不认为自己要为中国争取民主,但随著支联会的倒下且经历过「反送中」运动,她决定今年要参加悼念,「要不停提醒全球的人,共产党曾经做过一件这样的事情。」悼念有甚么意义呢?阿飞如今已经找到答案,她说「对我来说,是要不让人忘记曾经有一班人勇敢地追求民主自由,亦不要忘记(中国)共产党这个政权是如何堆砌而成。」

「悼念六四」在港正式被宣告死亡 邻近的民主代表台湾有何角色?

每年悼念六四曾是香港自由的象征,但如今香港民主已被正式「宣告死亡」。在香港倒下后,作为亚洲民主指数之冠的台湾,在悼念六四上会否有新的角色?阿飞不觉得重任应该落在谁身上,「与其说它是一个责任,我会觉得只是一个义务,不可以让中国极权吞噬世界」。她续解释,中国崛起已对世界造成影响,例如有国家要与中国合作赚钱而不敢发表得罪中国的言论。而六四事件正是「警惕每一个人在一个极权国家底下的统治会是如何。」

台港青即使出席悼念活动 也非以「中国人」身分

另一方面,也有台港青年一直也坚持悼念六四。在台湾读书已有4年的港生陈维聪,中四时首次在网上参加悼念六四活动。当时正值学联退出支联会、本土派在尖沙咀钟楼另起炉灶的时期,港青陷入迷思,觉得悼念六四的活动行礼如仪没有实际帮助,对悼念的出发点、形式等都有不同看法。那么到底继续悼念的意义何在?陈维聪表示,自己不反对悼念,但不是因为中国人的身分,出发点纯粹因为邻近地方发生过一场这样的民主运动,他想悼念死难者并纪念这种争取民主的精神。但「建设民主中国」这件事应该留给中国人做,香港人做的最多是纪念六四及声援。作为香港人,眼见六四在港已被禁绝,他固然希望悼念活动能出现在不同地方,不止台湾。

来台后陈维聪继续参与六四集会,而他发现在台湾关注六四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台湾教科书亦不会提及。他在台湾六四晚会有不同的体验,议题相对多元化,也有不同族群参与,例如包含藏独人士、原住民等。而由于台湾人强烈的国族意识,所以对将六四悼念「搬到」台湾甚为敏感。

feature-tw-june4- 4.jpeg
在台港生陈维聪(中)来台后仍有出席六四晚会,眼见六四在港已被禁绝,他固然希望悼念活动能出现在不同地方,但不止台湾。(受访者提供)

陈维聪说:但要做多少,纯粹声援还是你的诉求是以后都要悼念或为他们(中国人)追求(民主自由)发声,这个层面是不同。说到底你在台湾,台湾和六四的关系更远,你说要接这个任务回来,这是两回事,特别是台湾人的国族意识比香港人还要强。我想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为何这么反感要将六四原本在香港的重心变(搬)来台湾。

台港青共同认为:不是把悼念重任落在台湾 悼念更重要是对全球人的警惕

台湾青年陈邦安过去也有悼念六四的经验,大学年代曾出席台湾的六四晚会。虽然有意见认为,为中国追求民主是中国的事情,与香港甚或台湾无关,但他认为台湾作为国际上的一份子,亦应该声援。他说:「争取民主这件事情是一件很漫长的道路,台湾也是这样经历过来,白色恐怖、228。争取民主这件事情不是天上掉下来,而用血泪换取而来。

他认为台湾在这件事情上更重要的作用是让全球提高警惕,让更多人知道中国是不可信任。他提到不少台湾人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前仍想亲中,之后看到「港警对手无寸铁的年轻人施暴,愈来愈多人对中共痛恨」。

陈邦安说: 对于六四晚会,可能一般人没有那么了解。我觉得我们这一辈应该更要告诉更多不了解六四天安门这件事情的人,然后让他们知道中国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

从这班年青人口中不难找到一个共通点,不论是否支持悼念或以甚么身分参加,他们都认同悼念活动是对世界的一种警惕,让世人不要遗忘中共是一个怎样的政权。

梁启智:专制政治一日存在 便有人想反抗并让世人谨记

曾任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客席讲师、现任国立台湾大学访问学人梁启智说,过去香港六四悼念活动的出席人数的起落,正反映中港之间关系的变化。他提醒,香港维园六四晚会亦有一段长时间含有爱国元素,但并不代表去维园的人也保持住这种心态,好多人并非爱国,而是持普世价值、希望表达对中共政权不满而出席悼念活动。即使在随后的香港本土浪潮及台湾历史脉络下,他认为悼念可以只是表达对政治环境的不满,不一定要扯到爱国议题上。来台后他重遇香港学生,他们中部分人曾经都质疑维园六四集会、甚至另起炉灶,但现在已觉得无所谓,不再分庭抗礼。

另外,梁启智说,当感到受威胁并希望做一些事情,这便是悼念的其中一个目标,不必想得太过复杂。

feature-tw-june4-5.jpg
现任国立台湾大学访问学人梁启智认为,悼念可以只是表达对政治环境的不满,不一定要扯到爱国议题上。(淳音 摄)

梁启智说:台湾一直有人做,只是多与少。如果可以有更多人参与便去参与,那些人可以来自哪里?可能是香港、亦可能是台湾人。我觉得所有事最后的出发点其实真的是你的政治信念,及你觉得专制是有问题,这个专制影响到你,你希望表达想法,那么你在世界各地也一样。但当然台湾比较近,被专制所带来的影响亦较直接。 

他相信日后会继续有人悼念六四,因为这是信念问题,「 专制政治永远会制造受害者,受害者会想反抗,所以自然会有人想办法提醒专制政治,你曾经做错过甚么,就是这么简单。」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