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O簽證一周年(四)】淚別九旬老父離港 前助理無悔隨許智峯流亡

2022.02.10
【BNO簽證一周年(四)】淚別九旬老父離港 前助理無悔隨許智峯流亡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助理陳渭新,是許智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無悔隨許智峯流亡。
粵語組製圖

北京強推《港區國安法》超過一年半,政治檢控之手由為人熟悉的政治人物,擴展到他們身邊的團隊。昔日在政治人物身旁默默付出的助理和義工,也在政治高壓下被迫離港。當中比較幸運的,可以登上「BNO救生艇」,在英國開展新生活。然而更多沒有BNO的年輕人,為了一個身份,在異國苦苦掙扎。這一集,我們來傾聽前香港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的助理陳渭新的移英故事,他如何失而復得獲批BNO簽證,又是如何幫助「沒有身份」的在英年輕抗爭者?

feature7.jpg
陳渭新經常陪伴許智峯走到抗爭最前線。(陳渭新臉書照片)

在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當中,前香港立法會議員許智峯,經常出現在示威前線,監察警方行動,為示威者提供協助。每次許智峯在街頭出現,總有一位戴眼鏡、身型瘦削的男子緊跟其左右,警覺地留意周遭情況,默默保護許智峯的安全。

feature6.jpg
: 陳渭新經常陪伴許智峯走到抗爭最前線,甚至為此受傷。(陳渭新臉書照片)

他是許智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也是他的助理陳渭新(Samson Chan)。提起許智峯,他總以「瞓身」來形容: 「他值得信任,真是好落力,全力去幫手足,值得我為他犧牲。他都可以奮不顧身,為何我不可以?」

比其他溫和民主黨黨友「走得更前」,使許智峯成為當局針對目標,在街頭屢被警員扯下眼罩近距離噴射胡椒噴劑,更多次被當局以不同罪名拘捕。直至2020年12月3日,許智峯正式在社交網站宣布,退出民主黨,並流亡海外。

許智峯流亡後 助理成目標被跟蹤

得知消息後,當時身在香港的陳渭新沒有介懷,反而為好兄弟鬆了一口氣。然而隨之而來的,是自己日夜被身份不明男子跟蹤,使他心生恐懼,擔心連累鄰居和家人,更擔心政權的目標會轉移到他身上,他因而萌生去意。 「我不想無辜坐牢,我又沒有犯事,我只是跟議員做事,在前線幫忙。我又沒有掟磚頭,又沒有說港獨話題。」

feature1.jpg
許智峯流亡後,陳渭新也在去年1月初離港赴英。(陳渭新臉書照片)

家人當中,有人反對、有人支持。討論了半個月,他最終執意離港。離開前一切低調,他還特意買了來回機票, 以防離境時被查問,並已通知律師,一旦他被捕,即時提供法律支援。

淚別九旬父:我未必有機會回來見你最後一面

去年1月初,在香港機場被盤問幾個小時後,他最終獲准放行,飛往英國。離開香港,最難割捨的,是94歲的老父。父親前年才完成「通波仔」手術,陳渭新深知這一別,或成永訣。「不開心,在機場哭,上飛機也哭。上飛機前我也哭,因為我爸爸來送機,我跟他說,我未必有機會回來見你最後一面,所以有點不開心,那一刻有點傷感。」

feature2.jpg
去年1月初,在香港機場被盤問幾個小時後,陳渭新最終獲准放行,飛往英國。圖為他在登機前舉起代表「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抗爭手勢。(陳渭新臉書照片)

而他抵達英國後不久,香港警方即上門向家人查問他的下落,多次清晨上門驚醒老父。

「早上五、六點找我家人,問『你兒子在哪裡?甚麼時候回來?會否不回來?』問這些東西。如果你把我爸爸弄死了,是否你負責?他沒有犯事,如果你為了找我,而把他弄死或有甚麼意外,是不是你負責?你能否承擔這個責任?」

分文不收義助許智峯 他無怨無悔

許智峯選擇流亡,連帶陳渭新要在半百之年匆匆離開香港,留港家人亦被滋擾,但他一直無怨無悔。53歲的陳渭新從1989年後投身政治,加入過港同盟和公民黨,和許智峯開始熟稔,始於2016年。當時他們一起在西環加多近街公園留守30日,爭取保育公園。

因著共同理念和宗教信仰,他之後長期義務為許智峯助選、擺街站、幫街坊處理問題。到2019年,他更貼身陪伴許智峯走到抗爭最前線。理大之役期間,二人一起在校園被困5天,更一同經歷警方出動震撼彈,走過生死邊緣。旁人不解他為何甘願分文不收,義務協助許智峯,甚至把許智峯的安危,放在自己之上,他卻覺得是理所當然。

「就算他不是立法會議員,一個普通無名氏的人,他走得那麼前,如果我和他有共同理念,我也認同他的話,我也會協助他,我又不會怕死。」

定居曼城助港青:無所謂,大家一起捱

到英國後,他終於可以和好友許智峯重聚,但許智峯不久即轉往澳大利亞,繼續國際遊說工作。兩兄弟雖遠隔重洋,但至少不用被監獄高牆分隔。目前陳渭新定居英國曼徹斯特(Manchester),暫時靠個人積蓄和家人資助生活,並繼續做著在外人眼中「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受訪當晚,他剛在當地一家「黃店」做完義工,又忙著為年輕抗爭者解答疑難。

feature5.png
陳渭新連自己的住所,都借給港人教會舉辦活動,以及收容到英國申請政治庇護的年輕抗爭者。(陳渭新提供)

過去一年,他在曼徹斯特舉辦多次港人遊行集會,希望重新凝聚香港人,就連自己的住所,都借給港人教會舉辦活動,以及收容到英國申請政治庇護的年輕抗爭者。「我有經濟能力的話,能幫就幫。我租的房子兩房一廳,就算真的多了人,那就睡走廊、睡尼龍床,無所謂。大家在這裡都是捱,那就互相幫助,起碼可以幫手足。」

feature4.jpg
過去一年,陳渭新在曼徹斯特舉辦多次港人遊行集會,希望重新凝聚香港人。(陳渭新臉書照片)

失而復得的BNO護照

對於英國BNO計劃,陳渭新形容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救生艇」,他自己也差點被排除在外。1997年前,他曾經填表申請BNO護照,卻因生病入院,最終沒有交費完成申請程序,因而錯過1997年7月1日的最後申請期限。在決定離開香港前,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填表重新申請BNO護照。他早已有心理準備,若果申請失敗,就轉而申請政治庇護,卻意外地在去年5月獲批BNO護照,再於7月拿到BNO簽證。至於箇中原因為何,他至今不解。

「好多手足問我,那麼幸運?你沒拿過BNO護照,但又批你?好多人好想要這個身份,其實我好感恩,沒有拿過BNO護照,現在卻批了,又批了BNO簽證,甚麼都批了,真的很感恩。」

為居留身份苦苦掙扎的年輕抗爭者

在這一波「逃港潮」當中,一個身份,決定了一個人能否安全留在英國生活。最幸運的,是持有BNO護照的人士,可以申請BNO簽證,在英國合法居留、工作和讀書。然而大批因各種原因沒有BNO護照的年輕抗爭者,就只能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期間不得工作。

陳渭新透露,已有年輕抗爭者的政治庇護申請被拒,而要上訴或考慮轉往其他國家。現時仍有不少在英香港年輕抗爭者,在被遣返回港的邊緣苦苦掙扎,等待一個在英國合法居留的身份。

「有很多年輕人仍未有身份,有些申請政治庇護,有些申請BNO都未獲批,就盡量幫幫他們。我最近也收到兩個手足通知,他們的政治庇護申請被拒,那怎麼辦?就要寫上訴書,就找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幫他們寫信,看能否幫到他們。」

從香港到英國,陳渭新總是默默付出,不求回報。「我性格就是這樣,喜歡幫人。」別人笑他太瘋癲,他卻堅持盡己所能,以不同方式聲援香港。

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