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官拙民不笨—抗爭到法庭

接著是專題時間,中國人有句老話:“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但隨著大陸社會改革開放,法庭、法官、律師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不過,2011年的中國,就算在首都北京,法院、法官的審訴質素出現不少貽笑大方之事。以下,是一則維權的北京市民,由街頭抗爭到法院的現身說法,聽眾或者會問,那是街市賣菜,討價還價,還是法官在審案呢?(何山報道)

2011-09-14
Share

故事發生在上星期一,北京市某個法院,由於案件還在審訊當中,當事人與法官的姓名從簡,以免影響司法的公正。主人翁可以是你、我、或者是他,但故事情節是真人真事。

市民蔡小姐 (化名)說,“剛開始是書記員坐在那,然後我是作為一個代理人,我就挨著書記員最近的那個位置。我就問了他一句話,我問請問您貴姓啊?結果那個書記員居然說,“你是幹甚麼的? ”

蔡小姐說,她是案件代理人,即地位等同提起訴訟的律師,她只是問了一個問題,就冒犯了尊貴的法院書記員。法庭內,代理人不是有權提問,法院的角色只能是中立的嗎? “我當時已經坐在代理人的位置上了,而且,我還說‘請問您貴姓啊?’結果她的態度特別橫蠻。我們就說了她幾句,結果她就哇哇大哭起來了,接著就跑了。”

書記員被冒犯,也就埋下了這則“官拙民不笨—抗爭到法庭”的伏筆。因為法官要為小小書記員出頭。蔡小姐接著說,“ 她走了之後沒有一分鐘,法官就進來了。法官進來以後朝著我們就喊:他問怎麼回事?書記員呢?”

莊嚴肅穆的法院,也就在法官大人咆哮之下,漸漸變得有如買菜的街市,在西方十分少見,也令人眼界大開。蔡小姐說,“我們就對法官說,你怎麼這樣呢?你看錄像啊,你把錄像調出來啊。你看我們是欺負她的嗎?我問她貴姓。他(法官)就問你們是幹甚麼的,然後法官就皺著眉,特別兇狠的樣子。”

在海外,由裁判法院、地院、到中、高級法院,西方法官通常都是目無表情,不會表露自己的情緒,更加不會輕易動怒。形象地講,法官是蒙上眼睛,聽控辯雙方陳述,然後再作出裁定的。

蔡小姐繼續說到,“然後我就說法官啊,你別凶神惡煞的樣子。你是法官,你到法庭來這個樣子的話,我們就很害怕。我就這樣說,結果法官居然說,我就長這樣,為了你的案子我還去整容啊!”

究竟,有沒有聽錯法官講的話呢?“這是法官說的原話! 然後他又走了,然後又換了一個書記員,進來了坐在那。”換人之後,會否好一些呢?“然後我就問你貴姓?這個書記員非常的有禮貌,他說我姓孔。這不就很好了嗎!”

法官大人再次入場,好戲也再上演。蔡小姐說,“然後到了九點五分了,法官才來。他等於推遲了二十分鐘才進來法庭。來了以後就坐在哪,然後就算開庭了吧。結果唸完起訴書,然後被告答辯,答辯完了以後,(控方)就開始說了,這個案子,原告為甚麼一次一次的敗訴,因為被告和法院互相有勾結。”

今日的中國民眾,也真是大膽,在法庭上公開說,被告和法院互有勾結。蔡小姐說, “ 我現在把罪證念一下,結果才剛要念。法官就說,不能唸!與本案無關不許唸!”

法官說不許唸,不就是說,控方有話說不得嗎? “一說不許唸,旁聽的有一位男同志,在旁聽席上,他就舉手。他說法官讓他唸吧,我們想聽聽,他邊舉手邊說。” 不得不說,這位旁聽席上的民眾,坐過政治的黑獄,也懂得法庭的黑暗,明知中國的法院是為黨、政、軍開了,還要來個黑色幽默,大智若愚當作胡塗。

蔡小姐繼續說,“法官說,未經允許不准發言。但是他舉手了,而且也是跟法官說話呢。沒想到,法官馬上就說,把他給弄出去!”頓時,法官大人的權威得到張顯。 “因為旁聽席上還坐了兩個法警,結果那個法警上來就拉、就拽”

而民眾也不示弱,法庭的秩序開始失控。“當時坐在(旁聽席上)旁邊的看了就說,法官你這樣不對,人家舉手了,跟你法官說,想聽一聽。你同意就說同意、不同意就說不同意。幹嘛直接把人家給拽出去,你這樣是暴力,暴力對待旁聽人員!”

在法庭,審訊期間,沒有得到法官的批准,是不能夠隨意發言。這刻,作為原告的代理人,蔡小姐也加入了戰局。“接著我也站起來說話了。我就站在法官跟前,我也說,你這樣不對。”之後,法官乾脆不審了,又是何等兒戲。“法官一句話沒多說,拿起槌子一敲,就說休庭! 轉身就跑了。”

而好戲更在後頭,法庭內上演律師被庭警驅逐、毆打這一幕。“法官跑了,沒兩分鐘,一下子就進來7個法警。其中5個法警把旁聽席,旁聽的7、8八個人圍住。”

民眾也不甘示弱,用手機錄影作為武器,要記錄下法庭全武行的過程。蔡小姐繼續說,“說人家用手機照相,接著過來兩個法警,其中一個法警的編號是(XX省略) 這個法警過來以後,二話沒說,拉開(證人)身後的椅子,一把就擰住(證人)的右胳臂,然後就拼命擰。就往後拽,(證人)這時唉唷一聲。”

不得不提,被粗暴對待的證人,本身也是律師,自身的權益不但不保,作為證人,也受不到法院的保護,更可笑的是,動粗的竟是法院的法警本身。案件代理蔡小姐馬上說到,BITE “我就喊,你在幹甚麼? 打人啊!我就這麼喊。接著暴力動手的這位法警,伸手就拽一位代理人的手機。拿起來了,拿起以後就說,你照相了、你照相了。”

當然,熟識法律,也為證人本身,在法庭內的說詞,提供了有力的助證。蔡小姐說, “你憑甚麼叫我(證人)走,我(控方)現在是原告,我到法庭來打官司。你憑甚麼叫我走?”

看來,今日的中國民眾,也拿起法律的武器,一直戰鬥到法庭內外。“然後我們當然就據理力爭。然後我也太緊張了吧,突然我的心臟就難受得不得了。渾身就哆嗦開來,躺在椅子上。旁聽席有幾個人,被他們推到外面去了。”

混亂中,還突破有人不適,需要藥物救急。蔡小姐說:法庭內僵持不下去,他們還要打110,報警求救。

影像就是力量,影像可以說話,這些申訴的民眾,更開始為自己手機中的片段,與庭警爭執下去。“ 後來來了一個姓(王)的隊長,跟王隊長說,他們搶我們手機。(庭警說)這根本就違法的。我們是照相了。法官說,法庭不讓照相。” 因為法警要沒收手機,刪除資料。

蔡小姐抗辯道,“ 這個地方已經不是法庭了,法庭的概念,有審判長、有法官、書記員、有原告、被告,才是法庭。我們照相的時候,法官已經跑了。書記員都走了。這怎麼叫法庭呢? 這就是一間屋子。要說這間屋子是法庭,農村院子也是法院。”

記者問: 一切都有法庭的錄像為證據 ?
蔡小姐: 有啊,總共人數10來個。原告旁聽人員是6個。法官一敲槌子就跑了,而且換了第二個書記員的時後,我們的態度就非常好了。
記者問:你問了甚麼令法官氣了?
蔡小姐:我就問她(書記員)貴姓?你是幹甚麼的?就是這樣。
記者問:書記員怎樣說?
蔡小姐:“她明明知道我坐在代理人的位置。後來我就說,假如我不說我是幹甚麼的,我就不能問你貴姓嗎?”

蔡小姐說,他們要求法院提供當日的錄像,包括被法警扭胳臂的錄像,更要法官擅自離開法庭錄像。不過,看來都是原告的一廂情願而已。

好啦,各位聽眾,這節中國萬花筒,“官拙民不笨” 就告一個段落,你沒有中國法庭上的荒唐事可以與我們分享呢? 我是何山,下次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