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劉剛娶了個“解放軍”

“六四”第三號通緝人物、最後一個被香港黃鵲行動營救的前學運領袖,劉剛,這半年陷入了有個“解放軍”太太的困擾。極少討論自己私人生活現居於紐約的劉剛,最近向記者披露,正在辦理離婚手續。劉剛透露,結婚三年的妻子,是解放軍的軍官。他更回想當年,大陸國安還主動試圖幫他介紹女朋友。聽下何山報道。

2011-02-09
Share



“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第三號通緝犯,劉剛,22年後已經晉身紐約的金融區。他生活富足,還買了70萬美元的房產,“上車”做了業主。耐何感情生活步步為營,過去,甚少講述自己的家庭。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一不小心,就會墮入陷阱。

民運人士王炳章有前車之鑑,劉剛說:“先把王炳章引誘到越南,搜索他們的房間,說他們藏有毒品。不允許他們在泰國呆,要到越南。到了越南以後,沒幾天就有20多個便衣,把他們三個綁架了,那是2003年的事情。”

提起王炳章,劉剛說,他明白大陸當局對付民運人士,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他說:“把他們三個人全綁架了,這幾個人失蹤,王炳章失蹤了。四處尋求王炳章,中國就說,我們不知道,不認識王炳章,絕對不在我們手裡。過了六個月之後,中國政府的發言人對外宣佈,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警察部隊,在廣西某地解救了三名人質,其中有一名叫王炳章。那很滑稽的事情,解救了三名人質,綁匪一個都沒有捉。”

王炳章的被補滑稽,那劉剛結婚後三年,才發現自己的妻子,是一名“解放軍軍官”,是否更加滑稽呢?還是巧合呢?他繼續說:“她一直跟我講,她是上海第二醫科大學(畢業),剛開始說上海醫科大學,這是她的履歷表。但後來他媽媽來了,在我的朋友家,偶然提起來,這是去年四月的事,在我的朋友家偶爾提了,說她在國內是軍官,是軍醫大學畢業的。”

岳母的一句無心之失,之後引發了劉剛的疑心。他說,“是軍官,授與軍銜的。後來我的朋友知道之後,她當天晚上就轟她媽媽回去,不准她媽媽在這裡。她還馬上給我製造了一系列的案件。”

之後,劉剛與妻子發生家庭摩擦,美國警察介入,他本人在去年,搬離原址,與妻子分居。他說:“動手打了,那就叫了警察。在美國當時說要把我們分開,那我就搬出去,她又追到我的新搬的地方,到紐約我租的房子。”

劉剛說,他還發現太太收過來自大陸的款項,而用的,是兩人的聯名銀行戶口。他說:“她從中國軍隊中拿了六萬美金,那是我查出來到,這是她臨走的時候撕掉的東西,是上海軍醫大學的文件。”

目前,劉剛正計劃起訴他的太太以虛假的身份進入美國。他說:“我個訴狀就是告她進入美國,是用假證件進來的。她進入美國芝加哥大學MBA,但是美國的大學不接受中國軍校的成績單的,絕對不接受的,她這個一點是假的,那誰派她來的呢?”

劉剛,本身擁有北京大學物理學的碩士的銜頭,又是美國電腦科學的學士,再擁有紐約金融的專業的證書。腦筋應該夠聰明了,為甚麼當初認識時沒有發覺呢?還是另有內情呢?記者不解地問到。他就回答說: “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派她來的,沒有感情,就是假裝的,你想一下,她約我的,我第一次在電話裡面約完了,那是2007年6月7日的事,9號我們見面,見面就要求去辦結婚手續。”

他說,這起婚姻,發展得也很快。他說:“我說要了解一下,後來才把這些故事全改了,說我們早已認識了半年,是在一個Party上認識,但她提不出任何一個Party。”

過往,劉剛並沒有對記者提起他的私人生活。三年來,劉剛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妻子嗎?

劉剛說:“有很多事情,我們到魏京生的家,有一次在他的農場打槍,我一個,王友才一個,我們幾個人打槍,就這樣的一個小靶,有幾個練槍的一個都沒打上,等她拿起手槍,啪啪啪,三槍全都正打在小靶上。”

他坦言,他當時是完全沒有留意。他說:“我們當時就沒在意,一般的女孩打槍,打得這樣的準,把我們全都給鎮住了。十幾個男人,都給鎮住了。一般來講,都會興高采烈,她若無其事把這個掩蓋過去。”

說自己的太太是解放軍派來的臥底?有這麼恐怖嗎?記者問,你們小孩子也生了,過去一起吃飯,也見過你的妻子,有這可能嗎?

劉剛就指,在此之前大陸的國安,原來是接觸過他的。他說:“在那之前,國內安全部的好幾個,給我打電話,說知道你現在單身一個,是不是需要我們幫助給你介紹一個,我說不需要你介紹,然後他們就通過各種各樣的跟我送一些DVD。”

另一個令他萌生疑問的,是她妻子於2009年六四前後,帶來的一個大陸友人。當時還放心地請友人住到家中。劉剛說,後來才知到此人身份神秘。他說:“那個人很秘密,後來我知道到他給她(劉剛的太太)帶來6萬美金。”

當時,劉剛正在舉行一個有關六四的巡迴畫展。他說:“那個畫展我們在紐約辦了兩個禮拜,他是開幕式前一天到,閉幕式第二天結束,他走了。在這期間他天天在畫展裡,我們這些朋友都在那裡,但誰都沒有發現,誰對他也沒有印象。(對畫展)我當時的那個太太一直都是很支持的,到閉幕式那一天他們兩個一起對我攻擊,說這個畫展必須停展。”

他說,妻子態度的轉變,與六四的畫展要到香港,三八線等地巡迴有關。劉剛這樣解釋,他說:“莫名其妙的,她之前都很支持,從那裡面我看了,那派來的人從頭到尾一直在觀察畫展,後還有幾個計劃,第一站紐約,第二站華盛頓,然後到香港,到三八線(南北韓軍事分界線),然後到柏林。他們一開始就是反對我到香港去辦,現在有幾個雕塑都在香港,更反對我去三八線,這幾點他們堅決反對。”

劉剛說,時到今日,妻子這位國內的朋友電話不再能夠接通,他將情況向紐約的警方報了案。他說:“這個中國叫超限戰,他們不講究一切的,不遵守一切程序,隨時隨地對美國嶺土進行攻擊,對美國公民進行攻擊,你看她的履歷表,她就是否認自己是上海軍醫大學畢業。”

那劉剛,22年前的學運領袖,有甚麼利用價值呢?

記者問:“從來對民運人士,六四學生領袖,你的私人生活,我們都很少問的?”

他說:“北京國際關係學院,我們都知道,那個學校畢業的,很多都給外交部或者給安全部門工作。我這個是這樣,我這個太太是軍校畢業,軍校學習的時候,基本上是不上正常的科,都是專門出去訓練的,她不是國安,她是軍方派來的,一個授予上尉軍銜的,至少要在軍對服役最少16年,她是96年開始服役,到現在還沒有轉業呢。”

與記者交談間,劉剛身陷婚姻、官司、與感情的困擾。記者問,是否與民運人士當初的寂寞有關呢?

他說:“不是寂寞。你怎麼能夠發現她,如果不是我,她不是軍校畢業,她怎麼做,你殺了我,我都不能指控她是中共軍方派來的。就像引誘王炳章那個,大家都懷疑。但你沒有證據,還有美國的法律,他一定要捉到真實證據。”

究竟,劉剛這段聽起來像是電影007,間諜小說一像的婚姻,或只是家庭糾紛?記者曾要求與劉剛的妻子接觸,劉剛就表示,妻子已經請了律師,並表示劉剛不能披露對方的聯絡。

記者於是接觸劉剛的友人,有民運圈中人就表示,明白劉剛的恐懼,也對他表示同情。至於是真是假? 答覆正如劉剛自己所言,在美國,法律面前,一切都要講證據,看法庭是否接受。


好啦,我是何山,這節中國萬花筒,“六四”第三號通緝人物、黃鵲行動最後一個被營救的運領袖劉剛,娶了個“解放軍”太太的故事就告一個段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error while rendering plone.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