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娛樂和賭博的界限

不少退休人士喜歡與三兩知己玩撲克,或是打打麻將娛樂消磨時間。但江蘇省公安廳上月舉行的一次聽證會上,初步擬定民眾參賭的金額逾200元便會觸犯法例。也就是說,即使與朋友打麻將上落超過200元,即有機會被罰款和拘留。有律師表示,目前在賭博金額的界定仍未夠清晰。不少市民則擔心即使日後打衛生麻將都有機會被罰。 (文宇晴 報道)

2010-10-04
Share

俗語有云︰小賭怡情。有沒有想過與朋友打打麻將都有機會被執法機關罰款,甚至行政拘留?

上月中江蘇省公安廳舉行“賭博違法案件量罰指導意見聽證會”,包括棋牌室業主、麻將愛好者、律師、法律專家、行政執法部門等10多名代表參與討論,借此立法規加大反賭力度,規範打麻將、玩撲克等帶有娛樂性質的活動。

經過討論後,最後發出《關於賭博違法案件的量刑指導意見(草案)》,就民眾的參賭金額訂出量刑標準,根據人均賭資金額訂出三級制處罰,分為200以上、1千元以上以及3千元以上,最輕罰款500元以下,最重可處以最高行政拘留15天,兼罰款3千元。其中若打麻將者的人均賭本逾200元即開罰,最高可判行政拘留15天、罰款3千元,所有新規例有望在今個月實施。

據 《新華報業網》 報道,對於草案還規定賭資數額未達到100元的不予以處罰,但應當給予批評教育。不少參與聽證會的人士認為,草案中以200元“起罰點”太含糊,不知道金額是按一天還是一次計算?

另外,對經濟較為發達的江蘇某些地地區來說,起罰點也偏低。不過亦有人認為起罰點金額太高,不能遏制賭風。基於各地區的收入差異,省高級人民法院行政庭齊鳴代表建議,是否應考慮城鄉差別、南北差異等情況略作區分。

事件引起網民質疑,批評是變相打壓國粹麻將。不少俗稱“麻將館”的棋牌室擔心會被屈罰款。有南京棋牌室的員工表示,他們從不干涉客人打牌賭多少,但盛傳將會實行的條例中,起罰點為200元已比以往高。

該員工說︰有呀有呀,以前是這樣規定的,以前是100,現在是200。現在還沒正式確定。

亦有上海的棋牌室東主表示不擔心會受牽連被罰,聲稱跟足政府人員的要求經營,但暫時仍未聽到這個消息。

該東主說︰這裡打牌都是很正規的,是根據派出所給我們的要求操作的,沒有你所說的什麼200百塊錢這個,沒有的。

對於量刑起罰點的爭議,江蘇省公安廳法制處處長張蘭青解釋,起罰點是以累積計算。他強調,親戚打麻將不以賭博論處,但朋友間竹戰則受規範。

有份參與聽證會的律師劉寶則指出,草案規定個人賭資以有證據證明該參賭人員用於賭博的款物計算,認定很含糊,沒有可操作性,如剛巧帶了兩萬元在身,算不算賭本?本台致電劉寶律師查詢時,對方以有規定不准接受香港傳媒訪問為理由,婉拒接受訪問。

而在廣東省擔任律師的鄭祟偉就說,構成賭博罪客觀上必須以“聚眾賭博”、“開設賭場”或“以賭博為業”3種行為來界定,但在執法過程中如何區分賭博和娛樂性質,如何減少警方執法的隨意性,廣東省暫未有嚴格立法來進行界定。

鄭祟偉說︰治安處罰法亦沒有規定賭博的金額達到幾多就要處罰,這沒有明確的。因為法律上是沒有界定一天賭博的金額是多少便會處罰。相信這(條例)都有一定的約束,應該說比以前寬鬆了。嚴上來說,退休人打1、2元,幾毫這些娛樂性質的,一般公安都不會處罰的。

居住在南京市的張女士表示,已六十七歲的她是退休人士,平時喜歡與朋友打打麻將消遣。她說,每次上落都不會超過100元,即使新修訂的條例訂為200元為起罰點,但她也擔心打 “衛生麻將” 也會被罰。

張女士說︰我們打得小,就是打100塊錢,沒大的。那有打這麼大,打得小的。現在沒事幹,老年人沒事幹你叫幹什麼呢?退休了,人家上午煮飯,下午打一打麻將。現在閒人也多,那你沒事幹你叫人幹什麼?

記者問︰怕不怕法例修改了以後,更容易被罰呢?

張女士回答︰那肯定怕呀!

此外,江蘇的“禁賭草案“除針對打麻將、玩撲克外,也就參與聚眾賭博、網絡賭博、賭博機賭博、賭場賭博、地下六合彩及其他私彩賭博方式。同樣分三級制處罰,但量刑起點為100元,而最重懲罰同是行政拘留15天及罰款3千元。網民紛紛批評,條例規定賭地下六合彩要達100元以上才開罰,變相鼓勵小玩家以小金額落彩,未能重拳打擊開賭的莊家,質疑政府是否真的有決心反賭。

港產六合彩在廣東珠三角盛行,近年更從廣東、福建等地蔓延全國,市民因沉迷地下六合彩賭博而走上不歸路的事例屢見不鮮。如6月時,廣州一國企董事長挪用公司5,700多萬公款進行地下六合彩賭博;8月時,廣東中山一打工仔因沉迷地下六合彩而與妻子發生爭執,最後砍死妻子後再自殺身亡。廣西壯族自治區一間外資企業的女出納員也因沉迷地下六合彩賭博,因而借高利貸欠下大量債務,她利用職權在短短1年多的時間裡挪用公司資金近70萬元填債,最後被法院以挪用資金罪判監6年。

據香港 《東方日報》 報道,大陸地下六合彩市場龐大,有部門曾對廣東全省29個縣市進行調查,發現單單農村購買六合彩的資金一年便超過33億元人民幣,相信全國每年涉及地下六合彩的金額以千億計算。加上港產六合彩報走私入大陸情況從未改善,令外界質疑當中涉及有執法部門作後盾。

為遏制越演越烈的博彩禍害,湖南永州市公安局由7月起展開為期半個月的禁娼禁賭集中整治行動,重點打擊聚眾賭博、六合彩以及電子遊戲賭博。各地方政府也紛紛祭出重拳,嚴打地下六合彩賭博,湖南永州、湖北石首、江西龍南、福建安溪、廣東中山、順德、東莞等地相繼採取大型反賭博行動。

其中,中山市橫欄公安分局9月中聯合工商、煙草等部門,針對市內中學校園周邊二百米範圍內的非法賭博活動,重點清查書報攤點、小商店以及非法時租、日租的出租屋。打擊行動中拘捕多人,以及繳獲一批六合彩碼報和老虎機等。

在大陸加強打擊非法六合彩投注的同時,香港賽馬會為了刺激六合彩的投注額,在11月9日將每注的投注額由現時的5港元增至10港元,是15年來首次加價。馬會行政總裁應家柏強調市民發達機會不受影響,有關安排是要改善六合彩停滯不前的困境。儘管這次的加價也引來社會上的一番輿論。


還是套中中國的俗語︰小賭怡情,大賭亂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