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鼎茶居】衰咗了,我的国

2018-08-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AFP

广东苏先生来电,说到这个极权体制赖以生存的土壤,就是亿万奴隶加奴才。就像画家陈丹青所言,他说出了国「才知道自己是奴才,而且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奴才」。问题是,这些专制下的奴才具备多重人格,既是顺民又是暴民和刁民,忠党爱国时是顺民,仇外时是暴民,造假冒伪劣坑害别人时他们是刁民。

苏先生认为,这种「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政权,需要有外力来捅破它的脓疮。现在贸易战就是一种外力,形同没有硝烟的战争。现在特朗普这届政府对改变中国的制度没有兴趣,这是要捍卫自己的价值,包括自由经济和公平贸易。

苏先生认为,文明国家应该自己组群,拒绝不遵守契约精神的无赖参加。现在美国与欧盟和美国与日本之间的零关税协议谈判,就是自己组群的一种形式,而且是非常有效的形式。中共绝无可能放弃自己的「底线思维」,彻底打开国门,消除壁垒去接受零关税。如此它只好和丐帮一起另外组群了。

而且中共能否在WTO继续混下去,也成了问题,因为中国大陆2001年正式参加世贸组织,签署各项条款有15年缓冲期,现在已经过了17年,再对照那些条款,有哪一条履行了?对此如果世贸组织不做事,美国就可能退出WTO,这对世贸组织是无法承受的后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