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问答】中共大撒币攻占海外网媒 YouTube黄标打压言论自由

2020-03-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14日,民众透过中华民国外交部的脸书账户了解关于新冠肺炎的资讯。近日,脸书对一系列关于新冠肺炎的内容进行审查,本台发布的有关消息亦一度被屏蔽。(法新社)
2020年2月14日,民众透过中华民国外交部的脸书账户了解关于新冠肺炎的资讯。近日,脸书对一系列关于新冠肺炎的内容进行审查,本台发布的有关消息亦一度被屏蔽。(法新社)

问:最近大家都关心YouTube黄标事件,有人担心黄标会被用作打击言论的工具,因为发表批评中共言论可能会被黄标,令到被黄标的视频或频道YouTuber收入大减,部分YouTuber可能因此采取自我审查。而且黄标问题不只会影响YouTuber,一般用户所观看的内容,都会受到黄标政策所影响。请你详细解释一下。

李建军:假如一段视频的内容被YouTube列为黄标,内容制作人就不能透过该视频盈利,这除了打击内容制作人,其实亦影响一般YouTube观众。因为被黄标的片段,片段拥有人不可以向谷歌付款打广告推广。另一方面,谷歌亦不会推荐用户观赏被黄标的内容。因此,除非你有订阅被黄标片段的频道或社交网站专页,否则你可能永远都不能透过广告或推送知道这些片段的存在。很多提出YouTube黄标问题的人都忽略了这一点,以为只要制作人的目标非牟利就不会受影响,其实是不明白黄标政策的真正杀伤力。

一方面中共在YouTube上大洒金钱投放广告,另一方面YouTube在黄标政策上偏帮中共,双重攻势下造成观众在YouTube上看到的建议片段、推荐片段,不少都是支持中共的内容。再加上俗称五毛党的网络评论员大举进占YouTube,对反共内容进行恶意举报,或利用其他手段为支持中共内容制造流量。换言之,银弹策略、政策助攻、人海战术三重夹击下,YouTube平台有大量小粉红及支持中共的内容,而这种效应背后,谷歌黄标政策起到关键作用。

问:网民发现他们在YouTube和脸书上发表争议性内容遭到审查,甚至本台近日在脸书上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相关报道也一度遭删,面对投诉,YouTube和脸书方面推搪审查决定是人工智能的结果,这真是纯粹人工智能的问题吗?

李建军:人工智能,并非一个可以为公众接受的理由,因为人工智能背后,仍然是人。人工智能只是机器,机器暂时不懂得为自己辩护,所以谷歌和脸书将一切有争议性的决定,都推给人工智能,这是转移一些不懂得人工智能的人的视线。人工智能始终是人的产物,人工智能如何作出决定,这要看人工智能背后输入的深度学习算式,以及提供甚么关键字、内容供人工智能系统去学习。

YouTube和脸书并未交代他们中文人工智能的部分,由甚么人掌管,给予了甚么关键字让系统学习,系统根据甚么资料作出学习等等。如果YouTube或脸书负责中文审查的人员是共产党的支持者,或者共产党能控制的人,人工智能的审判结果就难以中立。而且有关机制十分之缺乏透明度,是最近脸书才开始设立独立上诉委员会,试图提高公信力和透明度。但YouTube和脸书的现有机制有否对人工智能作出的错误决定作出适切修正都成问题,因为假如掌握审查机制的人仍然是亲共人士,上诉都会维持原判。

问:这是否表示香港人或者翻了墙上网的国内人士以至自由世界的网络用户,都仍然应该在墙外争取资讯自由?

李建军:这点肯定,因为中共自以为财大气粗,用了不少民脂民膏在海外进行渗透工作,中国当局利用庞大的广告预算攻占各大网络平台,同时以庞大的中国市场作诱饵,令不少西方国家公司上当。所以在墙外的资讯自由,都是大家必须关注,否则国内网民辛苦翻墙都只会看到外面的世界同样是一堆五毛、小粉红主导的内容,这样翻墙来到YouTube,会是十分之扫兴的一件事。

世上并无不用付出就能唾手可得的自由。这次武汉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有一定打击,亦令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紧张,这有可能改变现时不少大型外国网站为了进军中国市场,不惜与中国政府狼狈为奸的局面,这对确保墙外的资讯及言论自由,或者是一件好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