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周年)海外民主人士紀念六四 冀年輕代成為政權終結者

2018-06-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全球各地發起「六四」29週年紀念活動,海外留學生及年輕一代以各種審美及創意方式參與,他們表示承繼「八九精神」的同時亦會注入時代意義。多位留學生在紀念活動上挑戰中共禁區並宣示與體制徹底決裂。「八九」親歷者冀望90後成為中共政權的終結者。(吳亦桐 / 黃樂濤 報道)

「六四」29週年之際,包括美國、法國、澳大利亞、德國等全球各地的民主人士、人權團體發起紀念及抗議活動。海外留學生、在美的「八九二代」表現亮眼,他們或以行為藝術方式參與、或在公開的紀念活動發言對「八九精神」的傳承及與中共體制決裂的態度。

華盛頓時間6月3日晚間,全美學自聯在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前舉行燭光紀念晚會,喬治亞大學留學生古懿擔任本次活動主持人。主演講人中亦有5位90後留學生,古懿在社交媒體上寫道「後八九孩子們站起來」。

今年3月份在美留學生發起的「習從來不是我的主席」行動第一人、美國康涅狄格大學的劉奕江在在活動中表示,「六四屠殺」29年之後,當年在「八九學生」抗議的訴求,在現今的中國大陸並沒有實現,中國大陸沒有新聞自由、網絡防火牆愈來愈高;記者和律師接連入獄;官倒腐敗也並沒有消失,權貴家庭壟斷著整個經濟命脈;無數人因為民族、信仰、言論被打壓、監禁甚至被迫害致死,而中共現執政者習近平用皇帝夢妄圖稱霸世界。為此年輕人應該記得29年前的「屠城之夜」,認識到中共政權沒有任何合法性,而終結獨裁政權亦是不變的使命。

95後維吾爾留學生凱賽爾•吐爾洪表示到美國後才聽說「六四屠城」血與火的故事,令他想起自己的故鄉新疆喀什,2018年的喀什一樣有裝甲車和機關鎗,而與他一樣出國留學的新疆同學在回國度假時被送入了集中營;他認為喀什集中營裡的夢魘不只屬於維吾爾,天安門的血跡不只屬於中國,因此他希望年輕人不因國族認同而彼此隔離,而是共同為了人的自由和尊嚴並肩而戰。

西安「八九民主人士」楊海在美國留學的女兒楊倩怡表示儘管「六四」29年後中國現狀愈加黑暗,但持續的紀念和堅持依然有意義。

楊倩怡說:持續的紀念當然有意義,如果紀念當年英靈的人都沒有了,那才是我們中華民族沒有希望的時刻,今天我能夠站在這裡就是對「六四精神」的傳承,面對暴政我們能做的恰恰是不斷向世界揭露它們醜惡的行徑。我們的父輩們仍未放棄,作為「六四二代」,我們傳講「六四事件」經過以及中國人權現狀,都是對未來民主自由做出的貢獻。

古懿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海外留學生踴躍參與「六四」紀念,顯示中共試圖切斷歷史記憶的作法已經失敗,而年輕一代不再打出「平反六四」等常規標語,而是以「顛覆者」定位提出明確的政治反對主張。

古懿說:這次活動來自不同背景的年輕人廣泛參與,這一現象表明,中共想把「六四」從我們這一代人的記憶中抹去的努力失敗了,相反「六四」正在成為不同背景、不同旅裔的年輕人的共同記憶。90後參與者展現出兩方面的獨特形象,首先他們不是改革的擁護者,而是政權的顛覆者;他們不請求殺人犯為受害人平反,而是發誓終結非法而殘暴的政權。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留學生吳樂寶和同學們響應澳洲青年藝術家巴丟草發起的「坦克人2018快閃」行動,他們在中國駐坎培拉使館進行抗議。吳樂寶也向本台表示,他們拒絕使用「平反六四」等口號,這是年輕一代更為清醒的擔當。

吳樂寶說:我們需要展現出勇氣。中國將來要走向一個健康道路的話,重新評價「六四」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這個評價不應該由中共來主持,它沒有資格給「六四」做什麼平反,它是劊子手。

6月3日下午,法國學者、旅法民主人士和留學生在巴黎20區政府附近公園的六四紀念碑前,獻花紀念「六四死難者」。因支持「八九學運」而被迫流亡海外的四通公司前總經理萬潤南告訴本台,1989年「六四屠城」後,法國前總統密特朗曾發表評論,一個槍殺年輕人的國家是沒有希望的,而隨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和海外留學生成為「六四紀念」的主力,萬潤南認為這一代年輕人有可能成為中共政權的終結者。

萬潤南說:現在的90後也是希望所在,他們是在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的一代人,要騙這些人很難。只要共產黨不接受普世價值、不實行民主憲政,年輕人就是最後一任專制政府的掘墓人。

週一(6月4日)德國民主人士在法蘭克福使館前舉行抗議活動。旅美八九學運前學生領袖周鋒鎖、法學學者滕彪等人在美國國會前參加「坦克人2018快閃」行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