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两次夭折的艺术展—艺术家与六四

一群艺术家八九年二月曾举行艺术展﹐一艺术家以「行为艺术」向电话亭开枪﹐当局误解活动被腰斩﹐其后六四事件发生﹐被政治误读为「八九年最早的枪声」。二十年后该批艺术家决定二月在北京举行「中国现代艺术展二十年周年纪念」﹐但开幕前夕遭公安封杀。参与纪念展的艺术家温普林,计划放映一部八九年前卫艺术展被腰斩过程的纪録片,也被公安禁播,该影片展出一段当年电话亭开枪片段,与六四没任何关系,事件反映艺术家被剥夺言论自由的权利。(海蓝报道)
2009-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艺术家温普林谈他制作的纪录片《柒宗罪》。(粤语部海蓝)
艺术家温普林谈他制作的纪录片《柒宗罪》。(粤语部海蓝)
Photo: RFA


踏入八九学运二十周年,北京官方对有关议题特别敏感。

一场艺术展览八九年中途被腰斩,二十年后,部分当年的艺术家再度组织艺术大展,包括行为艺术表演、放映当年现场的纪録片及演讲。但开幕前一晚,公安致电艺术展负责人高名潞助手,指活动未获批淮,高名潞曾向公安理论。他说该艺术展不涉及六四敏感题材,但二十年后仍被禁,对当局的保守感到失望。

回顾一九八九年二月五日,北京一群艺术家包括栗宪庭、高名潞等正筹备中国现代艺术展,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开幕,全国一百八十多位艺术家参展,但开幕后,因其中一名行为艺术家萧鲁向电话亭开了两枪,表达男女不能对话的愤怒,郤被当局误解,立即腰斩活动,并拘捕多人,其后发生六四事件,该枪声被政治误读为「八九年最早的枪声」。当时另一名艺术家温普林拍摄整个过程,并制作成纪録片,准备今年二月的纪念展播放。


高名潞在艺术展开幕前突然被禁,没法通知参与的艺术家及出席人士,他在原定开幕的时间,在「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宣布该项消息,并读出抗议信,现场的艺术家都支持抗议,部分其后拉队到另一展览地点—美术馆,完成行为艺术的表演,当年开枪的艺术家萧鲁临场表演了「黑色婚礼」。

高名潞说:抗议信的基本内容就是说,没有接到任何法律条文,禁止展览开幕,我们的展览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符合宪法,公安局做法没有正当理由。我感觉跟二十年前,还是没有变化,跟以前一样,二十年前必竟可以开幕,现在连开幕都没有,我本人是失望,很生气,而且我们没做任何违法的东西,我们做艺术,声音最和平的,没必要受到强行禁止。

就当局无理禁止展览,高名潞尝试用法律途径追究责任,由于该展览涉及三个场地,是机构与机构签订的合同,可能有起诉困难,现时仍在研究如何进行。高名潞表示,他感到最难理解是公安指,他们没有向东城区及长安区公安局滙报,所以不淮开幕,但他办过多次艺术展,从来没向公安局打报告。高名潞又指,虽然今次艺术展,让艺术家及嘉宾自由发言,都是谈艺术,没有政治的东西,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女儿王雁南也应邀出席,但她是以拍卖行总裁身份出席。

二十年前曾参与艺术展,并把现场情况拍摄纪録的艺术家温普林,大约花一年时间把八九年的事迹,制作成五十多分钟的纪録片《柒宗罪》,遭当局禁止放映。他表示,这个艺术展是一群中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家,廿年后的怀念性聚会,当局介入令这个怀念活动多了悲壮色彩。整个活动主办人是高名潞宣读抗议信,事前其他艺术家豪不知情,所以抗议行动纯属个人,其他艺术家事后表达希望有集体抗议。

温普林说:非常荒唐,因为就是艺术被认为是一种对体制的对抗及反叛,那么艺术家表达自己的态度,首先他是知识份子,他有权利表达对待这个世界的看法,更何况它是仅是单纯的纪念,这样莫名其妙遭到禁止,其实至少说明中国的现代艺术处境非常艰难,并不是别人理解的因为巿场很好,中国艺术变成神话,卖了很多钱,其实不是。


温普林表示,七宗罪纪念了八九年七个行为艺术,作品引起世界关注和误读,《时代周刊》用「枪击、孵蛋、避孕套」,三个作品反映中国当时社会政治的性与暴力,其实这些艺术家跟「六四」没有关系,政府对八九年过于敏感,也许直接构成联想,因为艺术家「六四」前放了两枪,她的作品被很多人政治误读。

他说:成为中国动荡的预言,艺术家有直觉力,通过自己的作品巧合的反映某种时代变革,这两枪被喻为八九年最早的枪声,她打了枪以后触犯了法律,当然被公安机关抓走,三天后释放。其实她的作品是从女性艺术家出发,感到男女无法对话,打了两枪,但是一个作品出来,引起充分的误读,一直认为是八九年动荡不安的前奏,二十年后,他们构成这个联想,当局显然不让大家想起「六四」,把这个变成一个话题。

对于不涉及政治的回顾艺术展被禁,清华大学美术史及艺术评论教授岛子认为,艺术家及评论家都感到失望,因为大家觉得改革开放到今天,己经有三十年的成果,这成果无论作为政府、学术界,或作为历史,应该给它一个正面的评价。一个枪击电话亭的作品,当年没有法律罪名,如果官方仍与六四事件一起联系,那是不自信的表现。

岛子说:一个枪击电话亭的艺术作品,这作品对当时来说,已经有定论,它没有构成法律或行政法规的罪名,这个艺术作品后来在中国艺术巿场拍卖掉,它不应该是政治的忌讳。如果官方把它与「六四」联系起来,是一种草木皆兵,是很不自信的想法,我觉得作为执政党,我看温家宝谈信心,但信心建立在那里,像这些艺术自由表达的禁忌和控制,你的信心是建立在宪法给予公民的自由上,你没有这个,信心是虚假的,这个影响很大。

岛子认为当局处理涉及六四的题材,反应过度,例如有些艺术家出现类似八九年六四的题材,便不能展览。岛子批评,六四已是历史,历史过去了,每个人都可以有评价或看法,当局愈遮蔽这事件,反而成为更大问题。他说:因为目前法律没有说,六四这事件不能说,而且更不用说用艺术方式,艺术是表达真实,否则没有价值,歌功颂德,天天太平盛世,这种艺术人民是不喜欢的。

至于当局禁止放映艺术家八九年的真实事迹纪録片,岛子表示,把客观文献进行封杀,这个有违历史发展潮流。因为作为纪録,它没有什么故意歪曲,或犯什么禁忌,它就是纪録真实,这样一个作品,并没涉及六四任何的事实,是艺术文献性的影像,也作违禁品去查禁,这是犯错误,对于学术、艺术及科学精神,一种公开的冒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