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週年)【專題】余志堅:27年了,不應對中共存有幻想

2016-06-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989年底,余志堅、喻東岳、魯德成三人在衡陽監獄合影。(圖片來源:余志堅提供)
1989年底,余志堅、喻東岳、魯德成三人在衡陽監獄合影。(圖片來源:余志堅提供)

六四27周年前夕,被稱為“天安門三勇士”帶頭人的余志堅,在美國接受本台記者專訪時明確指出,27年過去,不應該對中共心存幻想。八九民主運動當年,余志堅和喻東嶽、魯德成三人,在天安門前率先發起“去毛”行動,將雞蛋砸向了城樓上的毛澤東像,換來的是無期徒刑,受刑12年後獲釋。而戰友喻東嶽出獄時已被折磨成精神病人。過去10年來,從國內到海外,余志堅和妻子義務承擔照顧喻東嶽的重任。(黃小山/戴維森 報道)

六四27周年前夕,余志堅在網上連續寫了兩篇文章,一篇是記錄自己和同伴被捕的5.23事件,另一篇長文,則是轉發了一篇自己的舊文,懷念那些在北京看守所認識、因反抗鎮壓而入獄的“暴徒”。在這篇文章中,再次看到了燒毀裝甲車而被判死刑的劉國慶、路中樞,還有一位綽號叫“費翔”的,愛唱歌跳舞的青年,迄今,即便是他們死亡的詳情,依然無人知曉。

現居美國印第安那州的余志堅,在一個寂靜的晚上,淩晨1時許下班之後才有空接受採訪。

27年前的初夏,身陷牢獄的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三人,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即便他們擲出的,僅僅是幾枚雞蛋,而在檢察院的起訴書裏,都被形容為“犯罪情節特別嚴重、後果特別嚴重、性質極為惡劣、在國內外造成極壞影響”的指控。在那時,這俗稱“兩特兩極”,難友們們認為都是必死無疑。

在儘量回避直接挑戰党的權威的大背景下,余志堅和他的同伴們率先提出了“去毛”的理念,27年後,餘志堅坦誠,即便是當年中共對文革進行了技術性的否定,但從共產黨政權的現實需求出發,他們的行為一定會有危險,被抓之後,看守所方面證實了他甚至可能會被判死刑。

他說:肯定想到過,甚至想到過會判死刑。在那個看守所的號子裏面,接到那個檢察院的(起訴書)啊,寫得很嚴重。我們這個之前也判斷過,要承擔風險。風險也好,責任也好,都應該承擔。鄧小平不是有四項堅持嘛,四個基本原則裏有一條就是堅持那個馬列毛嘛,所以,毛澤東他們還是一直是以正面的形象在歌頌的嘛。最多也就說個三七開。

余志堅沒有過多的陳述自己在獄中遭受的苦難。他只輕描淡寫地談到他們在北京看守所4個月,然後被判無期,喻東嶽20年,魯德成16年,押回湖南服刑。

從開始的集中在衡陽,到後來三人被分開服刑,9年後,魯德成先獲釋,12年後,余志堅出獄,喻東嶽則在獄中長達17年。到出獄的時候,他已經是重度精神病人。從此,餘志堅開始了對其長達10年的守護。

魯德成是三人中最先出來,經泰國流亡加拿大。余志堅出獄後,一直等到2006年喻東嶽出來,先是試圖為喻東嶽治好嚴重的精神病,但兩年治療無效,而出獄後生計又沒有著落。於是,他和妻子,帶著喻東嶽和喻的妹妹,一起偷渡到泰國,在曼谷呆了一年,然後到了美國。

因為喻東嶽被折磨成精神病,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存在很大的問題,也經常造成一定的麻煩。加上喻東嶽的妹妹幾年前已經結婚,也無法帶著哥哥一起生活,照顧喻東嶽的重擔,就徹底落到了余志堅和妻子的身上。因為需要隨時監護這喻東嶽的狀況,他們夫妻倆甚至沒有辦法同時去工作。

余志堅透露,有時喻東嶽會闖入鄰居家或者學校,然後導致報警。

他說:因為喻東嶽的情況很特殊,在國內也好,在國外也好,都一直是生活在一起的。特別是最近這三年,因為他妹妹有特殊情況,所以就跟我們一家一起生活。他有時候可能影響到鄰居啊,因為他精神是完全錯亂的。不過喻東嶽有一點好處,他很安靜。他有時候走到鄰居家裏,他也是很友好的坐一下。有時候,校園裏頭很空曠,他不知道,走到那裏去抽支煙,都引起過報警。他有時候出去轉了幾個彎他就不知道回來了。

余志堅不認為自己一家人照顧精神病人的喻東嶽是一個大負擔。在談及家人的感受時,余志堅透露妻子因為支持他的理念才一起生活,所以能理解他們。他妻子表示,只要自己還活著,就會一直視喻東嶽是一家人。

他說:談不上很大的負擔啊,她能夠和我結婚她對我的那個經歷都是很讚揚的。所以她是很能夠接受我們,她對喻東嶽也就看成自己的兄弟一樣的。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們就住在一起嘛。自力更生嘛,這個是必須的。喻東嶽他主要的幫助還是美國政府,每個月有700美元的生活費。物質方面我們追求是很低的,只要有吃有住就可以了。

作為當年被廣場指揮部交給警方並遭判重刑的當事人,喻東嶽清楚地表明,即便是27年後,回憶起那一幕還是很揪心。

他說:揪心啊,學生他們居然說那不是人民幹的,這不是學生幹的,我們一不是人民,二不是學生,那我們是什麼?就是他們認為我們可能是中共的什麼間諜,故意出來搞破壞。就是他們不希望有什麼事情發生。在那個時候,中共的軍隊都出來了,那個肯定是要殺人的,學生這一邊沒有什麼應對這方面的措施。

余志堅坦言,現在的他恨的是中共政權,並不恨當年將他們移交給中共的學生領袖們,他可以原諒。

他說:像王丹啊、封從德啊,他們在網路上面也有一個道歉。恨是談不上,我恨的是中共,假如,轉移到什麼學生頭上,那也太不夠意思了,所以,我可以原諒。但是,我要指出來一點的就是說,我一個正常人進去啊,我還是一個正常人出來了,而像喻東嶽,他現在簡直像一個植物人一樣,有時候我都覺得他好像生不如死的樣子,很難受。我希望當年的學生也好,其他人也好,能想到這一點。

在談及海內外要求中共當局平反6.4的呼聲,余志堅認為,這絕無可能。他強調,27年了,民運圈還有這種幻想存在。

他說:平反6.4,絕無可能。除非中共政權垮臺。6.4殺了多少人?很遺憾很多人對中共有幻想,總覺得中共換了一個誰呀就可能會改變。很多民運人士老幻想什麼戈巴契夫啊,或者蔣經國啊。中國不存在這種人。戈巴契夫也好,蔣經國也好,那個時候的蘇聯和臺灣,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是很多的,有那個基礎,才可能產生那樣的人。89年在幻想,到現在還在幻想,27年了。

作為有示範意義的標誌性人物,他在談及海外民運的狀況時,余志堅也棱角分明。他強調,希望大家團結起來做實事,不要說假話,不要爭當領袖,甚至試圖領導國內民運。

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都是湖南瀏陽人。1989年5月23日,3人在天安門洞兩側掛起由余志堅起草文字、喻東嶽書寫的“五千年專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的標語,並把裝滿顏料的雞蛋蛋殼往天安門廣場上的巨幅毛澤東畫像丟擲,導致毛像被污損,三人因此獲重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