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周年)六四问题争议 本土派:关乎“身分”

2016-06-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6月5日,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认为,出席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市民,是经过思考作出决定。(香港电台图片)
2016年6月5日,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认为,出席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市民,是经过思考作出决定。(香港电台图片)

六四烛光晚会结束,支联会与年轻一代对六四问题的争拗持续,有本土派认为关乎“身分”问题,支联会指市民参与烛光晚会是经过思考。(戴维森 报道)

本 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及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周日(5日)一起出席香港电台的《城市论坛》。黄台仰表示,11间大专院校联合举行六四论坛,是标志性的象 征,他指支联会一直站在中国人的身分争取民主,不少年轻人抗拒中国人的身分,他又否认以否定支联会来壮大自己。黄台仰更加与何俊仁争拗。

黄台仰说:否定支联会来壮大自己,并非我们刻意去否定支联会,是我们看见支联会当中有很多纲领其实是渗透著一些毒药在内,去荼毒香港的本土意识。我们
认为自己是香港人,但支联会在2013年时,以爱国爱民、香港精神作为他们的主题,为何我们一定要爱国、为何悼念六四一定要于爱国有关。2013年改了后,今年又推爱国民主大游行。

何俊仁说:很简单,我们的纲领很清楚,大家支持就来罢,若果大家不支持,就好像黄台仰般另起炉灶。问题不能说荼毒,市民很清楚的,眼晴是雪亮的,选择(参加晚会)是有自己经过思考。

何俊仁强调,反对支联会不要紧,但不要伤害参加的人。他在另一电台节目后表示,支联会不时检视可以用甚么方式来吸引市民参加。

何俊仁说:多年来一直在检视用甚么办法来使这个活动能够吸引最多人数的群众继续参加。我们当然知道来的群众年龄差距很大,大家可能亦有不同期望。希望能在活动中贯串庄重、严肃的一种态度来悼念死难者,及一种坚定的意志表达,就是表示我们不会对暴政屈服。

何俊仁又对有支持港独人士冲上烛光晚会舞台,感到遗憾。

支联会秘书李卓人表示,明白新生代年轻人的躁动,但应思考若诚意推动本土,为何不可容纳更多声音。

李卓人说:(年轻人)有股躁动存在,觉得为何香港好像现时前面道路不知如何走,可能令大家否定过去,令整个(民主)运动“碎片化”,对我们未来没好处。千万不要将一个大家同一目标,可以说是同路人,变成陌路人。   

另外,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周日出席一个研讨会时指出,中央与香港的关系正处于最困难时期,因为中央与港人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差异很大。他认为,无论中央与反对中央人士做的事,都是出于自保,从安全利益方向出发;他相信提出“港独”的人,只是藉此表达怨气。

刘兆佳说:很多人提出的,试图用极端的言论和行动来表达不满,逼使中央及特区政府关注他们的处境,及关注他们的怨气。真正说要采取行动推动香港独立,他们很多都相信不可能。

刘兆佳认为,日后政府在管治和民生上,无可避免要推动改革,纾缓社会矛盾,又认为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已经走了接近一半,估计各方面,包括中央政府很快就会将一国两制未来路向纳入议程。

出席同一研讨会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认为,现时中央与香港关系,两者的距离似乎是扩大了,这种关系对未来10年一国两制的发展非常重要,亦决定未来一国两制的前途,必须深思有关的矛盾。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