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脫北者”看中國政府的“賴賬”問題(視頻)

2014-09-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採訪結束後,趙真惠再次表示希望可以通過自由亞洲電臺讓更多的人知道朝鮮人的苦﹐從而幫助更多生活在中國的朝鮮難民和還未逃出朝鮮的難民。(粵語部李幼儀拍攝)
採訪結束後,趙真惠再次表示希望可以通過自由亞洲電臺讓更多的人知道朝鮮人的苦﹐從而幫助更多生活在中國的朝鮮難民和還未逃出朝鮮的難民。(粵語部李幼儀拍攝)
Photo: RFA

 

每年有大批朝鮮百姓因為人權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而逃入中國。目前生活在華盛頓的趙真惠姐妹和母親從1998年就開始了她們的10年逃亡生涯﹐但她們未有想到﹐當她們跨越國邊境的那一刻起﹐迎接她們的會是另一天的黑暗。(李幼儀和潘家晴報道)

趙真惠:(中國獄警)進來就說檢查,檢查我們有什麼東西,他(獄警)是男的,30多歲,他就過來查我們的身體。他就是隨便對女人。

16年過去了﹐當27歲的趙真惠再次講起在中國監獄的經歷時﹐還是難以控制住自己憤怒的情緒。

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的解體加上朝鮮內部自然災害的原因,朝鮮發生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飢荒。趙真惠的父親因為偷偷到中國給家人帶糧食﹐被朝鮮政府抓進集中營﹐後來餓死在被轉移的火車上。趙真惠的奶奶生前最希望自己的後輩能活著走出朝鮮﹐但也帶著這個遺憾離開人世。姐姐被賣去中國﹐最小的弟弟出生兩個月被餓死﹐二弟弟在逃亡中國的途中也失散了。原本共有五個兄弟姐妹的趙真惠﹐在2008年被營救到美國時只剩下了一個妹妹﹐加上母親。

趙真惠母女三人十年來共逃亡過四次﹐但都被中國警方抓獲﹐在被遣送回朝鮮之前﹐她們曾被關押在吉林省延邊邊防大隊監獄。趙真惠說在中國的監獄裡沒有性別的區分,獄警們根本不把朝鮮女性難民當做正常女人看待。

她說: 女人都會來月事,那些衛生用品都是需要用的,他們(中國監獄方面)根本不給。北朝鮮他們起碼給,給這些破衣服讓我們用。

女性“囚犯”只好用一些身邊僅有的布料解決問題。但是,一旦被獄警發現,她們就會被獄警打﹐打致吐血﹐甚至不能走路。

她說: 女人長的就是這個樣子,如果你們(獄警)不幫忙的話要我們怎麼辦?那個都可以,不幫忙都可以。我們實在沒辦法了,我們用了毯子,撕了毯子就用了。然後管教發現我們用那個的話,他說 ‘把那個給吃了’。把毯子給吃了,不吃就使勁打,打的臉就腫了,都吐血了,不能走路。

更加不人道的﹐監獄內即便是對待孕婦和老年人也不會絲毫留有情面。趙真惠講述了發生在監獄裡的另外一件事情﹐

她說:有一個孕婦懷孕5個月,她坐著很累,她就靠牆邊坐著。有一個老太太,她75歲,她被抓的時候要跑,有人推她一把,然後她的腰給壞了,所以她也坐不了,她進來之後總是躺著。我那時候生病了,不能起來,因為發燒。他(獄警)一進來,就拿著棍子使勁的打。把老太太打的半死,把她(孕婦)也給打了。她(孕婦)已經流血好幾天了,因為壓力(stress)很大,被抓的時候也摔倒過。她不敢吃東西,所以她快要掉胎了,但是獄警還是打。我就怕她會掉胎,因為她用了三年才有了這個孩子,但是就被抓了。我知道那個孩子對她很重要。所以我就爬著過去,抓住他(獄警)的腿說‘你別打她,她懷孕5個月,身體不好,老是出血,你再打她會掉胎。’‘管她呢,那又不是我的’,他(獄警)就這樣說。

脫北者趙真惠作為非營利性組織“朝鮮人在美國”(NKinUSA)的創始人和美國前總統喬治.布什合影。(粵語部李幼儀拍攝)
脫北者趙真惠作為非營利性組織“朝鮮人在美國”(NKinUSA)的創始人和美國前總統喬治.布什合影。(粵語部李幼儀拍攝) Photo: RFA

當趙真惠被關押在圖們邊防大隊監獄時﹐她趁監獄上級領導考察監獄時反映一些問題,包括飲食問題,希望監獄方面每個月有一天可以在做飯的時候放一點油進去,以便讓被關押的朝鮮人活下去。但是她的反映只換來了監獄方面更嚴酷的虐待。

2008年初﹐趙真惠和一些其他朝鮮難民在一位韓裔美籍牧師的幫助下﹐準備通過內蒙古進入蒙古國。因為蒙古承認朝鮮難民身份﹐在那裡他們會向警方自首﹐然後轉送第三國。不幸的是﹐逃亡再次失敗﹐趙真惠母女被關押在北京的監獄。當時正值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中國政府為了本身的國際形像﹐加上教會的幫助﹐美國政府和聯合國難民署的施壓﹐中國政府釋放趙真惠母女。在美國駐華使館的協助下﹐三人搭上了飛往西雅圖的航班。

現在的趙真惠最怕在餐桌上見到芹菜﹐特別是芹菜的葉子。她告訴記者她在中國監獄裡1年多的時間裡﹐監獄裡每天提供的伙食都是白水煮芹菜葉﹐加很多鹽﹐從來沒有變換過。

近年來,隨著美國政府幫助一些朝鮮難民來美,加之聯合國今年較早時舉行的朝鮮脫北者聽證會,很多海外政府組織不僅得知朝鮮政府是如此黑暗霸道,也間接了解到朝鮮脫北者在中國受到的非人待遇和中國監獄的暴力。

中國政府在對待朝鮮難民問題上態度一向強硬。聯合國朝鮮人權狀況調查委員會在今年2月發布的公告中提及去年曾向北京方面提出請求,試圖訪問中國與朝鮮接壤的一些地方了解情況,但受到中國政府的無視。去年11月7日,委員會再次向中國政府發出請求,但中國外交部門的回覆是“鑒於中國對具體國別任務的立場,特別是涉及朝鮮半島的問題上,不便向委員會發出邀請,”以慣用的“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借口為理由搪塞。中國政府拒絕朝鮮問題委員會的部分原因很有可能是不希望外部世界接觸到中國監獄不人道的一面,特別是對待外國籍被關押者如此慘無人道的實況。

聯合國於1951年生效的《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 中明白指出﹐難民的定義是指“無論有無國籍,具有正當理由而畏懼會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份或政治見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拘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不能或由於其畏懼,不願接受其本國保護的任何人。” 脫北者顯而易見的是屬於難民。而中國政府於1982年9月24日提交申請加入 承諾將會盡到保護難民的義務﹐但在22年的時間裡,中國政府在對待朝鮮難民的問題上卻一直在違反公約的宗旨。

在美國國會研究服務中心提交的《朝鮮在華難民的人權問題》中曾分析,朝鮮人與中國的朝鮮族人同源。中國政府怕幫助朝鮮難民的行為會成為日後在處理新疆、西藏問題上的軟肋。

但不管是中國在對待朝鮮難民問題上的躲避,還是對待宗教自由問題的專一,都在揭示中國政府喜歡“賴賬”的本性。對外因為好面子而給出的空口承諾,在具體的執行過程中卻蠻橫的不講道理。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中心在2007年曾向美國國會提交名為《朝鮮在華難民的人權問題》(North Korean Refugees in China and Human Rights Issues: International Response and U.S. Policy Options)的報告。報告中指出,約有60萬至200萬朝鮮人死於從未被朝鮮政府公開的飢荒當中。從90年代初的飢荒開始,大批朝鮮難民湧入中國東北地區,集中在吉林圖們和遼寧丹東兩地。朝鮮政府在人權問題上的黑暗和糧食的短缺讓脫北者們窮途末路,“脫北” 是他們唯一的選擇。中國是朝鮮難民離開朝鮮的唯一途徑。雖然朝鮮與韓國也有接壤,但朝鮮戰爭的遺留問題使得朝韓邊境稱為世界上最危險﹑也是最難跨越的地區之一。由於中國政府不承認朝鮮難民身份,朝鮮難民在進入中國後只能隱姓埋名的生活,一旦被公安部門抓住,將會受到嚴刑逼供等非人道待遇,並會被遣送回朝鮮。

韓聯社上週二(12日)的報道,11名朝鮮脫北者企圖前往老撾時在雲南省昆明市被中國邊防部隊抓獲。據悉,這11名女性脫北者將首先被移送至遼寧省的口岸城市丹東,隨後被遣返回朝鮮。據悉,目前約有3萬至5萬的朝鮮難民秘密地生活在中國東北地區,他們都未被提供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這筆帳,中國究竟還要拖到幾時?

您的評論 (2)
Share

重庆

这完全就是胡扯,坐牢,我已经是好几回了,而且不是一个地方,现在监狱根本不打人,吃得也好,楼主完全是在瞎鸡巴写

2019-07-11 02:06

路人甲

沈阳

内容纯扯淡,既然你说中国不好,你自己跑过来干啥,你可以跑去韩国啊。

2014-09-30 14:45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