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之窗:觥筹交错间的世银副行长林毅夫

大陆国宝级的人物,经济学家林毅夫去年夏天出任世界银行资深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师。在华府接任八个月之后,星期一(02/09)首次在华府公开露面。这日,正好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上任后第一次在晚间举行全国电视讲话,推销“奥巴马”政府的振兴经济方案。同日,林毅夫也要推销他的全球救市大计。他要向富国拿钱,在5年内拿2兆美元(即20000亿美元),用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即所谓的新马切尔计划。何山走近林毅夫,同这位杰出的华人谈过。

2009.02.11
lin-yifu305.jpg 2月10日,林毅夫在彼得森国济经济研究所。(RFA粤语部何山)
Photo: RFA

2008年的5月31日出任世界银行的资深副行长,整整八个多月,他在华府摸索,结交朋友,甚少露面。讲话也是对世银的内部员工。这个星期一,他在彼得森国济经济研究所首次公开露面。他说,因为这里有他经常切磋学问的老友,都是经济学家。这里是世界排名顶尖的华府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第一次的公开露面,林毅夫以英文发言。没有大陆官员到华府的作风,说完中文等人翻译。林毅夫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事后记者发现,国际的通讯社对这位世银的副行长,只有一两句的话的报道:“林毅夫呼吁新的马歇尔计划,反对全球保护主义。”看来,对这位世银资深副行长,看似有些不公平。

到华府一转眼就8个月过去了,西方传媒对林毅夫的新鲜感,窥探其神秘感的热情也慢慢冷却。但国宝级的人马,最受欢迎的来自国内的新华社、侨报、文汇报、凤凰卫视等追著的访问,本台记者也不例外。

林毅夫开腔要讲的,是他首度提出的新马歇尔计划。他说,“很可能造成全世界的经济萧条,要走出这个萧条,你需要有政府的积极财政政策,那要政治发挥作用,要用在解除瓶颈的基础设施项目。”
这个计划,是要求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借贷即20000亿美元,分5年执行,每年4000亿美元,用来帮助发展中国家。操刀分配运作的是林毅夫所在的世界银行。他说,因为钱到发展中国家,机会比较多。而富国,修桥铺路等基础建设已经饱和,经济复苏计划没有用在发展中国家大。他说:“同时,发展中国家参加全球的赤字计划,有不少的国家因为他的财政状况,没有办法参加,所以在这种状况,今天我提出的全球复苏计划,发达国家提出一部份的钱,借给发展中国家。用在发展中国家的瓶颈基础设施上。如果能这样做,短期能够创造需求,能世界走出危机。长期来讲,发展中国家的基础会更好,全世界的发展会更协调,更和谐。”

不过,可能是对象不同,对著中文的传媒,林毅夫这个5年20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振兴经济的新马歇尔计划突破不见了很多个零头。中文的版本比英文演讲的大为缩水,受访的短短五分钟,更加听不到林毅夫对著一桌桌的国际经济学家大声疾呼,支持美国在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可能是有求于人,大拿拿要20000亿美元,当然要礼下于人,承认美国的在全球经济的领导。但换了受众,访问画面,声音要传回国内,听到看到的是讲中文的国人,自然内外有所不同。

之前,记者曾问一位美国的前外交官,民主党政府现任的亚太事务的高级智囊,对林毅夫的讲话有甚么期望?而他是专程从对面街,被誉为当今最有影响力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走过来,要听听林毅夫讲甚么。这位外交官私底下对记者讲,“他是要来制造美国舆论的”,“如果触及到敏感的话题,如中国减少购买美国的债券,他会又点意外。”言下之意,林毅夫献给彼得森国济经济研究所的第一次,是有所指示的,并非无的放矢。之后,记者再问这位外交官,林毅夫在华府要20000亿美元,是否要建空中楼阁。这位外交官回答,“他不是经济学家”,打了个完场就离开了。此刻,美国本身的8000亿就市大计还没有通过国会参众两院的首肯。

林毅夫讲,“今天是我正式提出,私底下也跟不少的学者交换过,不少人觉得我有创新的意义。”记者于是问林毅夫,在场的都是华府的经济学者,你判断你的建议反应好吗?林毅夫则是用反问的方式,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你可以看场面,反应相当激烈。”

此外,在华府的有头有面的经济智库演讲,事前自然少不了一场饭局。林毅夫坐在主家席,被过100名的经济学者,研究员,外交官等包围。不过,这餐政治午宴残酷之处,是有多少人与你打个照面?同你SAY声Hello?这个数字,随时会为成位你人气的指标。

华府一年不到的时间,看来林毅夫还是人地生疏,这个数字自然10只手指都可以数得到。记者热情叫他一声“行长”,林毅夫面露喜悦的笑容。遇到老朋友,林毅夫离开主家席,亲自走前两步,来个热情的拥抱。在华府做世银的推销员不容易,因为他掂手的项目达1000亿,10000亿。

有嘉宾问他,大家都知道世银的帐目与丑闻,怎可以交托呢?林毅夫就四两白拨千斤,回应到,有你这样的监督,世银就可以放心啦。再有听众问到,这个2兆的全球复苏计划如何分配?林毅夫就轻轻带过,他回答:这是个计算性的问题。而当本台记者追到门口,问中国大陆是否要像台湾,发出消费券振兴经济,林毅夫再使出同样的技巧,回答到,这是技术层面的问题。

看来,这位世银副行长,不单只是万亿大计的推销员,更是见人讲人话,八面玲珑的太极高手。记者再问林毅夫,你这个全球复苏计划有与中国领导人谈过吗?他们怎样看?这位中南海的爱将则是这样回答,“还没有呀,我现在在世行工作。”回答短小精悍。但遇上了新华社,则是有问必答,“我想积极的财政政策就是必要的,要把这个钱用在消取瓶颈的地方,短期创造就业,创造需求。长期的话,可以给经济发展创造更好的基础,经济发展的更好。”

换上华府华文传媒中,华府资深的台湾中国时报专栏作家傅建中,面对这个投奔大陆的前政大高材生,问林毅夫如何看台湾的经济?这位世银的资深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师,同样内外有别。一句“没有留意”就转身走人。

不过,林毅夫给记者留下最深的印象,是他说自己是个世界人,无论是否在世银,他都优先关注落后国家的发展。而他一头陆军装的短发,与华府格格不入的发形,更好说明他八个月来,并没因当了世银的行长而发生改变。我是何山,这节华府之窗:“觥筹交错间的世银副行长林毅夫”就各一个段落,下次再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