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局擴大搜捕桂平流蘭村村民行動150多人被捕

廣西桂平市流蘭村村民抗議徵地遭暴力鎮壓後三日,公安開始擴大搜捕村民的範圍,估計至今超過一百五十人被捕。村內數百名學生仍罷課抗議,爭取當局釋放他們的親人。本台連日的跟進報道,迫使當地政府承認發生鎮壓事件。但大陸媒體只獲安排報道官方片面的講法,受害村民未被採訪,官方亦沒有公佈死傷人數,還指責村民散佈謠言。(張麗明報道)

2009.02.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LiulanVillage_injured305.jpg 流蘭村一名村民被公安打到頭破血流。(圖片由村民提供)
Photo: RFA

流蘭村村民梁先生向本台粵語組表示,政府周五繼續大規模搜捕村民,出動三十多輛麵包車、超過三百幾人入村,甚至到鄰村和鄰鎮帶走正在躲藏的流蘭村村民,估計至今被捕村民超過一百五十人。在搜捕過程中,很多村民的財物不見了。現在超過九成半村民已往外逃,原本住了五千多人的流蘭村,現在只剩下不足三百人。


梁先生說:整村五千多人口,現在找不到三百人。現在天天有幾十部車入去圍剿,好像當年日本侵華的場景,隔離村有搜查,隔離鎮也逐家逐戶查身份證。破門入屋,有幾家還有財物不見了。很多小孩沒人照顧。現在還有這樣的政府?真的很悲哀。

他說,在衝突中,最少有九名村民重傷,目前在醫院的深切治療部。醫院有大批公安人員把守,除了親屬外,其他村民都不能進入醫院探望傷者。在周二的衝突中,不少學生被打傷。他們都是罷課的學生,周二帶頭前往鎮政府抗議,但當地政府早已設防,從市和自治區調派大批公安人員和武警到場,用警棍毆打村民,村民則以石頭還擊。

他承認村民上月曾破壞警車和工程車,但因為政府企圖強行推倒村裡主要防提,村民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他說:因為我們是低窪地方,依靠防堤保護。但華潤建廠,必須移走我們的防堤。村民當然不能讓他這樣做。

梁先生說,村裡唯一的小學有八成學生自周二起罷課至今。很多學生的父母都已被捕,學生要求當局釋放他們的親人才復課。村民目前活在惶恐中,擔心隨時被捕,就算沒有被捕,也不知道何時才可回家,過正常生活。他說:小學原本有四、五百名學生,現在上課不足一百人。小孩的父母都不知去向,小孩怎辦?學校也停課了。 他又說,政府周四曾帶當地記者到村裡拍攝,但沒有採訪村民。村民曾多次向廣西和廣東的傳媒求助,但沒有記者願意報道。而在周二拍攝衝突情況的四名村民,兩人已被捕,另外兩人下落不明。他促請中央政府關注他們的情況,命令當地政府尊重村民的土地權,讓村民能早日回家。

獲政府安排入村採訪,但沒有訪問受害村民的廣西傳媒,周五首次刊登了流蘭村警民衝突的消息。報道內容則全以官方的言論為基礙,報道標題為“桂平主動公開一突發事件情況,有關人員稱以正視聽”。報道以“不愉快事件”來形容周二的衝突,表示事發起因是個別村民上月中阻攔修路,並燒毀了價值過百萬元的工程車,及砸壞了六輪汽車。公安局本周二凌晨入村傳喚其中十人,但村民企圖搶回被傳喚人,引發不愉快事件。

報道稱,,當局事發後已迅速採取措施,同時向媒體公開了相關情況。公安局至今刑事拘留了八名涉嫌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的村民,另外二十四名情節輕徵者經教育已經釋放。目前流蘭村生活秩序正常,社會秩序穩定。

報道又引述桂平市副市長張津輝表示,網路上流傳一些不符合事實的消息,此外,有人在村內擴散不實傳言,因此決定及時公佈消息,以正視聽。

大陸傳媒指從桂平當局提供的數分鐘錄影中,看見警方和相關人員手持盾牌等,在兩座橋上排成陣列,一隊村民拿著棍子走了過來。村民向警方投擲石塊,有警員輕微受傷。不過,本台記者從村民提供的錄像中則看見,手持盾牌的警員向村民跑過去。

本台記者周五多次致電桂平市政府和蒙墟鎮多個部門,但在周三能接通的電話在周五都接不通,其中一個屬於鎮指揮部的電話,對方更聲稱記者打錯電話。

流蘭村的徵地糾紛已持續大半年。本周二,過千名警察突然入村拘捕村民,引起村民不滿,集體到鎮政府抗議,與警員引發大規模衝突。村民稱,衝突至少造成廿人受傷送院,傳聞數人死亡。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