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追蹤(六):昂貴水費

為了解決香港的食水供應問題,60年代港英政府開始跟廣東省購買食水,廣東多個抽水站和水庫應運亞生,現時香港每年花約31億元購買東江水。有環保團體稱,河源政府為賣水給經濟較發達的地區,興建水庫的同時需大舉遷村移民,由於補貼不足,居民無法承擔昂貴的水費,情願飲用山水,不過水質並沒有保證。(文宇晴報道)

2011-07-21
Share

返回 哭泣的东江

東深供水工程,跨越廣東省東莞市和深圳市境內,引東江水南流至深圳市,是香港供水的大型調水工程。工程於1965年1月完成,3月1日開始向香港供水。自此開始,香港的食水主要來源就變成依賴廣東省的東江,現時香港每年購買東江水的費用約為31億元。除供港外,還灌溉沿線農田。

2006年初,河源市6名人大代表,向廣東省第十屆人大代表大會提交建議書,提及發展河源市的新豐江水庫,直接供水到東莞、深圳及香港等地區,充份利用河源市的水資源,同時也能促進河源經濟的發展。

香港民間團體“全球化監察”項目幹事吳思敏表示,河源市徐洞移民點,居住著約千多名來自不同受建水庫而影響的村民。隨著水庫的不斷擴建,村民賴以生存的農地被淹沒以致無法種植,移民點也沒有提拱農田供移民者繼續耕種。在政府沒有分配土地和輔助就業的情況下,這些移民同時也無法享有免費飲用東江水的權利。

吳思敏繼續補充,徐洞移民點的居民一直以來都不是直接飲用東江水,而是市內的另一個水源。直至2009年底,他們飲用的水源被工廠嚴重污染,政府才為他們接駁東江水。不過水費並不便宜,差不多是移民補貼的一半。不過沒有接駁飲用東江水的下林村,村民還需每天上山挑水作為飲用和灌溉,而且水質沒有保障。她說︰“當地政府不覺得飲用水是基本人權,在香港我們有一個限額的免費飲用水,但在當地的居民沒有這個政策,即使他們收入高低也需要付一樣的水費。”

吳思敏說,政府賣水對這些搬遷移民的村民來說,生活並沒有得到幫助,反而成為政策遺忘的一群。她說︰“我們去到東江水的源頭,即新豐江水庫的時候,發現河源市政府為了賣水給發達地區賺取收入,以及保障我們香港地區的經濟發展,其實是犧牲了一些人的生活。當政府要求他們移民的時候,但沒有相關的配套給他們,基於這方面,東江水是需要大家去珍惜。”

同時,東江水的污染及供水過剩的情況也一直極受粵港兩地關注。2004年,當抽水站密封管道落成一年後,香港有環保團體抽樣驗出水含有的大腸桿菌、重金屬等超標。不過當時的水務署卻重申﹐港人飲用的食水沒有問題,是十分安全的。

香港大學地理系副教授吳祖南接受本台查詢時表示,儘管了解到東江沿岸有不同程度的污染,因而抽水站的興建選址也會作審慎的考慮。而且東江水在輸送到香港前,會先注入水塘儲存,之後透過處理後才送往每家每戶, 以確保水質。他說︰“我們不在東江水污染嚴重的地區抽水,是在她的上游進行。將來我們要求高一些,或是水質會惡化,或許將來看看是否要再向上游遷移抽水站呢?因為抽水位很重要的,但現在以我們的要求,(水質)是合格的。”

本台向香港水務署查詢,有部分河段的污染情況,會否直接影響到香港方面的飲用問題。水務署高級工程師彭國勳以書面形式回覆,水務署對東江水水質一直有進行密切和嚴謹的監測,定期在木湖抽水站及不同濾水廠抽取東江水的水樣本,監測多個和污染有關的參數。根據水務署的恆常水質監測結果顯示,供港東江水的水質維持正常,各項目的含量均符合國家標準。

為了保障港人的飲用水安全,水務署亦已制定一系列的應變措施和緊急通報機制,以應付東江水水質變差的情況。水質事務諮詢委員會成員每年也會到東江流域進行考察,了解各項水污染防治措施的執行情況。

儘管港府有一系列的措施保障港人飲用的東江水,不過對於東江沿岸的居民來說,東江的污染對他們的生活又會帶來樣的改變?我們下集再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