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追蹤(三):禍延子孫

在當地政府的默許和縱容下,大量稀土礦遭人瘋狂開採,加上當地人對欠缺環保意識以致水土流失問題日益惡化。但亦有當地農民情願賺取較少的金錢亦不願開探稀土以免造成環境污染禍害子孫。(文宇晴報道)

2011-06-30
Share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近月大陸持續暴雨,全國14個省份均發生洪水及泥石流,多省洪澇災害嚴重,目前至少有1千萬以上居民受災,數以百計死亡或失蹤。同時,暴雨令大量農田及水塘損毀,災民急需逃離家園。

過去多年,廣東省河源市內因非法瘋狂開採稀土礦,導致水土流失嚴重,以致流向東江的長塘河河床增高,排洪不暢,引發水災、滑坡。最近幾年,當地每年都有人在夏天的山泥傾瀉中喪生。其中和平縣在去年6月發生特大水災,全縣17個鎮不同程度受災,受災人口達到9萬5千人,直接經濟損失達1億3千萬元人民幣。長塘鎮更是受災最嚴重的災區。

在長塘鎮就讀中學的小許對記者表示,去年水災帶來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目前正是6月的雨季,不過雨量不大,只有一次大雨把大街淹浸。她說,每當下雨時便非常擔心,害怕再次發生水災。

她說︰“有一次很大,差不多要浸街了。每年到那個時候都有一點害怕。反正一下雨我們就去看一下。反正一下大雨我們就有一點擔心,如果下雨太大,看河裡的水漲了多少,如果漲得快的話我們便搬東西。”

另一個重災區之一的龍坡村村民徐先生說,每當降大暴雨,低窪地區的水深可高達2米,相信是大量水土流失所致。他說︰“水土流失是有的,變不變都是沒辦法,水到了自己也沒有什麼辦法解決。水漲了就往山上跑,還有什麼措施?水漲得太快你躲也沒用。”

記者問︰“那深度呢?一般來說有多高呢?”
他回答︰“低的地方就有1米至2米。”

另一名龍坡村村民張先生也說,回想去年的水災,心仍有餘悸。他說︰“在家裡肯定要防範,要把東西搬好一點。去年的雨下得太大了,一下雨山坡全部滑下來了,山都塌下來了,像那個泥石流一樣。

水災背後其實是人禍。河源市和平縣長塘鎮稀土資源豐富,從90年代中期開始斷斷續續地開採。由於近年來稀土的價格暴漲,在豐厚利潤的誘惑和向上級交付政積的推動下,當地官員默許了私人私自開採。在2007年時,僅長塘鎮就有20多家稀土礦,大部分是非法經營。

瘋狂非法開採稀土礦的另一個原因,是當地市民的環保意識不強,往往在小惠小利的引誘下,變賣蒼翠的山林地。隨著稀土礦的不斷開採,農田已變成了荒漠,泥沙被雨水沖進河道裡,令當地原本有幾米深的河床,漸漸只剩下幾釐米。加上河流的排洪洩洪能力減弱,只要稍有降雨,河水就沖毀農田和道路。網上資料數據顯示,2007年4月強降雨量,長塘鎮就有5千多畝農田被沖毀。

在和平縣內開生態農莊的徐先生表示,去年有媒體揭露有人偷偷開採稀土礦,加上要召開亞運會,當地政府已勒令停工。儘管現在非法開採稀土礦已驟降,不過仍然有得到政府允許的繼續開採。

徐先生的生態農莊附近土地也含有稀土成份,他說,認識到開採稀土礦會為環境帶來不可挽救的破壞,加上擔心日後子孫的健康,他情願少賺一點錢,也不會把這些土地賣出去。

徐先生說︰“以前是有這方面的,現在好了點。我們周邊都是稀土礦,但是都不准他開採,主要是針對環境污染這方面。錢這方面來說,用了後下輩子我們的後代和子孫都會罵得你要死。”

稀土礦的氾濫開採,不但為當地民眾的生命財產帶來極大的危害,而且用於稀土生產的硫酸、草酸、硫胺、碳胺等化學物質流進東江河里,令東江水源造成一定的污染,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飲用東江水民眾的身體健康。

除了污染水源,原始的稀土開採還使土壤重金屬含量嚴重超過標準。廣東省政府去年曾經做過調查,認為珠三角土壤重金屬污染20年之內都無法復原。

下一集,我們再探討這個問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