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關注組織國慶日宣布關閉 業界指NGO已無生存空間

2019-10-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京大學社會學碩士、「木棉社工」的創始人童菲菲,多年來一直關注底層勞工的生存狀態,亦因此遭打壓。(知情人提供)
北京大學社會學碩士、「木棉社工」的創始人童菲菲,多年來一直關注底層勞工的生存狀態,亦因此遭打壓。(知情人提供)

廣東勞工非政府組織「木棉社工」創始人童菲菲4個月前無故被抓之後,該組織周二(10月1日)宣布啟動結束程序。當地勞工界人士指出,NGO已無生存空間,並且官方正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對NGO負責人實行嚴酷打壓。(黃小山/覃曉言 報道)

就在北京高調慶祝國慶70周年之際,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木棉社工」)在官方微信公號發布告別信,表示組織已啟動結束程序,本公眾號也不再更新。

同時,告別信中還貼出了一首詩,其中寫道︰我們選擇安靜的離開,所有的情緒,都將化作養分滲進土裡,請相信種子終會發芽,萬物生長,那些熱烈的花朵,會再次明亮城市的天空。

但在告別信中,「木棉社工」沒有披露4個多月前被抓的創始人、原北大社會學系碩士童菲菲的下落。該公號編輯也沒有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請求。

「木棉社工」的告別信引發了眾多民間志願者的傷感,短短幾小時後,曾閱讀該告別信的人士已近萬人,並被廣泛複製傳播。

據關注勞工運動的陳先生告訴本台記者,「木棉社工」無法運營下去,只好主動宣布關閉。選擇今天公布,也可以理解為一種委婉的抗議。他認為,今年5月被抓的幾個NGO(非政府組織)負責人,本身屬於一度依託於官方機構、非常溫和的改良派。

陳先生說︰你說是抗議也罷,怎麼說呢?反正是他們就是幹不下去了,沒法幹,那就主動關閉了算了唄。應該是沒人敢去做了吧。因為這個很微妙,你不知道哪根線是紅線,你像這些人她實際上替政府做事的,緩解一些勞資矛盾啦甚麼的,但是,做著做著她就不知道哪會兒她碰了哪根紅線。包括那個李大君啦甚麼的,到現在也沒他們的消息。

陳先生還指出,在今年5月被抓的「木棉社工」創始人童菲菲,以及北京的冷泉希望社區負責人李大君等人,都屬於在2015年官方打擊民間NGO行動下的倖存者,但在深圳佳士工運之後,官方擔心這些常接觸工人的慈善機構可能促使工人的覺醒,成為不安定因素。

陳先生說︰這次應該是跟廣東那事(佳士工運)有關嘛,5月份被抓的那個李大君,他們都是搞這個NGO的嘛。他就是它(佳士工運)的一種後續的反應嘛。實際上5月份被抓的那些人,據我了解,都是很溫和的。他們就是做一些改良的工作,有好多都是跟政府合作的。這說明,只要和工人結合,人家就是擔心唄。

曾為勞工提供法律服務的魏先生表示,NGO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魏先生說︰現在沒空間啦,幾乎沒空間啦。那個關注那個乙肝歧視、艾滋歧視、然後勞工歧視的那個組織,他們三個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把他給抓了,三個人有兩個人在長沙抓的,一個在深圳抓的。現在抓了應該有72天。

本台記者致電曾作為「木棉社工」的上級指導機構的廣東省婦聯,但該機構稱他們不知情。在問及童菲菲是否獲得釋放時,廣東省婦聯官員直接掛斷電話。

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由北大社會學碩士童菲菲於2013年4月在廣東省民政廳註冊成立,在廣州、深圳、中山與順德等地開展了社區發展與職校生服務專案,同時進行社會工作培訓和研究,以及針對公共議題的社會宣導等工作。其低調溫和的風格,一度獲官方的認可和協助。

但自去年深圳佳士勞工事件之後,官方以國家安全的名義,迅即鎮壓所有涉勞工關懷的民間NGO組織。今年5月,多家NGO的負責人包括童菲菲、梁自存、李大君、李長江被抓。7月,關注勞工歧視的NGO負責人程淵、工作人員劉永澤、吳有水被長沙國家安全局抓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