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審後兩年多不判不放 原北大馬院講師柴曉明煽顛案下周宣判

2022.11.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一審後兩年多不判不放 原北大馬院講師柴曉明煽顛案下周宣判 柴曉明(左)和陳洪濤(右)在一次聚會中。
知情人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紅色參考》編輯、原北大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柴曉明「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在一審開庭兩年後,南京中院終定於下周五(25日)作出宣判。柴曉明的律師表示,官方在審理中將案件與佳士工運切割,主要針對他曾在國外留學。柴曉明因關注佳士工運,在2019年初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監視居住,其後遭起訴,被關押國安看守所期間親友被禁探視,其健康每況愈下。

據柴曉明的朋友,毛派媒體人陳洪濤周四(17日)透露,柴曉明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於下周五由南京中級法院進行一審宣判,其時距離一審結束已長達2年零3個月,並且距柴曉明被關押已近4年,而該罪名的最高刑期也不過是5年。

陳洪濤說:他現在已經被整整關了3年零8個月了,開庭已經兩年多了,就是一直不宣判。他的父母都已經80歲了。包括他的律師啊,反覆的催問法院,很明顯,法院也做不了主嘛。然後今天,律師接到了法院的電話,本月的25號宣判。律師因為是在北京嘛,北京現在的疫情,那肯定就去不了。最早抓他的時候,是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的時候,改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陳洪濤對柴曉明的健康狀況表示擔心,指因為其被關在國安的看守所中,外界對他的實際狀態了解很少。

陳洪濤說:好像是江蘇省國安廳的看守所押的。這三年多將近四年當中,除了律師,誰也沒有見過他。他之所以辭掉北大的教職回到上海,就是因為他身體出了狀況,要做手術。然後呢,他有抑鬱症,到了那種需要吃藥的地步。幾個月前,律師最後一次看到他,律師給我轉述他的精神狀態很糟糕。

柴曉明的辯護律師郭海躍證實了該案一審即將宣判的消息,但他同時表示,因為疫情的因素,他沒有辦法前往南京旁聽宣判。

郭海躍律師:法院告訴我25號宣判,其它沒甚麼消息啊。是不是在法庭裡邊宣判,不確定啊。審理是公開的,2年以前疫情期間,沒有人能旁聽的。

雖然柴曉明是因為關注勞工維權陷獄,但郭海躍律師表示,這宗涉及「煽顛」罪名的案件,在審訊中被與佳士工運切割,反而是柴曉明的海外留學經歷,就成為審案重點。

郭海躍律師:沒多大關聯,他在國外留學過啊,有很多事情是跟在國外有關係的。有些方面我不方便跟你說這個事件,跟那個佳士(事件)沒多大關係。

本台記者專門就此向南京市中院求證,但未獲回應。

有毛派人士就認為,官方只是用這個辦法試圖避開佳士工運事件,避免引發國內外更大的關注。

工運重來官方意識形態宣傳陷入尷尬

2018年夏天,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份員工因爭取組織工會而遭公司解聘,有多人因為參與工潮被捕。

國內多所大學的馬克思學會的學生、和毛派人士紛紛加入聲援,形成佳士工運,這種沿襲自中共早期「發動工農」革命的手段,引起了官方的警惕,當局迅速採取鎮壓。

中大碩士畢業、並親自進入前線工廠發動工人的工運人士沈夢雨被帶走後,包括柴曉明在內的眾多毛派知識份子和活動人士也逐一遭到抓捕。但迄今為止,很多被捕人士的現狀依然不明。

原南方周末評論員笑蜀當時即指出,官方力推以馬克思主義佔領校園,並將其解讀為和西方普世價值爭奪陣地,但直接的後果是,學生們失去了接觸普世價值的機會,但卻會從這種意識形態宣傳中學到,並效仿他們的暴力革命。

而在2018年7月深圳佳士工運之前的2個月,包括毛派人士在內的中國左翼人士,亦先後發起了針對地產業的全國塔吊工人5.1國際勞動節罷工,以及隨後的大貨車罷運,但官方作出強力封鎖和迅速打壓。

記者:黃小山/程文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