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衛生部前官員痛批包庇「艾滋血禍」罪首

2019-11-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衛生部前官員陳秉中探望上訪獲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屬。(陳秉中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衛生部前官員陳秉中探望上訪獲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屬。(陳秉中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世界艾滋病日」(12月1日)即將到來之際,87歲的中國衛生部前高官陳秉中再發文,悼念首位舉報河南血禍的醫生王淑平,繼而痛批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代中共最高領導人,包庇「艾滋疫情」罪首李長春和李克強。陳秉中表示將無懼生死為王淑平洗冤,及為被打壓掙扎在生死線上的感染者發聲。(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中國衛生部前高官、原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周五(11日29日)發文,深切悼念首位揭露河南艾滋血禍、遭當局打壓後流亡美國,但於今年9月不幸猝逝的醫生王淑平;同時他再怒批阻撓查處河南「血漿經濟」罪魁禍首李長春、李克強等人的三代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

文章開篇引述本台早前關於王淑平客死他鄉的報道,指出揭露真相的王淑平和高耀潔等良知人士受到打壓被迫流亡。中共當局從未解決艾滋病問題,而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與之對應的是,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河南血禍」,由於中共三任黨總書記百般阻撓,20多年從未查處,主要責任人、曾在河南當省委書記的李長春、李克強官運亨通,與首位舉報者王淑平際遇形成鮮明對比,更凸顯這場人類前所未有災難的「人禍」屬性。

回溯這場人禍,在時任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的領導下,數百萬河南農民加入「賣血大軍」,血站為獲取高額回報,沒有為賣血者進行艾滋病毒檢測,嚴重的交叉感染導致艾滋病泛濫成災。

當時在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職的陳秉中,為探究河南省艾滋病大爆發的原因,自費到逾30個重災區進行調查,據調查數據,至少導致30萬至50萬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10萬感染者死亡。

官方面對這場災禍不斷掩飾真相,首位發現並向官方舉報艾滋疫情的王淑平、「中國民間防艾第一人」高耀潔、河南社會學者劉倩,以及艾滋病上訪者皆遭當局打壓。

陳秉中接受本台採訪時認為,如果中共當局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潔的舉報,就可以將處於萌芽狀態的艾滋病疫情控制住。

陳秉中說:第一我要悼念王淑平,她是英雄是功臣,如果聽取她的舉報,災難就不會發生了。可是中國當局卻打壓舉報者,由於它們沒有接受王淑平的舉報,而任艾滋病泛濫成災,有三、五十萬人感染艾滋病毒,至少10萬人死亡。

陳秉中此番無懼生死再劍指三位中共最高領導人不但未問責李長春和李克強,反而讓他們步步高升,這是一種直接的包庇行為。

陳秉中說:當局一方面打擊舉報者,一方面對罪魁禍首一個勁的提拔。我把它揭露出來,可以說古往今來沒有。應該痛批那三位領導人: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當然我這也是冒著打擊風險,但我就不怕了,我87歲了,我應該為受害者王淑平伸冤,也替上訪的受害者說話,這是也我的責任。

早年間幫助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維權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也就此接受本台採訪,他表示中共當局肯定又將在「世界艾滋病日」作秀。但他表示,陳秉中揭示的才是真相,中國政府從一貫作法是,拖死河南血禍中的艾滋病感染者,從而帶走這段不堪的歷史。

胡佳說:我切身感受到李克強執政時期,對艾滋病的封鎖和打壓,那時候官員的意思是說,等艾滋病人都死光了,艾滋病問題就解決了。每一年的艾滋病日,李克強走一場風光大秀,如果你以為艾滋病的疫情不再成為國家機密,艾滋病的問題解決了,那你真的是被共產黨的宣傳蒙蔽了,不管上邊的調門唱得多高,其實艾滋病人一直活在嚴冬裡。

本台記者聯絡了數名艾滋病感染者或家屬,他們在艾滋病前夕被當局嚴禁接受外媒採訪。

現年87歲的陳秉中十多年間持續不斷舉報中共高層李長春和李克強,要求中共當局罷免李克強總理之職。據不完全統計,陳秉中4次致信胡錦濤;習近平上任後,他9次致信習近平,要求停止對艾滋疫情舉報者的打壓,保護王淑平和高耀潔等人,但這些信都石沉大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