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外長拒見維吾爾代表團 集中營倖存者:不要對種族滅絕視而不見

2022.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澳大利亞外長拒見維吾爾代表團 集中營倖存者:不要對種族滅絕視而不見 世維會主席多裡坤(右二)及新疆集中營倖存者奧馬爾·貝卡利 (左一 ) 等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與澳大利亞反對黨領袖彼得·達頓(Peter Dutton)會面。
世維會提供

一個維吾爾人權活動家和新疆集中營倖存者組成的代表團,正在訪問澳大利亞並敦促澳方對中共當局和官員實施制裁。15名國會議員與他們會面並聆聽新疆集中營倖存者的講述,但澳大利亞外長拒絕了該代表團的會見請求。集中營倖存者發聲:不要對中共種族滅絕行徑視而不見。

上周二(15日),在巴厘島舉行的G20峰會期間,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澳大利亞商界隨後慶祝了澳中關係「重置」。

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與習近平在G20期間會面,阿爾巴尼斯稱兩國關係向前邁進了一步。(阿爾巴尼斯官方推特圖片)
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與習近平在G20期間會面,阿爾巴尼斯稱兩國關係向前邁進了一步。(阿爾巴尼斯官方推特圖片)

在此背景下,「世維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等多位人權活動家、兩位新疆集中營的親歷者奧馬爾·貝卡利(Omar Bekali)和卡爾比努爾(Kalbinur Sidik)訪問澳大利亞,敦促澳大利亞政府適用《馬格尼茨基法案》,對在新疆進行反人類罪行的中國政府和中共官員進行制裁。

周三(23日),訪問團會見了澳大利亞反對黨領袖彼得·達頓(Peter Dutton)、影子外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澳大利亞議會情報與安全委員會負責人、工黨議員哈利勒(Peter Khalil)等15位國會議員。

但據《澳大利亞晨鋒報》等媒體透露,該國外交部長黃英賢拒絕了維吾爾人權代表團的會面請求。代表團成員認為,澳大利亞政府在與北京對抗中共針對維吾爾人種族滅絕的人權惡行時過於小心試探。

「世維會」主席多里坤在演講中讚揚了澳大利亞在聯合國投票中支持維吾爾,但他認為澳大利亞政府在這個問題上一直過於謹慎,比如,該國沒有認定維吾爾人是種族滅絕的受害者,遠遠落後於美國、英國、加拿大等國家。

多里坤呼籲澳大利亞政府應該更加積極並採取具體行動、像捍衛世界各地其他人的權利一樣,繼續捍衛新疆人權。他也希望澳大利亞能效仿其他國家,制裁中共當局並禁止進口新疆強迫勞動產品。

澳大利亞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拒絕了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和新疆集中營倖存者的會面請求。(黃英賢臉書圖片)
澳大利亞外長黃英賢(Penny Wong)拒絕了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和新疆集中營倖存者的會面請求。(黃英賢臉書圖片)

多里坤強調,儘管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但與這樣一個國家恢復「正常商貿」是不可能的,金錢不應該比人的生命更重要。

新疆教育營的倖存者很少公開發言,因為他們或他們的家人可能成為報復目標。曾在2017年被關入新疆集中營7個月的奧馬爾·貝卡利是其中的勇敢發聲者,他認為,澳大利亞人有必要聽聽新疆集中營的故事,包括最惡劣的酷刑、強制洗腦、維吾爾女性被強制絕育等。

奧馬爾擔憂,多年緊張的澳中關係後,隨著澳大利亞政府試圖改善與中國的關係,維吾爾人的困境不再是阿爾巴尼斯政府的關注議程。他表示如果各國將自身利益放在首位,對種族滅絕視而不見的話,是一個真正的危險。

另一位新疆集中營的親歷者卡爾比努爾·西迪克,曾被強迫在新疆集中營教授普通話。她講述了集中營中的悲慘故事,包括被拘禁者被酷刑、餵食不明藥物,餓飯、女性遭到性侵甚至輪姦、被強制絕育等。而她本人也於2019年5月被強制絕育。

她表示,來到澳大利亞是因為想揭露中共政權的暴行和種族滅絕的真相,並為無聲的人發聲,希望澳大利亞政府幫助和拯救維吾爾人。

澳大利亞維吾爾族婦女協會(AUTWA)主席拉米拉·查尼謝夫(Ramila Chanisheff )對黃英賢沒有當面聆聽集中營親歷者的故事感到失望。她表示:不能為了交易而出賣人類。

生活在美國的維吾爾學者、「世維會」副主席伊利夏提向本台表示,有澳大利亞籍維吾爾人的親人現在還被關押在集中營,澳大利亞政府應該傾聽集中營倖存者的講述,但是澳外長的拒絕舉動,顯示澳政府重彈綏靖老調。

伊利夏提說:澳大利亞到現在為止,還有幾個公民的妻子、兒女都一直被中國政府羈押著,那麼這樣的情況下,澳大利亞應該傾聽集中營倖存者的傾訴,更應該堅定的站出來支持維吾爾人,譴責中共暴政!但是澳大利亞外長拒絕會見維吾爾人,只能說明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壓力、特別是對中國的滲透妥協、退讓、綏靖、害怕。把自己的人權價值和國家利益都犧牲掉。

伊利夏提也表示,澳大利亞退讓的結果會讓中共當局更加肆無忌憚。

伊利夏提說:綏靖的結果必然是中共得寸進尺,澳大利亞失去它自己的尊嚴,也不能保護它公民的權利,讓中共在澳大利亞肆意妄為,更遑論倡導維吾爾人權。只有強硬的時候,中共才會往回退。

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馮崇義也在接受本台採訪時分析道,在此前的G20會議期間,澳總理阿爾巴尼斯就曾做出「不太可能支持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的暗示性表態,雖然澳外交部隨後表態挺台立場不變,但還是令外界相當錯愕;加上本次澳外長拒見維吾爾人權活動人士,顯示工黨政府為了經濟利益,試圖向北京跪低。

馮崇義說:我想不到黃英賢會不見維吾爾人,至少說,你做個禮節,應該見下面,如果不做這事,就相當於把經濟上的短期利益放在人權、放在澳大利亞的核心價值之上。工黨這邊是想改善跟中國關係,讓中共解禁經濟制裁。中共經濟制裁錯不在澳大利亞一方,中共不做任何讓步,工黨你再做reset, 那就說明你是低頭去跪舔中國,這時候想做這種魔鬼交易,很惡劣 !

馮崇義也批評澳大利亞政府儘管通過了《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但形同擺設,未對犯人權惡行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

馮崇義說:澳大利亞通過了Magnitsky Act,它本身的內容就是要懲罰侵犯人類罪的官員、違反人權的負責官員,這個工具是很好用的,但是它不實施,沒有公佈它要制裁任何一個中國官員。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馬立克 網編:蘇旋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