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億債務違約 華夏幸福從PPP標杆變爛尾工程

2021-06-14
Share
635億債務違約 華夏幸福從PPP標杆變爛尾工程 去年11月底,華夏幸福在資金鏈危機全面爆發之際,依然耗資聘請黨校老師進行政治秀。
華夏幸福官網

中國A股上市房產企業華夏幸福超過635億債務違約及年內可能達2000億到期債務需要兌付,導致危機持續升級。業內形容華夏幸福的現象,不但意味6年前中國政府實施的P3模式破產,同時也反映在疫情之下,中國經濟惡化程度遠超官方預期。(黃小山/程文報道)

華夏幸福日前發出通報,承認旗下公司涉銀行貸款、信託貸款等多項到期債務違約。通報稱,截至上周六(12日),因流動性緊張、累計違約債務本息635.72億元。

2021年6月12日,華夏幸福發布了最新的債務違約通報。 (華夏幸福公開發布)
2021年6月12日,華夏幸福發布了最新的債務違約通報。 (華夏幸福公開發布)

至此,這個曾被國務院辦公廳視為創造性典型經驗、由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政府與華夏幸福聯手打造的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標杆,幢幜終於破滅。

業內人士張璐稱,2015年,官方力推所謂PPP模式。但這些官民合作的產業園,因高昂投資成本及經濟下滑,最終壓垮了這個龍頭房企。

張璐說:政府給他地了,他去建了,建完以後,他來運營,不管他賣也好租也好,他運營完以後他把錢就跟政府分成。當然錢肯定是銀行貸出來的,建完以後,沒有企業來入駐,肯定運營不起啊,錢就不能還給銀行啊。他本來賭的就是當地的經濟能不能跟上啊。比如說我們現在搞了很多開發區,有些就沒有企業來入駐,沒有人來入駐那開發區就是賠本嘛。但是,賠的就是政府的錢嘛,個人你就賠不起嘛。像他這種模式本來風險就很高啊。

貴州民族大學原教授曹振華則指出,政府控制了土地、貸款和房價,因此,和權力有高度關聯的大型房企很容易賺錢。但現在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經濟大氣候,都導致這種地產暴利時代已經結束,這就意味著這些大型房企的民間資本,將成為最後的損失者。

曹教授說:中國的那些房地產大公司啊,全部都是有政府背景的。它其實就是用政府的融資,加上私人的投資,在政府控制土地、控制房價的情況下,發達起來的。現在把那個土地出讓金由中央政府支配,中央政府要拿大頭嘛,地方政府要穩房價的動力也就少了。既然控制不了,政府就要把這個包袱,踢給公司啊。

總部設在北京的華夏幸福,總資產超4500億,主要和當地政府合作進行產業園開發,據股權分布顯示,中國平安保險從2018年開始,成了華夏幸福最大的股東之一。其持股比例,僅比華夏幸福控股少約1個百分點。當年,央企背景的平安保險以超過23元的價格入股,但經過長達1年的股價跌勢,到今天只5塊出頭,平安保險接盤引發的猜想和爭議仍在繼續。曾有人質疑,華夏幸福高層利用金蟬脫殼,留下一地雞毛給國企。

房產業高管王女士向本台指出,有政府背景的上市公司包括平安保險和華夏幸福,外界對其財務情況知之甚少,原因人人心知肚明,但不能公開說。

王女士說:啊,中國平安前段時間不是有點問題嘛,他們那些資金啊甚麼的,都不好說。不要相信甚麼上市公司,中國的那個就是上市公司的話,三年一變。現在懸得很。特別是中國的這個上市公司裡,可能三年以後,它就沒了。我告訴你,現在的PPP就是,說起來好像是有政府背景嘛,最終都失敗了。政府的東西,哎呀,都知道。這個東西不好講。

華夏幸福股價近日因受企業不穩傳言的影響而持續下跌。而早於半年前,廊坊市政府已全面介入維穩。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華夏幸福基業股份公司總部和南方總部,但該公司多部公開電話都無法接通。廊坊市政府也沒有回應本台採訪請求。

2015年初,中國政府為了緩解財政支出壓力,發起了一場PPP運動,鼓吹民間資本參與政府專案的實施運作,並催生了一大批所謂的3P明星企業,但幾年後,這些項目幾乎都以爛尾結束。而華夏幸福,則成為這場爛尾政績的標誌企業之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