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律師胡耀輝遭警暴 警察毆打鎖手銬強迫下跪

2019-11-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4日,廣州律師胡耀輝被警方毆打後,頸上仍留有傷痕。(胡耀輝提供)
2019年11月4日,廣州律師胡耀輝被警方毆打後,頸上仍留有傷痕。(胡耀輝提供)

廣州律師胡耀輝因拒絕輔警檢查身份證,被帶到派出所。在警車上被警察毆打、鎖上手銬及要求下跪等。抵達派出所後再遭強行搜身及一度要求驗尿。胡耀輝已向當局投訴,但都沒有結果,反而因事件感到壓力。(黃樂濤 報道)

胡耀輝周一(4日)早上被帶到派出所後,同日傍晚被釋放,其後他就拘捕期間遭受不人道對待一事向有關部門投訴,但至今仍未有結果。他周三(6日)對本台表示,雖然事情現已告一段落,但仍擔心當局向他施壓,所以現時不想再接受採訪。

胡耀輝說︰我們當時就已經向公安機關督查部門投訴過,目前還沒有答覆,還沒有結果。根據現在的這個情況,包括可能司法局和律協都已經介入,公安機關也在處理這個過程當中,所以說我暫且先不接受你這邊的這個採訪,但是我之前發相關的信息,我可以發給你,因為那個是我已經公布的相關信息。

根據胡耀輝向本台提供的資料及圖片顯示,他頸部有多處瘀傷,而手部亦有被手銬鎖上的痕跡。事源於周一上午9時多,胡耀輝在廣州天河東圃客運站打算坐車出行期間,突然被輔警截查,要求他出示身份證,但遭到他拒絕。因為胡耀輝認為輔警並沒有權檢查民眾的身份證。後來,警察到場,他才向警察出示身份證。但警察卻指其不配合輔警執法,於是將他押上警車,並戴上手銬,他早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車上被警察以暴力對待,令他身體多處受傷。

胡耀輝說︰絕對在車上對我實施了毆打,不然的話我頭部不會受傷,而且從今天(4日)早上我拍了這個照片來說,血跡已經凝固起來,非常明顯,在車上要求我跪下來,就是輔警明確的態度表示,當然我沒有同意,就是民警上升到一個濫用職權的行為,不光是執法不規範的行為。

他指,自己被帶到派出所後,與吸毒人員一同關押,期間有警員以在其座位旁邊撿到一小袋白色粉末為由,要求按照派出所的程序進行檢查搜身,並做尿檢等個人生物信息採集,但遭到胡耀輝拒絕。後來,警方知道他是律師後,表示希望進行和解,並且作出道歉。同日在下午大約5五時多,警方將他帶回客運站,只賠償了 33 元車費損失,至今仍沒有收到警方任何回覆。他一度將事件上載至微信朋友圈,但很快遭到屏蔽。

本台致電扣押胡耀輝的黃村派出所希望了解情況,但當值警察得知有記者來電,就立即拒絕採訪,匆匆掛線。

當值警察說︰我這個是報警電話,不接待記者,對不起,你去有關部門了解,好嗎?

關注事件的律師常瑋平對本台表示,胡耀輝除了向督查部門投訴外,亦可以到其他政府部門投訴,對有關人員作出懲處,還自己一個公道。

常瑋平說︰他可以向警務督查部門去投訴,不理呢我覺得他可以去起訴他們(警方)不作為,這個是很明顯的不作為,他認為這個行政機關不作為,也可以去法院告它(行政機關)不作為,去起訴輔警對他有人身傷害的行為。

常瑋平表示,其實當局應該監管好警察等有關人員的行為,設立有效的投訴機制,這樣才可以避免他們做出打壓民眾的行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