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戒备森严 访民申诉难越雷池

2015-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9月3日,有访民在距离天安门阅兵现场1公里的地方高叫口号,后被带走。(天网义工)
2015年9月3日,有访民在距离天安门阅兵现场1公里的地方高叫口号,后被带走。(天网义工)

为了确保阅兵能顺利进行,北京和各省市地区配合维稳,大批遣返原居住地的访民被加强监控。不过有访民悄悄回到北京,并成功混在人群中一同观看阅兵。(文宇晴 报道)

维权网站“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报道,一名访民在阅兵举行前1个多小时,在距离天安门一公里的地方,高喊“司法腐败”等口号,立即被几名警察带走。

由于戒备深严,未被抓捕的访民也未敢轻举妄动。

其中被截遣返的上海访民尹慧敏,周三晚又悄悄返回北京,并逃过追踪来到阅兵仪式举行的其中一个路段。

尹慧敏对本台表示,即使店铺全都关门停业,但阅兵现场是人山人海,有很多警察在场维持秩序。无法到天安门观看阅兵,大批民众只能在外围寻找有利的位置,等待方队的经过。

尹慧敏说:到了北京车站看到很多店都关门,包括超市和邮局,全部都关门的,然后在门上贴了停业通知。包括经过天安门和周边的车站全部是停运。(阅兵结束后)恢复也没有全部恢复,包括现在有好多车辆都不允许经过天安门。
记者问:你经过的时候有看到很多警察在巡逻?或是保安也特别深严?
尹慧敏回答:有,今天是特别的严,警察也有很多。看到最多的是在北京站的警察,还是在平安里,就是中纪委大楼附近。我也在平安里附近看见坦克的方队经过,警察是不得了的,很多很多的,全部戒严。

尹慧敏又说,相信是当局的堵截行动,现场未见有很多的访民聚集,因而在场的警察也放松了戒备,态度友善,没有进行抓捕。

尹慧敏说:今天还是到处比较自由的,民众要拍相片,或是通过保安或警察上前拍,他们也没有什么反应。据我观察,访民基本上都被控制了,也就是说该接回原藉的都接回了,稳控了。还有的是给他们一点稳定费,叫他们不要上访。就是在北京看不到多少访民。

为了这次阅兵仪式,北京当局实行了交通管制,三环以内几乎是“空城”。有北京网友传给记者相片,表示她居住的小区在二环范围,一带的路上从早上开始,除当局的车辆外,就没有其他车辆行驶。而且一直受雾霾天气影响的北京,也难得看到蓝天。

就在民众以各种方式庆祝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同时,北京艺术家华涌,却因为在北京多处地方做了一个德国纳粹党领袖希特勒的手势,并把相片放到网上,周三被强行带走并遣返回辽宁省营口市的老家,当晚获释。

华涌说:9月1日籨老家到了北京,从车站一直到地铁,一直到画家村,我拍了手上扬的相片,发到我的微信上。他们(警察)问过我是什么意思,后来他们说你不能再在北京待著,就把我送走了。就是六四我不能在北京过的,还有一些节假日。这次我感觉特别严重,特别紧张的。
记者问:其实他们有没有作出警告,要求以后不准再回北京?
华涌回答:我可以回北京,例如是过完今天后,我再回去他们就不管我了。

华涌于2012年在北京天安门以行为艺术纪念六四,而被处劳教1年零3个月。获释后,到云南香格里拉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过著隐居生活。不时会回北京的工作室,从事艺术方面的创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