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作者實名規管 恐進一步打擊創作自由

2020-06-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大陸進一步收緊對網絡的監控,獨立中文筆會秘書長張裕(小圖)估計新規定下,網絡文章作者仍可用筆名,但上載文章時必須實名登記。(路透社資料圖片、獨立中文筆會網頁圖片)
中國大陸進一步收緊對網絡的監控,獨立中文筆會秘書長張裕(小圖)估計新規定下,網絡文章作者仍可用筆名,但上載文章時必須實名登記。(路透社資料圖片、獨立中文筆會網頁圖片)

中國大陸進一步收緊對網絡的監控,今次更把目標指向網絡文學創作,除了要求加強出版管理,建立內容審核機制,就連作者以後也要受到實名制規管。(高鋒 報道)

近年網絡文學在中國蓬勃發展,勢頭超越實體出版,引起官方重視。

國家新聞出版署近日印發「通知」,要求「規範網絡文學行業秩序」,「加強網絡文學出版管理」。

獨立中文筆會秘書長張裕認為,當局對網絡文學提出新的要求有兩個因素。

張裕說:事實上網上流行的一個是色情的東西,比較容易賺錢。另一個是揭露官場腐敗的也比較流行,也容易賺錢。色情的東西會少了。揭露官員腐敗的東西可能會更留心一點。

他說,在中國,網絡文學作者通常是以影射手法揭露社會黑暗面。

張裕說:就是小說的性質,沒有用真名,但是他把它聯繫到某個人。在內蒙古的(一篇網絡文章),揭露一些地方官員甚至某些公司腐敗方面的原因,他們用的基本都是網絡文學,有的就是以小說形式發表的。

為了避免犯禁,這類故事的主人翁通常採用虛構的名字,作者一般都不會用真實姓名,張裕估計,新規定下, 作者依然可以用筆名,但上載文章時必須實名登記。

張裕說:實際上打擊了這些人創作的積極性,害怕犯規。從文學創作的角度這肯定是不利的,要不然為甚麼很多人願意用筆名而不願意用實名呢?動不動它就可以給你扣個帽子,說低俗、黃色。

香港《開放》雜誌前執行編輯蔡詠梅表示,現政權深知網絡文章的影響力,對作者實行實名注冊是出於有備無患的心態。

蔡詠梅說:近期武漢肺炎作家方方寫了日記形式的散文,但是廣泛流傳,它(中共)就認為對它的政權形成了威脅。如果有個網絡作家寫了批判性很強,反映現實社會的(文章),他甚至不用採用現實,可以採用虛構(背景),只要構成強烈寓意和諷刺,都有可能對它造成衝擊,所以它採用這個手段,實際上是預防手段,是控制手段。

當局在通知中提到,網路文學出版單位要建立「健全網路文學內容 審核機制」,「強化內容把關職責」,確保「內容導向正確」、「格調健康向上」。

文中還說,為了嚴格規範登載發布行為,會實行網路文學創作者實名注冊制度 ,對創作者登載發布行為提出明確要求,即「正確引導」用戶閱讀。

根據中國社科院近期發表的報告,中國的網絡文學用戶超過4億5千萬,網絡文學創作者人數高達1755萬。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