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辦「慈善團體」五億斂財醜聞後續︰退還一百萬其他問題拒絕回應

2020-01-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慈心堂院長劉陸生的行醫資質成疑,但他依然能從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獲得近千萬元的慈善款,用於所謂的治療包括紅斑狼瘡等在內的疾病。(慈心堂發布 / 拍攝時間不詳)
慈心堂院長劉陸生的行醫資質成疑,但他依然能從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獲得近千萬元的慈善款,用於所謂的治療包括紅斑狼瘡等在內的疾病。(慈心堂發布 / 拍攝時間不詳)

深陷騙捐醜聞的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以下簡稱兒慈會)周一(20日)通報,將按中國民政部的整改指令退還捐給吳花燕的100多萬(人民幣,下同)。但對民間激烈批評的懷疑騙捐,和懷疑濫用捐款問題,則一概不予回應。有知情人認為,中國民政部官員和兒慈會高層根本就是一丘之貉。(黃小山/程文 報道)

兒慈會周一(20日)公報,據民政部要求整改的指令,對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對貴州重病女大學生吳花燕的救助過程進行調查,認為吳花燕超過了18歲,因此該項目違規。該會結論是,把吳花燕的全部捐款退還。

民眾質疑,兒慈會及其負責人王昱涉及騙捐、扣留捐款、以及長期用類似套路騙取巨額捐款。但兒慈會並無回應有關指控。

有民眾批評,兒慈會避重就輕,完全無視問題,試圖逃避責任。

作家陳嵐其後在微博轉發了該通知,並評論稱,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無恥的機構。

為此,本台記者就此致電舉報人鄭鶴紅,她表示,兒慈會這個做法,基本等於完全不搭理民間回應,即便是這樣的結果,也是他們持續舉報一年半以來,唯一一次有了正式的回應。

鄭鶴紅說︰壁虎的斷尾求生,其實沒有斷尾,就斷了一個小指甲。你想想,跟4.9億(「9958」募得捐款總額)相比,這100萬連利息都算不上。不過對我們來說,這已經是一個歷史性的突破了。之前,無論是多少的壓力,他們一毛錢都不會退。涉嫌洗錢、涉嫌私分捐款、職務侵佔,民政為甚麼不去多部門的這樣聯合調查?他們可以聯合公安、警偵來調查,他們沒有做,他們為甚麼不?

鄭鶴紅還指出,兒慈會「9958」的負責人王昱與一些醫療技術堪憂的民間診所合作,將巨額的善款撥付給這些民間診所,讓他們對重症患者進行所謂的救助,這樣的做法本身就是犯罪。

兒慈會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援助中心」負責人王昱平時在社交媒體曬自己的奢侈品。(王昱自媒體圖片 / 2016年)
兒慈會旗下的「9958兒童緊急援助中心」負責人王昱平時在社交媒體曬自己的奢侈品。(王昱自媒體圖片 / 2016年)

王昱動用慈善機構的巨額捐款與民營醫院合作,背後可能存在巨額的利益輸送。比如,被王昱列為定點醫院的揚州慈心堂醫院,至今沒有查到其院長劉陸生的醫師執業資格。

此外,王昱與重慶一家民營醫院合作,該醫院每月收取患者的床位費高達9000元。而北京以醫療技術著名的三甲醫院每天的床位費才30元。

但即便是如此惡劣的行為,迄今為止沒有任何機構出面對其進行調查問責。

而原中國紅十字會大病救助項目的高管任瑞紅稱,兒慈會哪怕是為了保住自己,也不會真正的調查9958和王昱的連環騙捐、以及濫用善款的行為。並且以前的多次舉報,事實上都不了了之。

任瑞紅說︰它只能說它違規,絕對不會把她怎麼樣的。因為,如果是說她有違法行為,那就是整個兒慈會都有問題了。2017年,比這還嚴重呢,還是同樣的事情,把她停職了一個月,悄沒聲息的又恢復了。沒有用!

任瑞紅還強調,9958負責人王昱將高達800多萬的善款、撥付給揚州慈心堂醫院用於治療紅斑狼瘡等世界性的醫療難題,本身就存在嚴重的問題。而業內人士都知道,這其實就是將捐款洗為私人財富的套路。此前,他們在管理慈善機構時,為了防止這一點,即限定只能與無論是醫療技術還是財務審計都較為嚴格的三甲醫院進行合作。

任瑞紅說︰就是很爛的一個醫院,然後她把孩子定點送到這個醫院治這個紅斑狼瘡,錢只撥到這個醫院去。你知道這個800萬之後,還會還給他們嗎?跟他們有錢權的這種交易嘛。在中國的這些基金會,是慣用的一個套路!因為像民營的醫院,它那個做賬是自己做的,它可以用很多的名義,比如說,你的一些費用可以在我這裏報銷,它一定是還給個人,它不會去把這個錢從賬面上直接撥回給兒慈會。我當年說她(鄭鶴紅),你舉報給民政部,所有的基金會都歸民政部管,王林(兒慈會理事長兼秘書長)坐在這個位置上,他在民政部不可能沒有任何關係的。民政部它如果查出來問題了,那它不說自己有問題嗎?

為此,本台記者致電揚州慈心堂醫院,但該院人士稱院長不在,並表示該院市場部已下發通知,禁止接受任何採訪。

而另有自稱知情人士的人聲稱,關於王昱和9958的問題,以前他們都舉報過多次,最後都不了了之,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王昱是兒慈會秘書長王林的情婦。此次兒慈會再次試圖包庇王昱,是因為王林自己也無法脫身。

為此,本台記者就此致電兒慈會秘書長王林本人,他先是拒絕接受採訪,後又以聽不清為由掛斷電話。本台記者再次短信告知其所有採訪內容,但其回覆稱,他不方便接聽電話。

王林說︰我是,甚麼電台?別找我,找我幹嘛?我聽不清楚你說的這個甚麼,我這裏信號不好。

中國政府嚴控社會捐助管道,本月13日,貴州24歲的女大學生吳花燕在貧困交逼中去世,大陸傳媒其後披露,兒慈會以吳的名義募得100多萬元,但撥給吳的最多只有兩萬(有說連兩萬也沒有)。有關消息令兒慈會旗下的9958兒童救助項目的「騙捐醜聞」浮出水面,但面對業界內外的持續舉報,中國民政部和實際由官方掌控的兒慈會,迄今為止都沒有正式回應外界質疑。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