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蕾「泄密」案北京閉門審結 法院押後判決

2022.03.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成蕾「泄密」案北京閉門審結 法院押後判決 澳大利亞記者成蕾被控「非法向海外提供國家機密」一案周四(31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閉門審判。
美聯社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記者成蕾被控「非法向海外提供國家機密」一案周四(31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閉門審訊,澳大利亞駐華大使也被禁旁聽。審訊在一天之內即告結束,法院將延後判決。

綜合外電報道,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證實法院推遲了判決,並補充說:「澳大利亞政府尊重中國法律制度。然而,成女士的案件缺乏透明度,澳大利亞政府從未得到過指控的細節」。但她說,澳大利亞代表最近在周一還能見到成蕾。

不過,周四審訊當日就連澳大利亞駐華大使亦不得其門而入。一位法院官員告訴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傅關漢(Graham Fletcher),他不能被進入法院,因為該案件涉及「國家機密」,所以審判不能公開。傅關漢說:「這令人深感關切、不滿意和遺憾。我們對一個秘密進行的程序的有效性沒有信心。」傅關漢告訴記者,澳大利亞不理解成蕾被拘留的原因。

法庭外公安戒備森嚴,警察用膠帶封住了靠近法院入口的地方,檢查記者證,並要求他們離開。

審訊當日公安戒備森嚴,警察用膠帶封住了靠近法院入口的地方,檢查記者證,並要求他們離開,就連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傅關漢亦不得其門而入。(路透社)
審訊當日公安戒備森嚴,警察用膠帶封住了靠近法院入口的地方,檢查記者證,並要求他們離開,就連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傅關漢亦不得其門而入。(路透社)

中國的司法系統有超過99%的定罪率。國家安全審判往往是快速和秘密進行的,判決和判刑是不可預測的,有時在審判後幾個月才宣布。成蕾面臨的指控通常會被判處5至10年的刑期,但根據法院認為指控的嚴重程度,她可能獲得任何刑期,從完成服刑立即釋放到終身監禁皆有可能。

對於該案量刑,律師張冬碩認為,若成蕾涉及的案情相對輕微,法院可能輕判,加上成蕾已被扣押超過一年半,不排除她在宣判後很快獲釋的可能。

張冬碩:這種可能性當然是存在的。假設成蕾涉及的案情裡面關於國家秘密的數量和等級不是很高、很多的話,可能會判一個比較輕的刑罰,扣除掉已經羈押的時間之後,有可能很快就可以被釋放,當然也存在另一種可能,她涉及的國際機密的數量比較多,那樣就可能判一個更長的刑期。

悉尼科技大學學者馮崇義則認為,法院會否對成蕾從輕發落取決於她的「認罪態度」。

馮崇義: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這是中國刑法很恐怖的地方,它要求當事人認罪,而且要看你的認罪態度。成蕾是兩個孩子的媽媽。這樣的身份更容易跟中國當局達成妥協。

成蕾出生在中國,但後來移居澳大利亞並獲得了公民身份,她有兩個孩子,分別是12歲和10歲,在成蕾被捕時,她的兩名孩子正在墨爾本探望他們的祖母。成蕾的家人在提供給路透社的一份聲明中說:「她的兩個孩子和年邁的父母非常想念她,真誠地希望能盡快與她團聚。」

在2020年8月被拘留前,46歲的成蕾是中國中央廣播電總台對外宣傳環球電視網(CGTN)的一名電視主播。她在一年前被正式逮捕,被指控非法向海外提供國家機密。成蕾的家人表示,他們相信她是無辜的。

據人權組織稱,在成蕾被捕後,她立即被「在指定地點監視居住」6個月,這是一種強制性的隔離拘留,在此期間,被拘留者不能與律師和家人接觸,並有可能受到虐待或可能的酷刑。

英國《衛報》引述人權觀察澳大利亞研究員麥克尼爾(Sophie McNeill)說:「由於無法預測能否接觸到領事官員或她選擇的律師,她有可能受到虐待。」「她不是唯一被錯誤拘留的澳大利亞人;作家楊恒均已被關押了三年多。為了增加對中國政府的壓力,澳大利亞政府應該與其他公民在中國被錯誤拘留的政府建立一個聯盟。」

人權觀察稱,中國當局對成蕾的拘留是任意的,「絕對令人不寒而慄」。

記者:方德豪/高鋒 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