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翟小兵先后获释

在十八大前被带走的两名人士先后获释,湖北省民主人士秦永敏遭软禁42日后,周三重获自由,他准备起诉警方违法抓捕。而被指“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的北京网民翟小兵,刑拘33日后获取保释放。(冯日遥报道)
2012-1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秦永敏(右一)与王喜凤(右二)在 5 月 13 日举行的婚宴上,向到贺的宾客敬酒。(网上下载,经秦永敏夫妇同意发布)
秦永敏(右一)与王喜凤(右二)在 5 月 13 日举行的婚宴上,向到贺的宾客敬酒。(网上下载,经秦永敏夫妇同意发布)

周三获释回家的秦永敏下午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自今年10月底被武汉市公安带到一间宾馆软禁,被禁止对外联系,至今整整42日,期间他一度绝食以示抗议。

他说:“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手续,强行把我关押软禁下来,由11月16日至11月19日,我共绝食了近60个小时,抗议他们违法抓捕,市公安局副局长答应若我停止绝食,就于12月12日放我回家。”

获释后秦永敏的手机响过不停,都是较早前一班在互联网上发起“寻找泰永敏”行动的维权人士、朋友和网友等来电问候,秦永敏对他们的声援表示衷心感谢,部份网友更因而遭传唤和限制人身自由,他谴责当局肆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他准备将违法抓捕的武汉市公安局告上法院。

秦永敏指,他不怕当局抓捕或被关进牢房,仍会继续做维权的工作,但获释后令他感到最伤感的,是他的未婚妻王喜凤因抵受不住当局持续的打压和威吓,被迫与他断绝关系,秦永敏感到十分可惜和无奈。

他说:“我个人是很理解的,我出狱后至今被抓捕了20多次,她来了后,我亦被抓捕了7至8次,她就被抓捕了4次,每次当局都威吓她要迫她离开,她毕竟是个弱女子,她为了家人的安危,她确实受不了,我都无办法,祇有终止关系。”

记者多次致电王喜凤的手机,电话已关上,无法与她取得联络。秦永敏因参与民主活动两度被判刑,累计坐牢长达22年。他出狱后仍坚持继续参与民主运动,因而持续遭打压。今年5月中与山西的王喜凤举行婚礼,但当局一直阻挠他们领取结婚证,王喜凤较早前已被带回山西控制下来。

北京网民翟小兵被以"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被刑拘33日后,获取保释放。(相片由网友提供)
北京网民翟小兵被以"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被刑拘33日后,获取保释放。(相片由网友提供)

另外,北京网民翟小兵,上月6号以网名“星河舰队”在推特留言讽刺十八大,被当局以“涉嫌散布虚假恐怖信息”刑拘,经多方声援下,获准保释回家。记者透过推特向翟小兵了解详情,但至截稿前他仍未有回覆,而他的推特自上月6号后至今一直未有更新。

率先披露翟小兵被刑拘和参予声援行动的北京网友刘艳萍周三向记者指,有网友周日致电翟小兵被囚的密云看守所,接线人员指翟小兵已于周六获释放,刘豓萍其后向其家人核实了该消息,家属已应公安要求提交取保申请。

她说:“因为翟小兵的家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很容易被当局的话吓住,当事人家属十分低调,他们都不敢向外公开事件,这亦是中国很普遍的现象,家属为免事件被扩大和家人受罪,都不敢多说,祇有应当局要求。”

刘豓萍指,现阶段翟小兵和其家人都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对于翟小兵被拘33日后获准取保释放,刘艳萍认为是网友等多方的声援,才获保释。

她说:“这种事件本身就是特殊的案例,是以言论治罪,当局在行使权力的时候本身就不具其合法性,所以我们在网上签名声援,将事件公开引起关注,对他提早获释是有一定帮助的。”

北京前传媒人翟小兵,上月六日以网名“星河舰队”在推特留言指,“死神来了6即将上映。大会堂突然倒塌,正在开会的2000多人祇有7人幸免,事后郤又一一离奇死亡。是上帝的游戏,还是死神的怒火,神秘数位18怎样开启地狱之门?11月8日全球院线震撼登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