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医疗事故家属静坐近半月遭驱赶

广东韶关市上月发生一宗医疗事故,死者家属已在医院大门静坐抗议近半个月,要求院方公开道歉及承认责任。周四院方召来数十保安驱赶时,把2名家属打伤。(文宇晴报道)
2011-06-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打伤后,死者的女儿仍然坚持在医院门口举牌抗议。(欧忠勇 提供)
被打伤后,死者的女儿仍然坚持在医院门口举牌抗议。(欧忠勇 提供) Photo: RFA

女死者的儿子欧忠勇周四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周四韶关市粤北医院市区分院找来数十人驱赶7名静坐的家属,同时也把母亲的遗像抢去,期间把他的父亲和妹妹打伤。而母亲的尸体在发生医疗事故后的翌日,被院方和警员约200人强行抢走后,至今不知遗体被移到哪里。

欧忠勇说︰“今天我们到医院门口静坐,结果他(医院)把我妈的遗像、砸掉。叫了几十个保安,还有一些黑社会的来打人,打伤了我爸和妹妹,我妹妹被打到脸都破相了。”

死者的女儿周四(6月9日)被打伤,脸上有明显的伤痕。(欧忠勇 提供)
死者的女儿周四(6月9日)被打伤,脸上有明显的伤痕。(欧忠勇 提供) Photo: RFA

欧忠勇对记者说,患癌的母亲在该医院医治了几个月,主诊医生一直说手术很成功,一定会康复。上月27日母亲再到医院覆诊,因为护士称要在五时下班,于是为母亲输液时把速度调得很快,结果母亲在输完液之后几分钟就死亡。家属认为是护士出错导致死亡,要求院方交代,但院方处处包庇,也否认是医疗事故,推卸所有的责任。翌日,医院人员和保安约200人强行驱赶在病房内抗议的家属,期间还殴打了家属,后来还强行把母亲的尸体抢走。

事发当日(5月27日),大批警察接报到场后没有进入医院,数名保安对家属进行围殴。(欧忠勇 提供)
事发当日(5月27日),大批警察接报到场后没有进入医院,数名保安对家属进行围殴。(欧忠勇 提供) Photo: RFA

欧忠勇表示,由于院长与政府高官相熟,出事当日报警求助,警察接报到场后没有阻止,反而是站在一边看著家属被打。之后也到过市政府诉求,但对方建议他们找信访办;到了信访办,又建议他们找卫生局。最后卫生局又建议家属找政府。欧忠勇说,最后政府部门表示他们不管此事,要求家属与医院方面私下解决。

欧忠勇的弟妇周女士又说,事件发生至今差不多半个月,事情发生不久后院方透过卫生局的官员,希望以5千元作为死者的安葬费了结此事,家属认为是侮辱,拒绝这笔钱。后来由于每日他们都来医院大门口静坐抗议,院方把金额调高至1万元。周女士说,这不是钱可以解决的问题,他们并不缺钱,由于医院一直不承认错误,家属只是要求院方的公开道歉,以及严惩负责输液护士。

她说︰“你要出来道歉,你要表示你错在哪里,不是钱的问题,我们根本就不缺钱,我们也不要那些钱。只要他能公开道歉,给我们一个合理的做法,还我们公正就行了。”

本台致电粤北医院市区分院查询时,了解事情始末的林医生却称并不是什么医疗事故,院方一直向家属讲解患者患的是末期癌症,随时有机会病变。事件发生后,家属却认为是院方的过失,要求索偿100万元,也不肯移走尸体。医院在没有办法下才强行把尸体移到殡仪馆。同时,院方也要求死家属透过法律途径进行诉讼,但家属拒绝,还一直在医院门口静坐,已对医护人员的人生安全造成了影响。医院也向政府部门求助,可是当局认为事件是纠纷,要求双方私了。林医生直斥政府无能。

他说︰“本来是政府出面解决,但政府无能,把所有矛盾又推回我们这里来。他解决不了我们更加不能解决,家属便天天来闹。若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请黑社会来。”
记者说︰“但这方法都不对的。”
他回答︰“没办法,本来是法治社会,应籨法律途径去解决这问题,但执法者不去执行这个法律,对我们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都没有任何保障。”

本台致电韶关市政府时,接线的人员只建议记者致电市卫生局。

他说︰“具体你问问我们的卫生局。”
记者问︰“政府有收过有关的诉求?”
他回答︰“具体你问我们的市卫生局,他会答覆你的。”

及后记者致电市卫生局,但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