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鎮壓民企大午集團致多人受傷 企業創始人曾遭官方迫害入獄


2020-08-06
Share
china-crush1 2020年8月4日,保定警方暴力鎮壓大午集團的員工。(大霧員工提供)

周二(4日)清晨,河北保定民企大午集團土地維權遭大批公安暴力鎮壓,防暴警毆打大午員工並使用催淚彈和辣椒水,多名大午員工受傷,大午員工其後到區政府及公安局情願,結果再次遭到毆打,包括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妻子在內的39人更一度被捕。匿名的大午集團的管理層人士稱,當地的國營農場強佔村民土地,一直在為村民創造效益的大午集團卻面臨種種刁難。(黃小山/程文 報道)

據多位大午集團高管的朋友圈顯示,位於保定徐水區郎五莊村的大午集團周二與當地一國有農場發生糾紛,此後大午集團的員工即遭大批防暴員警的暴力襲擊。當地警方還使用了催淚彈、辣椒水,並兩度毆打維權的大午集團員工,導致多人受傷,其中還有大午員工受重傷。

據大午集團的員工賈女士稱,徐水區國營農場(原保定國營農場)和大午集團都在徐水區郎五莊,國營農場無償佔有該村數千畝土地,60多年來,當地村民沒有任何收益。村民希望收回土地,並由大午集團運營。周二凌晨,國營農場方面突然動用鏟泥車拆除了大午集團的辦公用樓,並與前來阻止的村民和大午集團員工發生衝突,此後,當地警方出動大批警力直接打傷了大午集團的員工。當天下午,大午集團的員工分別前往當地區政府、區公安局請願,卻再次遭公安局暴力鎮壓和大量抓捕。

賈女士說:4號那天6、7點左右,他們農場那邊過來把我們那個農業公司辦公室給鏟了,後來我們的人就過去了,他們就出動了100多防暴員警,對我們扔瓦斯彈、辣椒水,我們有一個員工就是肋骨就被打折了。我們下午就是區政府,還有公安局門口去請願,公安局呢它又出動了那個武警毆打我們,抓了我們39名同事。後來在我們領導的極力交涉下,在晚上10點的時候全部都給放出來了。但是現在呢,也沒有人給說法。

2020年8月4日,受傷的大午集團員工。(大霧員工提供)
2020年8月4日,受傷的大午集團員工。(大霧員工提供)

另據知情人鄧女士稱,當天警方甚至抓走了大午集團創始人孫大午的妻子和分公司的負責人,此後,因民憤太大,當地警方晚上釋放了被抓的人。

鄧女士說:的的確確,連孫大午的夫人也被抓進去過,大午酒業公司盧慧傑也抓了。我剛才聯繫上了,他們已經被放出來了。

要求匿名的大午集團的管理層人士稱,事情起因是徐水區國營農場拿走了村民的土地,但沒有給村民補償,然後以出租這些土地當寄生蟲,但經營無方,全靠國家發工資。相反,一直在為村民創造效益的大午集團卻面臨種種刁難。

知情人說:因為我們討要郎五莊村的地被農場佔了,哪兒都不給解決。它(農場)根本就不賺錢,它都出租給個人弄一點租金,它根本就經營不了,國家還給他們發工資。我們是創造巨大效益的,我們敢說1、2、3產業,除了疫情我們那個溫泉度假村旅遊休閒這一塊受了影響,其它的都是增長。將近有一萬人,那個村大約有600人在我們這兒上班,村民非常信任我們,每家都有人在這上班。這片土地被強佔60年,他們沒有得到過一分錢。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團員工在保定市徐水區政府門前抗議。(大霧員工提供)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團員工在保定市徐水區政府門前抗議。(大霧員工提供)

據知情人透露,迄今為止,當地政府亦無意面對此事風波,當地官方和警方事後和大午集團有過接觸,但都回避了土地爭議這個矛盾焦點。而對警方暴力,官方亦沒有說法。本台記者多次致電徐水區政府,但該機構的兩個辦公室相互踢皮球,拒絕回應此事。

徐水區政府:我也不太清楚它裡面這個。剛才你打那個諮詢部她讓你打這兒的嗎?哦,對這個方面我不太清楚,明白了嗎?

據熟悉大午發展史的知情人透露,大午集團包括其創始人孫大午本人在當地一直備受打壓。2003年,因企業官網發表三篇文章,孫大午本人被構陷並判刑3年。此後,榮烏高速途經大午集團內,佔地225畝,大午集團卻無法得到補償。去年2月21日,因當地官方隱瞞非洲豬瘟疫情,導致大午集團豬場全軍覆滅,導致直接損失上億元,但徐水政府拒絕按農業部的規定給予補償,僅以1000萬補償了事。

現年66歲的孫大午此前被稱為是「憂心農民的思想者」、「中國企業家的良心」,但當地一些官員認為他是麻煩的製造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