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總理顧問促考慮與俄長期關係勿與中國對立 輿論嘩然:不合時宜

2022.06.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德總理顧問促考慮與俄長期關係勿與中國對立 輿論嘩然:不合時宜 德國總理外交政策顧問普呂特納在一次公開活動中,敦促歐洲考慮與俄羅斯的未來關係,其言論招致廣泛批評。
德國外交政策協會推特照片

德國總理外交高級顧問普呂特納(Jens Plötner),公開促歐洲應更多考慮與俄羅斯的長期關係,還呼籲減少與中國的系統性競爭。其言論引起爭議。評論認為,其對華綏靖立場不合時宜。

德媒報道,周一(20日)晚間,德國總理朔爾茨(Olaf Scholz)的高級外交政策顧問普呂特納罕見公開露面,他在「德國外交政策協會」 (DGAP)的活動上發表演講時,敦促歐洲要更多關注、維護與俄羅斯的長期關係,而不是一直聚焦向烏克蘭提供武器的細節。

普呂特納還呼籲對中國採取更溫和的態度,稱將中國和俄羅斯混為一談是錯誤的——試圖在經濟上與中國脫鉤,將促使北京和莫斯科更加合流。普呂特納說,德國的目標必須是盡可能減少與中國的系統性競爭,並在氣候變化等議題上與中國進行接觸。

在德國高校任教的學者朱瑞向本台表示,普呂特納的立場令人質疑德國執政黨的立場,顯示了德國矛盾的態度。

朱瑞說:普呂特納的看法完全不是他個人的看法,而是在德國社民黨內部一種長期的、慣性的親俄立場,如果放在普京入侵烏克蘭之前不是特別有問題,可是現在俄羅斯正在對烏克蘭進行軍事入侵、攻擊平民,這時候你去談和入侵者俄羅斯的「未來關係」,完全不可理喻。如果SPD(德國社民黨)不作出改變,德國的選民可以做出改變,可以選出負責任、有擔當的政治家來代表他們。

朱瑞認為普呂特納對中國依然延續了綏靖立場,這種取態令德國失去了歐盟領頭羊的擔當。

朱瑞說:關於中德關係, 普呂特納認為,不要太強調和中國的「系統性競爭對手」的論點,要盡量冷處理,這很明顯是一種息事寧人的態度,不願意承擔德國作為歐盟還有世界體系中的重要國家,對世界和平、維持世界秩序和體系的穩定,所應當承擔的責任。

普呂特納的言論引發媒體和公眾輿論的廣泛批評,即使是在執政聯盟政府內部也存在爭議。

歐洲議會對華小組主席比蒂科夫(Reinhard Butikofer)喊話普呂特納睜大眼睛,認清中國是一個內部秩序和國際野心與歐洲價值體系完全不相容的對抗力量,不能忽視中國與歐洲競爭的基本事實。當前習近平奉行霸權政策,在中國國內威權已轉向極權主義,因此德國必須明晰未來的中國戰略。

德國資深的歐中問題專家史明指,德國政界為平衡國際政治經常會上演「紅臉和白臉」戲碼,普呂特納有可能扮演了此次的「紅臉」角色。

史明說:德國在玩「紅臉、白臉游戲」,現在選擇了德國總理的下屬來唱這個紅臉,大家把火力集中在SPD,從德國內政來說也有這個必要;德國媒體和德國公眾輿論把矛頭指向SPD是有道理的。目前綏靖的這一派主要被認為是在SPD,確實SPD從(德國前總理)施羅德開始,就對俄國表示積極的親善的態度,SPD應該為這個事情承擔最主要的責任。

de-russia3.jpeg
普呂特納的言論也為德國總理朔爾茨及現執政聯盟之一的德國社民黨蒙上陰影。(朔爾茨推特圖片)

史明也表示,普呂特納關於與中國關係的表述,在美歐推動印太戰略的背景下,非常不合時宜,中國經濟吸引力不再時,歐洲會拋棄與中國的合作。

史明說:有一批人認為中國不同於俄羅斯,至於是不是系統性競爭它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目前在一系列印太戰略表態的問題上,德國是躲不過去的,所以從長遠來說,德國人對中國的興趣主要是經濟,沒有了經濟,它對中國的興趣跟零差不多。

歐洲商會最近一項調查發現,約四分一在中國的歐洲公司重新檢視其投資計劃,也有23%的歐洲公司考慮將業務撤離中國。

普呂特納於2014年至2017年擔任社民黨前外交部長、現任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的高級助手。在此期間,曾參與 2014 年和 2015 年「明斯克和平協議」的制定,該協議旨在結束烏克蘭東部的戰鬥,但從未實施。從去年12月起,普呂特納擔任總理朔爾茨的外交和安全政策顧問。上周四(16日)朔爾茨訪問飽受戰爭蹂躪的基輔郊區伊爾平(Irpin) ,俄羅斯入侵軍隊在此殺死了很多平民,當時普呂特納就站在朔爾茨的身邊。

不過,今年4月烏克蘭駐德國大使梅爾尼克(Andriy Melnyk)曾點名普呂特納,認為他是施泰因邁爾數十年來編織的「與俄羅斯蛛網關係」的一部分。

在周一的演講上,就德國遲遲不願向烏克蘭提供貂鼠式步兵車式(德語:Schutzenpanzer Marder)等重型武器的問題,普呂特納辯護稱,德國政府很早並持續向烏克蘭軍隊提供了「德國所能做的」;早前德國確實向烏克蘭提供了5000頂軍用頭盔、以及反坦克和防空導彈等輕型武器。

他還埋怨,報紙上用20個貂鼠式步兵車式的新聞佔滿版面,但關於與俄羅斯未來關係的公開討論卻很少。

當被問及烏克蘭申請加入歐盟問題,普呂特納指出不能僅僅因為烏克蘭受到俄羅斯的攻擊而在整個審批程序上加入同情分。

de-russia2.jpeg
德國聯邦議院國防委員會主席施特拉克-齊默曼,在推特批評普呂特納的言論揭示了過去幾十年間將德國帶入可怕境地的想法。(施特拉克-齊默曼推特截圖 )

德國聯邦議院國防委員會主席施特拉克-齊默曼(Marie-Agnes Strack-Zimmermann)在推特上表示,普呂特納的言論揭示了一種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把我們帶入可怕境地的想法。她強調,現在不是深思俄羅斯的時候,而是幫助烏克蘭的時候。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畢子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