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洪水齊發民生艱難 中共救助無力任自生自滅

2020-07-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南方各地洪水肆虐逾月,官媒大多沉默不語。(知情人提供 / 2020年7月)
南方各地洪水肆虐逾月,官媒大多沉默不語。(知情人提供 / 2020年7月)

長達一個月的南方洪災仍在持續,並在鄱陽造成潰堤險情,當地民眾表示,疫情洪災交替出現,民生十分艱難,但政府繼續保持低調,並迴避實際災情損失,民眾渴望的救援和事後救濟,則基本無望。(黃小山/程文 報道)

在江西上饒市鄱陽鎮圩堤頻繁漫堤甚至決堤40多個小時後,官媒終於以現場搶險的名義報道的災情,並稱現場正在堵截決口,事發後已安全轉移9000餘災民,但沒提及是否有傷亡。

而在10幾個小時前的社交媒體顯示,鄱陽鎮居民被困遭洪水浸泡的危房裡大聲呼救,但汪洋中無人救援。有網民表示,當地出現房屋垮塌,有人傷亡,但這些都未能得到官方的證實。

而當地居民陳茂林說,這只是此次洪災的冰山一角。從上月初開始到現在,長江流域從西向東,都遭洪水襲擊,至今已約20天。早在7日晚上,江西省城南昌很多區域就已出現嚴重內澇,而沿鄱陽湖和長江周邊的大片農村也損失嚴重,但都基本沒甚麼救助,大家都只能靠自己。

陳茂林說:最嚴重的是湖北,湖南,重慶,最近就波及到了我們江西、安徽,包括江蘇,非常嚴重。7號晚上,就是江西高院4車道的那條街全部給淹了。那個地方它地勢非常高,整整淹了24小時,我一個朋友,店還沒有開業,幾萬塊錢的這個設備就被淹掉了。還有不知道有多少車子被水浸泡了,很多瓜農的瓜都沒辦法摘了,摘了也賣不出去了。一個魚塘,幾百畝的魚全部沒了。真的沒聽說甚麼救助。我在鄱陽湖旁邊,沿湖的馬路全部給淹了。

陳茂林還強調,這次水災的破壞範圍如此大,其中人禍的因素十分明顯,比如,從上到下長江流域各省市持續擠壓長江和沿江湖泊的空間,整個水系的洩洪能力被嚴重削弱。

此外,他們能看到的所謂應急措施和救援,更多的是政治作秀,弄一些人做做樣子,拍照,然後作為所謂黨員抗洪進行宣傳。

陳茂林說:其實人禍的因素非常大。比如長江,各個省都往江邊開發,兩邊往江裡邊做,包括鄱陽湖、洞庭湖,都被填了。我家門口就全部被填了。還有一個內澇的問題,下水道其實是個需要錢的工程,但大家都不願意在這上面花錢。內澇浸泡,對房屋的整體結構有非常大的危害,而且你覺察不到的。最主要的,應急措施你靠兩個黨員在那裡擺姿勢,不行啊。

同樣來自水災區的湖北當地一名從事社會救助的官員告訴本台記者,從疫情到此次洪災的持續衝擊下,現在當地的民生非常糟糕,但包括他所在的地區。

他同時指出,因為中央撥款只是象徵性的,加上地方財政沒錢,所謂的救濟根本不能指望。他們甚至連年初疫情嚴重時期的加班費都已經被取消。

李先生說:民生壓力是相當大,說實話了,上面撥的款真的有限,能夠分到手的有多少?每個人最多100(塊錢),可能連100都沒有。像一般的這種,把受災面積給你統計一下,到最後可能這些資料都沒了。然後整個現在地方財政也不怎麼樣,就我們之前疫情整天加班,當時承諾的是150塊錢一天,現都沒了。

國家民政部新聞辦在回應本台記者採訪時稱,救災不屬於他們管,而官方對災區的實際救濟的情況,則需要核對記者身份後再說。

民政部新聞辦:現在救災這一部分應該是(劃)去了應急管理部,我們這個部門吧,不了解相關情況的,有個社會救助的你去給他們打個電話。你們是媒體採訪的話,給我們來個函吧,我們得核實一下你們的身份和資訊,需要走一些程序。

而國家應急管理部則沒有回應採訪請求。

自6月以來,中國長江、珠江、淮河流域頻發洪水,到本月3日,官方稱迄今已導致121人死亡,至少數千萬人受災。官媒則只是選擇性的報道官方搶險以宣傳政府的形象,但民間人士則諷刺今年洪水靜悄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