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海外異見人士 每逢佳節倍思親

2019-02-0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4日,汪艷芳與流亡美國的異見人士及家屬,藉著吃團飯互相為對方打氣。(汪艷芳提供)
2019年2月4日,汪艷芳與流亡美國的異見人士及家屬,藉著吃團飯互相為對方打氣。(汪艷芳提供)

流亡海外異見人士 每逢佳節倍思親

春節期間,世界各地的華人都在熱鬧氣氛下歡度。然而,流亡海外的中國異見人士和他們的家人卻百感交集。有家屬藉著吃團年飯互相打氣;亦有等待第三國接收的流亡者,因擔心隨時被遣返而惶恐終日。但是他們都有同一個新年願望,就是期盼受到迫害的家人,能早日逃出大陸當局的「鳥籠」,一起團圓過佳節。(文宇晴 報道)

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的廣東維權律師唐荊陵,今年4月刑滿。其妻子汪艷芳於2016年到美國代接受「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後,便一直留在美國生活。已經在美國過第三個春節的汪艷芳表示,每逢佳節倍思親,與她差不多情況的異見人士家屬,便會在春節時聚在一起互相勉勵,冀能給予力量繼續支持在大陸受到迫害的家人。

汪艷芳說:我是2016年11月份來到美國,目前還是在適應中。第一年過年的時候,是跟這邊的(異見人士)家屬在一起吃團年飯,今年也是一樣的。我們這些家屬都會感覺到大陸對言論的管控更嚴酷了。我們熟悉的一些朋友,因為言論「被喝茶」﹑被傳喚,甚至是關押。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但對逃往泰國尋求難民庇護的大陸異議人士來說,心情依然沉重,並非值得特別高興的日子。

19歲逃亡到泰國尋求政治庇護的河南省維權人士邢鑒,今年已經是第四年在泰國過春節。他對記者表示,自從來到泰國後,他依舊十分惦記著冤獄中的家人,擔心他們的情況進一步惡化。他對記者說,領著聯會國難民保護信函的他一直等待第三國的收容,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漫長的等待已經讓他期待的熱情變得冰冷。而且近年接連發生在泰國的流亡人士被遣返大陸,令他們覺得泰國已經不那麼安全。新年,對於類似他這些的流亡者來說,已經不是值得慶祝的日子。

邢鑒說:確實是失望了。第一年在泰國過年,充滿了對自由和民主的嚮往,在這邊可以展開新的生活。但是,目前的情況完全截然不同了,希望就變成了失望。因為現在的自由不是絕對的自由,在這個地方不知道在哪一天就被關進囚籠。新年,沒有甚麼值得慶祝的。

邢鑒的姐姐、奶奶、外婆3名家屬2015年被指控尋釁滋事判刑3年半,父親吳全力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判刑4年半,至2017年11月獲釋後,翌年2月到北京尋求法律援助和看病,懷疑當局以為他是藉著兩會即將舉行到北京上訪,因而對他截訪遣返後,再以他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囚2年3個月。

流亡美國已經5年的廣東省烏坎村民代表庄烈宏,一直期望能有一天回到大陸與家人團聚,然而眼見大陸的人權狀況在惡化,尤其是看到香港的民主自由進一步被收窄,他也不知道這個日子何時才到來。不過庄烈宏相信,即使大陸要改善人權還是遙遙無期,但是香港仍然有年輕的一代繼續為爭取民主自由而努力。

庄烈宏說:現在大陸的情況很不好,之前包括我父親在內被抓的幾個村民,至今仍然在監獄裡,無可能回家與家人吃團年飯,這種心情是很難用言語表達。現在香港的情況也差不多,《基本法》已經淪為一張廢紙。但是我相信,香港的年輕人一會為自己的理想和自由去奮鬥。

大陸首個成功推行民選村民委員會的烏坎村,成為全國不少有土地問題的村莊仿傚對象。不過,在烏坎事件平息後,政府卻逐一打壓當日帶領村民維權的代表,甚至把他們判刑。維權代表之一的庄烈宏因擔心被當局秋後算帳,2014年與妻子藉著赴美國旅遊尋求政治庇護。

在異鄉盼望與家人團聚的,還有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她在社交平台向記者表示,本月28日,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的江天勇便刑滿獲釋,但是她很擔心「意外」隨時發生。每當這個時候她便會翻看國內外朋友支持江天勇的內容,安慰自己有這麼多朋友的幫助,丈夫一定會活著走出監牢。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