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紅芬等5人暫釋 關押期間遭刑訊逼供


2014-03-19
Share
Dissident-Ding-Hongfen620.jpg 2014年3月19日,江蘇省無錫維權人士丁紅芬、沈果冬、沈愛斌、瞿峰盛、殷錫金等5人獲得取保候審,約60人來送花慰問。(在場人士攝)

 

江蘇省無錫市5名維權人士,被非法關押8個半月後,周二深夜全部獲取保候審。關押期間,5人曾受刑訊逼供,不排除會追究當局的刑事責任。(文宇晴報道)

暫時重獲自由的丁紅芬、沈果冬夫婦及另外3名維權人士,早前因為到黑監獄營救被關押的訪民,反被當局無理非法禁錮。8個半月的拘禁生涯,嚐盡苦楚。

丁紅芬對本台表示,去年6月23日被帶走後,被送往俗稱“黑監獄”的賓館裡關押,期間受到刑訊逼供和凌辱。即使最終獲得取保候審,為抗議被非法關押,她一直不肯在取保候審書上簽字,認為他們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根本沒有犯罪。

她說︰連續4天每天給我逼供,不許我吃飯、睡覺、洗澡。最厲害的是進來4個男性人員,給我戴上頭套,把我押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後把我按在審訊椅上。我就奮力反抗,他們4個男人按住我,把我的腰部和背部按傷。大喊救命,他們最後把我毆打了12個小時。基本上,每個人都打了。

另一名獲取保候審的沈愛斌指出,經過連日來的酷刑,身心受盡折磨,加上後來在看守所裡一直不獲治療,以致身體健康大受影響。沈愛斌又說,對他們進行刑訊逼供的是警察,他認為作為公務人員做出如此行為,懷疑背後有更高級的官員指使。

他說︰我們的後遺症非常嚴重,因為一個正常的人被他們刑訊逼供後,整個人都崩潰了。他們的用刑,簡直是慘無人道的折磨。經過這次後,我的頭很痛,而且我的後背、腿和腰都好痛。但是我們這個病情他們一直不給治療,不管我們死活。他們辦案時從來不亮證,也不穿制服,也不講自己的名字。到最後,我從側面了解到,是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的。從他們的行為裡可以看得出,他們背後有很強勢力在支持他們。

丁紅芬等人被非法關押,是與征地和房屋拆遷有關。數十名來自省內多個地區的拆遷戶和維權人士,得悉丁紅芬等人獲釋後,周三來到無鍚市探望,並送上鮮花慰問。

其中來自蘇州市的訪民胡誠,形容丁紅芬等人是無鍚市的維權鬥士。

他說︰將近50、60人,包括周邊地區的人一起來看望丁紅芬,都覺得她是位維權鬥士吧。首先來慰問一下,聽一下她如何在裡面受到非人的待遇;第二個是做一個視頻,把這事報道出來。因為覺得這事實在太黑了,而且涉及到整個維權界所謂的黑監獄問題,必須要報出來。

無錫房產遭到強拆的上海訪民惠明英,得悉丁紅芬等人獲釋後表示非常高興。她形容丁紅芬等人這次被非法關押,也是地方政府對他們的打擊報復行為。

她說︰和丁紅芬認識,我們是蠻好的朋友,因為她在無錫為了房子動遷和上訪的事,她就像是領頭人。可是,事情一直沒有開庭,抓她進去的目的,也是為了整她的。

因上訪維權而屢次遭到打擊報復的拆遷戶丁紅芬,去年6月22日晚,嘗試拯救被扣押在賓館的父親和村民,但被保安控制,十天時間,先後關押在三家賓館。在7月,她和家人及村民等,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

得到取保候審的丁紅芬對記者說,為抗議當局的非法關押和刑訊逼供,稍後不排除透過法律訴訟,追究對方的刑事責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