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维权人士被指“嫖娼”遭拘留

2015-03-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3月30日,被关押在长沙公安局拘留所的区伯和探望者透过视频对话。(长沙网友摄)
3月30日,被关押在长沙公安局拘留所的区伯和探望者透过视频对话。(长沙网友摄)

大陆公安经常借“嫖娼”为名诬陷维权人士。以“监督官员公车私用”为人熟识的“广州区伯”区少坤及维权网站“天网”的义工廉焕力,在不足一星期内,先后被指“嫖娼”遭扣留。4名长沙网友周一(30日)到拘留所探望区伯时,区伯哭诉被诬陷,更透露因拒绝在媒体前认罪而遭殴打。有维权人士批评,以“嫖娼”污名诬陷维权人士是卑鄙行为,促请当局立即停止。(文宇晴报道)

在广州因监督公车私用而无人不晓的区伯,上周在湖南省长沙市逗留期间,被警方以嫖娼名义抓获,并处行政拘留5天,至本周四(4月2日)拘留期届满。

长沙4位网友,周一来到长沙市拘留所探望区伯。每人有约2分钟时间,透过视像进行对话。其中一名网友凌杰说,区伯与他们谈话期间多次情绪激动。

他说︰因为是视频通话,我们可以看得到区伯明显走路是不方便的。通话当中,老泪纵横,觉得受到很多屈辱。

另一位网友杜先生说,他与区伯对话的过程中,区伯否认自己有嫖妓,而是当地警方强迫他在预先找来的2家媒体前,承认自己有嫖妓。但区伯拒绝配合造假,于是便遭到对方的殴打和疲劳式审讯,致年届60岁高龄的身躯不堪折磨而受到伤害。

杜先生不排除,广州和长沙警方联合行动,目的是为了阻止区伯周一回到广州出席他控告市纪委监察局信息公开案件的二审。

他说︰上午十点到凌晨4点不给睡觉,期间,有点肢体上的冲突,被打了一下,而且区伯在来回的审讯中拉伤了腿,站也站得不稳,他的眼部和脸部,看得出是浮肿的。信息上看,如果是1200元的嫖金,在这里根本没有可能。我们认为是针对区伯30日要出庭的事情,故意这样做的。

区伯委托的律师隋牧青说,区伯过去曾预先写了委托书,表示假若遇上什么事,希望能尽早有律师介入协助。不过,隋牧青说,由于区伯被行政拘留5天,即使立即去办理手续,预计区伯已拘留期满获释。因而目前先等区伯回来后,先了解一下他的情况,再考虑是否启动法律程序。

隋牧青又说,从长沙网友的转述,他有理由相信区伯可能是被栽赃。

隋牧青说︰长沙警方急急忙忙在网上公布了相关情况,这属于个人隐私,这样做很明显是非法的。这样做的目的,可能在道德上把区伯抹黑,因为区伯搞监督公车私用,就是监督公权力的草根代表。
记者问︰可是,据你了解,除了区伯外,还有没有其他人被拘留或短暂扣押?
隋牧青回答︰有消息说,大约还有2、3个人,但其他情况不清楚,所以,这件事只等区伯出来后再问他。

 

2015年3月30日,湖南长沙4位网友,来拘留所探望被行政拘留的区伯。(长沙网友摄)
2015年3月30日,湖南长沙4位网友,来拘留所探望被行政拘留的区伯。(长沙网友摄)

 


北京李海霞律师在新浪微博上称,和区伯一起被拘留,还有广州冼村改造村民代表冼耀均,并指出这已经是冼耀均第2次被以嫖娼罪名拘留。上次除被拘留后,还被劳教。不过,庭审中,涉案女子在庭上否认卖淫,令冼耀均提早被释放,事情亦不了了之。

本台多次致电李海霞律师,不过,电话没有人接听。

现年62岁的区伯,全名叫区少坤,他从2005年开始监督公车私用至今,因为他高调监督的方式,在广州市无人不晓他。上周,区伯在湖南长沙逗留期间,也在微博上发布2则当地公车私用的信息。

在区伯被捕的六日前,四川“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义工廉焕力,也被指“嫖娼”,行政拘留15天。“天网”负责人黄琦表示,廉焕力本身没有嫖娼的纪录,不排除当局以“嫖娼”为由拘留他,他呼吁当局立即纠正。

他说︰以嫖娼罪来关押民众,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当局以这方法来应对民间维权的话,只会让事态失去控制。同时,也会助长地方贪官污吏一系列的违法行为。最终,对于社会的健康发展、对于依法治国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们希望有关当局立即制止。

廉焕力是芦山县维权代表,曾揭露5.12汶川地震的贪腐问题遭到警告。本月21日与外界失去联络,经过多番打听下,得悉警方以嫖娼为由行政拘留15天。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