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瞒报疫情再添新魂 胡卫峰不治成第六位殉职医生

2020-06-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4月,胡卫峰医生曾迎来一次转机,但很快病情继续恶化。(胡卫峰治疗资料图)
2020年4月,胡卫峰医生曾迎来一次转机,但很快病情继续恶化。(胡卫峰治疗资料图)

湖北省武汉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胡卫峰,与新冠肺炎病毒搏斗4个半月后,周二(2日)早上不治离世。胡卫峰是该院第六位因救治新冠肺炎病人,而感染病毒殉职的医护人员。令人遗憾的是,瞒报疫情并禁止医护人员自我防护的医院领导层,则继续受官方庇护,毋须为决策失误负责,而民间提出问责的诉求也遭官方压制。(黄小山/程文 报道)

胡卫峰在病褟与死神搏斗4个半月,最终不敌病魔,在周二悄然离世。他的同事在朋友圈转发了他临终前的遗言「我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被淹没」。有同事在朋友圈说:今晨,小舟终于静悄悄沉落于大海。

胡卫峰医生离世,在武汉中心医院即使充满哀伤,但也是一件敏感的事情。他的多名同事都不敢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甚至,电话接通了,也不敢多说。

武汉中心医院的官网上,没有发布胡卫峰离世的消息,也没有接受采访要求。武汉市卫健委的官网亦只字不提,湖北省卫健委官网也保持沉默。

同时,民间要求查办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的呼吁一直未停。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为了制造一切正常的假像,该医院党委书记等下令,除了急诊、传染病科室和ICU医护人员,其馀科室都不许佩戴口罩。

武汉学者周先生指出,尽管又有医生因为当局隐瞒疫情而死亡、尽管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官方依然在全力保护蔡莉等人,特别是在欧美开始问责中国瞒报责任后。原因是她和中心医院的高层也只是执行了上级的指令,他们只是执行官方的瞒报指令。

周先生说:特别是这个书记,她根本就不是专业人士,她就是一个官僚。包括这个疫情期间所有的决策,都是上面的意志。如果上面顶不住的时候,它可以把她作为替罪羊,把她拎出来,但是上级还顶得住的时候,他不会把自己的狗先打一顿的。

还有一个未能被外界关注的事实是,即使是胡卫峰这样的重症医护人员,也被迫成为官方强推中医抗疫的实验品。

业内人士冯女士指出,胡卫峰去世,只是武汉治疗危重患者模式的一个缩影。迄今为止,无论是药物的筛选,还是治疗的有效率都不理想。

冯女士说:有的时候可能就是为了避开那个矛盾,它可以不宣布死亡,也可能一直在用各种东西在维持那种,都是有可能的。目前了解下来的就是,在抢救的过程当中,会发生很多种并发症,非常多的稀奇古怪的都会出现。都是在探索,所以救治率非常的低。

冯女士还指出,官方制定了大量不切实际的规定,称如果出现院内感染,医院负责人和卫健委官员都会被查办。于是,医院为了免责,甚至将电脑扫描检查作为常规住院病人、甚至是陪护人员的必检专案。而这种因管理导致的乱象,已是常态。

胡卫峰于今年1月17日发烧入院,当时湖北省两会正在进行,农历新年也接近,报纸和电视上,一片歌舞升平。当时已有数十名重症患者悬于生死一线,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也已经重症入院。

武汉中心医院是此次新冠肺炎的重灾区之一,因医院高层强力执行官方的瞒报疫情指令,在威胁、约谈包括李文亮、艾芬等医生之外,还禁止医护人员采取防护措施,导致数百医护人员感染。迄今为止,已有李文亮、梅仲明、江学庆、朱和平、刘励、胡卫峰六人因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