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溺毙家属不接受意外推论 舆论升温慨叹基层女孩命运缩影

2019-10-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13日,李心草的母亲公开发布的求助资讯。(李心草亲人发布)
2019年10月13日,李心草的母亲公开发布的求助资讯。(李心草亲人发布)

云南省昆明市一名女大学生,一个月前被发现溺毙的案件有新发展,其母亲周日(13日)在网上发文指女儿死亡真相不明。公安局其后发布通报称高度重视事件,并立即成立工作组开展调查。知情人士指事件存在明显的程序漏洞,又指女学生死亡只是无数中国贫寒家庭,女孩悲惨命运的缩影。(黄小山/程文  报道)

昆明理工大学19岁大二女生李心草死亡事件,被漠视、甚至是压制了一个月之后,才借助自媒体曝光而引起注意。

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周日(13日)在网上发文质疑女儿死因,陈美莲披露的视频和控诉材料显示,李心草跳江前曾遭男子猥亵和暴力。

官媒《人民日报》其后援引昆明警方的消息称,李心草只是意外落水死亡,不构成刑事案。

在《人民日报》疑似辟谣的消息发出后几个小时,官方全面封杀了该报导,所有转载和引用昆明警方该说法的报导,都被删除。而昆明警方亦称,他们没有发布调查结果。

李心草的姨父冯先生对本台表示,李心草的母亲一直还在悲痛中,看到《人民日报》的消息后,立即气倒了,至今还无法起床。

冯先生还强调,他们也不清楚警方为甚么发布这个说法,而事后又全面删除。他认为,从案发之后,当地警方就存在误导受害者家属的做法。

冯先生说:她现在睡到动都不动,早上刚打针回来。也不知道他们为甚么要公布又要删掉,他们没有通知我们甚么结果。昨天尸检,10天才有结果嘛,我们主动问他们的,他们说不知道。我们问的盘龙区鼓楼派出所。第一次我们没看那个视频之前,是派出所的警官,他们诱导我们去调解,在调解的过程当中,那两个男生的家长没有来,就终止了调解。一个男生呢,好像是学生,另一个好像是上班了,具体干甚么我们也不知道。

冯先生还指出,李心草出生不到10个月就丧父,而从小抚养孩子长大外公外婆至今不知道这个噩耗。

冯先生说:她还只有10个月的时候她爸爸就因为矿难离开了,她妈妈呢是她高中体检身体的时候知道是有心脏病了。所以她妈妈没有劳动力,家里面只有个奶奶。我是她的姨爹,还有她的舅妈、舅舅,就是我们把她养大。她考上大学,她妈妈对她呢,就有很多的期望,现在她外公外婆还不知道,都7、80岁的老人了,我们不敢给他们知道。

教育业界人士石先生则指出,根据目前公开的资讯,李心草死亡不排除属意外的因素,但现在警方在尸检结果都没出的时候,声称不涉及刑案,本身程序就不合法,并且种种蹊跷的事情,也导致迄今为止依然真相不明。

石先生说:警方在刚刚尸检结束的时候,就通过《人民日报》发布了消息,警方是没有通过书面的方式正式的公布调查结果,它是接受《人民日报》的采访,通过《人民日报》来发布的。但是呢,发布之后,它又说没有发布,可能是遭到了啥子压力,或者是遭到了质疑。实际上它的时间程序上,有问题。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昆明市公安局,但该局拒绝回应。

而妇权人士郭晶则指出,李心草的悲剧,以及其跳江前所呈现出的绝望和被欺淩的状态,其实只是中国社会底层家庭子女,特别是女孩子命运的缩影。

郭晶:实际上现在基本上想通过比如说受教育,去有一个社会阶层的升迁,其实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她们的这个社会资源,比如家庭很难给她们支持,社会也是很难去提供机会给他们。也就是她们即便是读了大学,但是她们看不到未来是怎样的。这个迷茫实际上应该是一种是社会性的迷茫。在这种困境下,人都会去看似的一些捷径吧,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捷径,有些人反而会利用这些社会的一些困境,最终被压迫的还是这个社会的底层和弱势。

郭晶还指出,相比10多年以前,来自贫寒家庭的孩子,获得向上流动的机会更少。在越来越少的资源下,她们即便是大学毕业,也越来越难以在大城市立足,而这也会加剧这个群体绝望的情绪。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