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风】种族主义也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

2020-04-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若然谭德塞满足于当埃塞俄比亚衞生部长,也许历史对他还会较为仁慈,但经过新冠肺炎一「疫」,谭德塞之被钉在耻辱柱上,已然成为定局!(路透社资料图片)
若然谭德塞满足于当埃塞俄比亚衞生部长,也许历史对他还会较为仁慈,但经过新冠肺炎一「疫」,谭德塞之被钉在耻辱柱上,已然成为定局!(路透社资料图片)

十七世纪英国文学作家塞缪尔‧约翰逊博士说:「爱国主义是无赖最后的避难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在今时今日,这句说话也许可以略为修正,提出其他的选项,例如「种族主义」。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最近正在世卫做直播,他很明智地关掉评论。谭德塞说:「这三个月来对我的种种人身攻击甚至死亡威胁。我不在乎!我只想挽救生命。他们攻击我是黑人。我很骄傲自己是黑人。只有当他们攻击黑人族群时,我才会反击。」

其实,国际社会对谭德塞的指责质问林林总总,但吹哨人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没有一条跟他的肤色有关!

这次谭德塞选择打种族牌,正好说明他已词穷!世卫这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未能及时预警,反而大拍强国马屁,谭塞德和习大大不断互相吹捧,已经到达令人作呕的程度。事实胜于雄辩,新冠肺炎至今在全球录得超过150万人确诊,谭德塞若想堵住悠悠众口,最佳方法莫如尽力控制疫情;然而,谭德塞选择拿他本人的种族大做文章,吹奏种族主义的号角,正好说明其卑鄙与无能。

谭德塞对台湾最恼羞成怒的,恐怕是那封有几十万人并且人数不断增加要求他下台的联署信,谭不好意思对此公开发作,所以才把气撒在台湾官方头上。

谭德塞当年竞逐世卫总干事时,其竞选对手已指他曾隐瞒其祖国埃塞俄比亚爆发霍乱疫情,他否认有其事,最终他仍在北京强力支持下成功当选。

世界上无赖有很多,但像谭德塞这样的角色,竟可以当上国际组织主管高位,毕竟也是一个异数。他厉害之处,是他在位接近三年,竟然可以彻底地搞垮了世卫的公信力。现在二十国集团已经有呼声要求另起炉灶,可见在谭的治下,各国对世卫已然绝望!

若然谭德塞满足于当埃塞俄比亚衞生部长,也许历史对他还会较为仁慈,但经过新冠肺炎一「疫」,谭德塞之被钉在耻辱柱上,已然成为定局!

再次想起一位朋友说的段子:中国自1919年五四运动后等了101年,没迎来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却迎来了这么一位谭德赛先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