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CL专访|菲塔雷利:落地30国,中国信息战项目「纸墙」是怎样建成的

2024.04.18
AFCL专访|菲塔雷利:落地30国,中国信息战项目「纸墙」是怎样建成的 「公民实验室」研究员阿尔贝托·菲塔雷利
阿尔贝托·菲塔雷利提供

韩国的「仁川焦点」(incheonfocus)、日本的「银座日报」(ginzadaily)、意大利的「米兰时尚周报」(milanomodaweekly)、捷克的「波西米亚每日」(bohemiadaily)、法国的「友好巴黎」(FriendlyParis)、厄瓜多尔的「伊瓜苏」(Iguazu)……乍一看,这一排网址名像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地方网站集锦。

这些网站发布地方新闻,罪案,娱乐,餐饮指南等,但仔细观察之下,这些内容逐字搬运自其他当地媒体。然而,这些分布于不同洲的「地方新闻」不约而同地与万里之外的中国政府宣传统一口径,他们一起批评台湾总统蔡英文,并一致指责香港的一位公共卫生研究员是「汉奸」、「骗子」。

2023年末以来,这些网站群逐渐在一些国家被注意到,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曾报道,韩国国家情报院曾通告了中国公司在韩设立18家伪装成地方新闻的网站,意大利媒体也调查揭示了「中国制造」的「新闻」网站。

资深信息战研究专家阿尔贝托·菲塔雷利(Alberto Fittarelli)的研究则拼起这些碎片,将散落于3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新闻网站」联系起来,并发现,这些网站虽然流量不大,却在自己的地理区域里默默耕耘,发布中国宣传内容,试图影响搜索引擎推荐。并且,这些网站源自同一家中国公关公司——深圳海脉云享传媒有限公司(Shenzhen Haimaiyunxiang Media Co,又名海脉)。

研究员们把这项精心组织的行动称为「纸墙」(PaperWall)。

2月7日,多伦多大学蒙克国际研究中心下属的公民实验室发布报告《纸墙:冒充地方媒体的中国网站群以全球受众为目标传播亲北京内容》。报告曝光了在30个国家冒充当地新闻媒体的虚假网站。这些网站实际在中国营运,在直接搬运其他媒体内容的同时,还在世界各地发布中国政府口径一致的政治性内容。

报告作者阿尔贝托·菲塔雷利是公民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曾在Meta等知名科技公司工作十馀年,是信息安全领域的专家。在获得授权后,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AFCL)将这篇英文报告全文编译成中文(上篇、下篇),并对作者阿尔贝托·菲塔雷利进行了专访。

从「龙桥」、「香港解密」到「纸墙」:中国的信息战术的演进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您是信息安全领域资深的技术专家,如何转向到研究媒体领域的错误信息与虚假信息现象?又是怎样关注到「纸墙」的?

菲塔雷利:我是一名威胁情报和网络安全研究员,在这个领域大约工作了15年,主要是在私营机构。这期间,我关注那些针对线上社区的各种大规模威胁活动。最近这10年,我尤其聚焦在信息作战(Information Operation, 可译为信息行动或信息作战,本篇统称为信息作战),即潜在地实施操纵信息行为,以欺骗受众、影响受众。

我首先想指出的是,尽管我的研究可能会关注一些特定的地区,但我不是中国专家也不是特定的地区问题专家。我研究全球各地的信息作战的特点和相似之处。

我加入公民实验室,著手研究在香港抗议活动中,针对抗议者的宣传运动—「香港解密」事件。(编者注:香港解密 HongKongLeaks是一个针对香港的民主派人士、维权者和记者的网站,公布了超过两千人的个人隐私资料。)2023年7月,我们团队发布了一份相关报告。追寻了整个运动中的踪迹,揭示它的实质和运营者。这个运动直到今天还能看到,只是没有以前活跃了。

「纸墙」是一个机会。 我之前的经验都在研究信息作战的具体技术上,而我一直想了解信息作战的生态系统,观察各种运作方之间如何协作,如何关联。

去年,我在意大利媒体《页报》(Il Foglio)读到一篇报道,披露多家冒充本地新闻媒体的网站来自中国。这引起了我的好奇,这是真的吗?还有更多的网站吗?除了意大利还有其他地方吗?我想证实这些说法,于是和我的同事一起,开始了「纸墙」的调查。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中国的信息作战方式有哪些?「纸墙」有甚么新的特征?

菲塔雷利:来自中国的信息战已经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最著名的信息作战类型是大量使用垃圾伪装(Spamouflage),这个行动也被称为「龙桥(DragonBridge)」:调用成千上万的社交媒体账户,相互协作,传播特定的观点和内容,有些非常激进,这一点和「纸墙」传播的内容很像,虽然所用方法不同。

「垃圾伪装」使用大量的垃圾邮件账号,形成大型社交媒体账户星系,平时发布商业垃圾信息,但偶尔会将内容转向政治攻击。这种行为早就被注意到,Meta以及当时的推特(现为X)等平台都曾打击过「垃圾伪装」的行动。

后来的「香港解密」行动是另一种方法,专门针对香港的抗议者的「人肉搜索」(Doxxing),覆盖人群规模大概在3000人上下。这一行动起码可以追溯到2019年,其中也用到了「垃圾伪装」(Spamouflage)战术,以扩大影响。

「纸墙」(Paperwall)和前面两种又不同。在「纸墙」行动中,一家中国私人公司在不同国家创建冒充当地媒体的网站,这些网站会发布本土的新闻,但明显在当地并没有实体存在。

纸墙的目标地区广泛。 虽然我们没有在北美国家(美国、加拿大)发现任何活动,但在墨西哥以南的国家、几乎整个欧洲,日本、韩国以及其他一些亚洲国家,都找到了他们的行动。

和之前的信息作战相比,「纸墙」的策略不同,受众不同,但目标和之前是一样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发布的内容。他们发布的政治内容和「龙桥」时期相似,同步发布同一内容,互相协作攻击。

官私合作的「纸墙」 目标可能是影响主流媒体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您在报告中提到了中国政府与私营公关公司之间的合作。这种合作在信息作战中发挥甚么样的作用?

菲塔雷利:坦白说,我们很难证明这种关系。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他们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了具体指示。但这个公关公司营运的网络发布的政治内容是如此激进、明确,并与北京的路线如此一致,让人很难认为这只是巧合。

例如,「纸墙」的所有网站都有攻击闫丽梦(编者注:香港大学传染病学研究员,曾因在美国指控中国政府制造2019冠状病毒引起广泛争议)的内容。无论这些攻击的目标是谁,这里的重点是,它们相互合作,且攻击的目标和中国政府针对的目标基本是一致的。

这个网络非常复杂,「纸墙」活动的运营方,作为私人公关公司,也可能主要是基于商业目的在营运,或许中国政府只是他们的客户之一。但是他们对目标受众的影响确实是带有政治目的的。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这些网站的流量大吗?造成了甚么影响?

菲塔雷利:我们使用了开源工具来尝试测量网站的流量,但在开源的数据库中并不能找到这些网站,也就是说测量工具的雷达没能找到他们。这通常意味著大部分网站没有流量。有些网站有一点流量,特别是英文网站,但访问量每天只有大约50次,几乎等于没有,也没有社交媒体账户给它们导流。

我们作为研究人员要权衡考量的一件事:是不是要曝光这些本来就没人看的网站。当然我们曝光的用意是提醒人们:嘿,这些是假网站,你得当心点。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我们最近报道台湾大选期间,有台湾记者被中国官方收买散布虚假民调。他们的手段和「纸墙」相似,创建了看起来像当地新闻媒体的小网站,发布虚假信息,但最终主流媒体也采用了这些报道。「纸墙」会不会也可能会造成类似的效果?

菲塔雷利:被主流媒体采用可能也是「纸墙」的目标之一。尽管我们没有发现大量的放大效应,但我们确实注意到了一定的流量。如果内容量足够大,最终像谷歌新闻(Google News)这样的新闻聚合平台可能会捡起这些故事。雅虎新闻(Yahoo News)可能也会这样做,这可能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一旦政治内容被捡起,那么这次行动本身就算是成功的。

「纸墙」在被曝光后正逐步停止营运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我们试著登录一些报告收录的网站,发现有些网址已经跳转到了空白页。这是报告曝光带来的变化么?

菲塔雷利:今天早上(编者注:3月21日)接受采访之前,我又检查了一遍那些网站,大多数似乎都处于离线状态。这有点出人意料,因为从技术上讲,这些网站是在中国托管的,它们可以保持在线。

但报告发布后,它们似正在逐步停止营运,只是有几个英语网站还在线,并持续发布内容,比如针对英国的「欧盟领袖」(euleader)、「世界发展日报」(wdpp)等。我认为这些网站的目标主要针对英语国家。其他大部分网站好像都下线了。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因为报告的发布,他们现在正在缩小活动规模?中国公关公司海脉有没有对你们的报告作出回应?

菲塔雷利:有可能,我们的曝光可能已经影响到他们的营运。

至于海脉公司,我们并没有要求他们回应我们的报告,我们是研究机构,不是媒体。但我注意到,日本国家广播公司(NHK)对「纸墙」进行了单独的调查报道,并试图联系海脉公司采访。我的日语很差,通过机器自动翻译读到的报道内容。我看到的基本上是在说,海脉表示没看我们的研究报告,同时否认他们设立了「纸墙」网站。这并不出乎意料。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发现「纸墙」行动让你感到惊讶吗?它的危险性在哪里?

菲塔雷利:「纸墙」最让人惊讶的,是其迅速扩张。如果看时间线,他们在2019年创建了一些初始网站。然后大概从2020年中期开始,创建了大约120个网站。这是一个可以快速复制和扩张的模式。如果真的迷惑住了受众,就会非常危险。

例如,可能某位政客或主流媒体会引用这些虚假信息,并赋予其合法性,受众的数量就会成指数级增长,到那时,我们就很难告诉他们这是信息战,很难劝他们不要相信。

我想强调的是,目前从流量上看,「纸墙」行动的影响基本上是零。但不等于它们不危险。如果人们真的误把他们当成了真实的本地媒体,就会非常危险。

我个人见证了持续十年的信息作战。大部分的信息战行动开始时候都是看上去无害,然而在某个时间点开始释放巨大影响力。人们需要认识到,即使看不到信息作战的影响,不等于它们在休眠,它们是潜在的定时炸弹,将在某一天爆发。

不断演进的信息战,下一步是么?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纸墙」对于信息战关注者来说预示著甚么?中国的信息战正在变化吗?

菲塔雷利:这是我的猜测。在过去几年中,社交媒体公司已经在信息作战上加大了处理力度。他们确实发现了有人使用技术手段在他们的平台上创建假账户,然后使用这些假账户来推广特定的内容。

带有恶意的行动者们如果使用陈旧的信息作战的技术和策略,就会很快出局,因此,他们需要寻找新的方法,应对平台的管控。

比如,Twitter处理了在其平台上针对香港抗议者的信息作战后,「香港解密」网站出现了。我们猜想,他们在寻找继续发挥影响力、同时又不会被社交媒体公司关闭的途径。

「纸墙」的出现,可能也是其中一环。他们把网站设在中国,由中国网络巨头腾讯托管,没有人能够关闭他们的服务器,或者封锁他们的网址。这可能是为甚么他们没有用社交媒体,而是自建「纸墙」网站群的原因,他们不需要用社交媒体达成影响力,并且,他们知道一旦上社交媒体,很可能会被抓住。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您预测的未来是怎样的,最近热议的生成式人工智能对中国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的信息作战有甚么影响?

菲塔雷利:这个问题不是中国问题,人工智能的影响是所有地区在未来要面对的。

拿「纸墙」行动来说,这些假冒网站从真正的新闻组织那里窃取内容,但复制、粘贴很容易被发现。虽然意大利网站会用意大利语发布意大利本地新闻,但政治性内容还是用英语发布,看起来很明显,也不一定所有人都懂。

未来,人工智能可以让恶意的信息战发动者不用直接窃取内容,而是独立生成内容。因此,每篇文章都会彼此不同,且看上去像真正的新闻产品,无法追溯到被他们窃取内容的新闻机构。

其次是录音和影片内容。所谓的深伪技术(DeepFake)可以伪造政客、名人或是争议人物的影片,让这个人说一些他从未说过的话,再加上社交媒体账户网络来推广,想追溯并证明其真伪肯定是很困难的。

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有一些信息操作使用了深度伪造技术,例如在委内瑞拉的假新闻主播,看起来非常真,很难被观众识别。将来,任何人、任何政府或者任何私营公司,都可以这么做。

(在本次采访之后,菲塔雷利又来信补充,4月上旬,微软发布一则报告称中国已经在使用深伪音频技术干涉台湾选举。在选举期间,网络上出现了假造录音,冒充台湾科技大鳄、并一度作为总统候选人的郭台铭发表支持某位候选人的言论。)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未来听上去好像很悲观?

菲塔雷利:我不想一味传递消极信息。我认为我们还有机会。也许我们还没有领先于造假的行动者,没有走在公共安全问题出现之前,但我们可以很快的识别他们的行动,并对未来趋势做预测。我们至少要意识到作恶者的行动潜力,并在其行动时尽快纠正。

从积极的角度看,「纸墙」运动中的多数网站在被曝光后都被幕后操作者淘汰了,这是个好消息。这意味著,曝光起作用。所以,不管将来的信息作战是否有AI参与,曝光还会起作用。

延伸阅读:「纸墙」报告中文编译上、下篇  (待续)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针对当今复杂媒体环境以及新兴传播生态而成立。我们本于新闻专业主义,提供专业查核报告及与信息环境相关的传播观察、深度报道,帮助读者对公共议题获得多元而全面的认识。读者若对任何媒体及社交软件传播的信息有疑问,欢迎以电邮afcl@rfa.org寄给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由我们为您查证核实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在X、脸书、IG开张了,欢迎读者追踪、分享、转发。X这边请进: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这里IG也别忘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