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譯稿|俄羅斯為建設「主權網路」的大規模斷網

翻譯:伊芙蔡
2024.02.18
精選譯稿|俄羅斯為建設「主權網路」的大規模斷網
自由亞洲電台製圖

編者按:自由歐洲電台(RFE/RL)日前發表專題報道,探討1月30日俄羅斯境內的一次大斷網。報道分析,這次斷網恐怕意味著俄羅斯政府正將國內網路用戶轉移到由國家控制的DNS伺服器上。

本文譯自RFE/RL英文報導"Another Brick In The Great Kremlin Firewall: Mass Internet Outages Part Of 'Sovereign Internet'",原文鏈接在此

1月30日晚上,俄羅斯網路出現大規模中斷,情況之嚴重,連有「俄羅斯谷歌」之稱的最大搜尋引擎「Yandex」,也和國內數十家最大、最知名的網路公司一起斷網,甚至連專門追蹤網路中斷情況的熱門網站「www.failure.rf」也癱瘓了。

當晚俄羅斯經歷了約兩個小時的斷網,民運人士和網路專家紛紛表示,俄羅斯曾經擁有自由的網路世界,但這次斷網給這個曾經自由的世界帶來了廣泛和深遠的影響。

俄羅斯的網路系統被破壞得如此徹底,實屬罕見。在此之前,2018年監管機構試圖切斷廣受民眾歡迎的「電報」,最終封鎖了數百萬個網路位址。另一個例子是2021年,國有電信供應商宣稱發生了一次「設備故障」,引發了包括克里姆林宮網站在內的大範圍斷網。

非政府組織「NetBlocks」位於英國、專注監控全球網路治理情況。研究總監馬特(Isik Mater)表示,俄羅斯在打造更封閉的網路環境的過程中,曾遭遇短暫阻礙。

多年來,俄羅斯監管機構逐步建立了法律和技術基礎設施,最終目標是監測和控制俄網(RuNet)。其中一些行動意在掌控該國最大的網路公司,如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網路巨頭Yandex,在引導俄羅斯人搜尋有關烏克蘭戰爭的新聞或資訊方面,就受到政府持續的干預和限制,還將進行重大改組並被拆分。

pic1.jpg
Yandex是俄羅斯最大的網路搜尋引擎公司,它也是俄羅斯政府亟欲掌控的商業機構。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京(中)2017年9月21日參觀位於俄羅斯莫斯科的總部。(美聯社圖片)

至於其它主要網路公司,如被稱為「俄羅斯版臉書」的VK,則已被併入由克里姆林宮的寡頭盟友或國有企業所控制的事業體。當局似乎正在著手創建一款「超級app」,促使俄羅斯人僅僅使用單一應用程式,就進行一系列廣泛的線上活動,如聊天、納稅、邂逅另一半、支付交通罰款等。

硬體方面,以俄羅斯聯邦通訊、資訊科技和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為首的政府機構,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一直致力於建立並完善,由設備、伺服器和流量監視器組成的網絡,即所謂的「調查行動用系統」,其縮寫為「索姆SORM」。這套系統涉及對所有網路服務供應商,強制安裝特殊設備,使該國情報機構——聯邦安全局(FSB)能吸取並監控俄羅斯網路上的所有內容。

2010年代中期,由克里姆林宮控制的俄羅斯聯邦會議通過一系列法律,要求谷歌、Facebook 和蘋果等主要網路公司,將伺服器架設在俄羅斯境內,以便當局更容易控制或監控流量,許多公司最終決定退出俄羅斯。

「索姆」系統在推出後的幾年內就得到擴展和提升,使國家更易阻撓各種隱私安全或加密措施,包括「深度封包檢測」(Deep packet inspection),能用以監控技術性數據和網路資訊。

然而,它的運作有時也會出問題。 2018 年,大眾傳媒監督局將目標鎖定即時通訊軟體Telegram,它在俄羅斯大為流行,連同強大的加密功能,使它成為情報機構的目標,他們希望能監控並辨識用戶。不過此舉最終導致數以百萬計由亞馬遜、谷歌雲端運算提供的網址(技術上也稱為IP位址)被封鎖,從而擾亂了無數的線上商務和服務。

2019年,俄羅斯立法機構通過更多修正法案,擴大了對大眾傳媒監督局的賦能,讓它可以將網站列入黑名單並封鎖,以及對人們用來繞過阻礙的工具,比如能保護用戶身份、位置的虛擬私人網路(VPN)進行追蹤,這項努力被稱為「主權網際網路法案」。

這部法案還擴大了大眾傳媒監督局的權力,使它能夠減緩、限制資料進出某些網站或應用程式,這意味著使用者幾乎難以連接這些網站。它也在大眾傳媒監督局內設立了一個專門部門,搜尋當局眼中的網路威脅。

2021年3月,社羣媒體巨頭Twitter(現為X)因拒絕移除被俄羅斯政府認為「非法」的內容,而遭當局「限速」。據美國和俄羅斯學者當時發表的論文所述,這是有史以來頭一遭,出於審查目的而實施的大規模限速。

只是,這項努力帶來的結果適得其反,還導致俄羅斯的許多重要網站,包括克里姆林宮主網和其他政府網頁也都無法運作,人民抱怨連連。對此,俄羅斯主管機構將原因歸咎於「設備故障」。

pic2.jpg
2018年4月,俄羅斯法院下令封鎖telegram,在聖彼得堡,一群抗議者帶著裝有兩千架紙飛機的道具前往大眾傳媒監督局(Roskomnadzor)門口抗議,紙飛機是應用程序telegram的標誌。(美聯社圖片)

是誰刪除了俄網通訊錄?

2019年的「主權網際網路法案」也規定讓俄羅斯自行建立網域名稱系統(簡稱DNS)。 DNS被視為網際網路的通訊錄,當使用者在瀏覽器輸入網址以載入網頁時,DNS就會運作,將網址轉譯為包含字母和數字的IP位址,以便連結伺服器或電腦,並快速載入頁面。

自網路誕生之初起,DNS就由位於美國加州的非政府組織「網際網路名稱與數位位址分配機構」 (ICANN)監管,這點一直讓俄羅斯當局相當惱火,包括總統普京在內的一些人甚至相信所謂的陰謀論,認為網路都被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控制了,所以俄羅斯的監管機構便積極尋求要建立自己的國家域名系統,也能讓政府更易監控。

莫斯科時間的1月30日下午六點左右,俄羅斯國內外的用戶開始面臨大規模的網路故障,除了Yandex之外,該國的三大行動服務提供商——MTS、Beeline 和Megafon,都出現服務中斷的情況。 Sberbank 、VTB 等國有銀行,線上零售商 Ozon、 Wildberry,以及俄羅斯知名分類廣告網站 Avito 也一樣。

幾個小時後,俄羅斯數位發展部透過聲明指出,「技術問題」影響了「 .ru」及其西里爾字母「 .рф」的網域,絕大部分的俄羅斯網址都是以這2者結尾的,例如Kremlin.ru。該機構並表示,此事還涉及保護DNS免遭駭客攻擊或篡改。

對此,網路權利組織「Network Freedoms」在Telegram上發文,問道:「是誰刪除了俄網通訊錄?」並指出:「創建國家網域名稱的實驗似乎仍在繼續。俄羅斯當局長期以來,一直警告要將所有用戶轉移到國家的DNS伺服器,這可能是.ru 網域許多網站正在發生的情況。」

依照俄羅斯數位發展部和網路專家們的說法,該次斷網持續了大約兩小時。

在任何政治性的時機都可能發生

在本次斷網前的一周,還曾發生更局部的斷網現象,在俄羅斯被廣泛使用的 Telegram、WhatsApp 、Viber都受到影響。俄羅斯中部的巴什科爾託斯坦,1月稍早曾因當地一名活動人士被監禁而引發一波抗議活動,當時WhatsApp和Telegram連續幾天都無法使用。

一些活動人士將這些干擾歸咎於3月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普京料將輕鬆贏得第五個任期。

俄羅斯非營利組織「Roskomsvoboda」的負責人Artyom Kozlyuk,在1月24日的斷網事件後表示,當局可以在任何對其適當的政治時機,實施此類封鎖,「最有可能的是,這類情況(包含個人服務和整個網路)將是局部的,如在特定的城市、地區,但不太可能是長期的,因為長期且大規模的關閉,會產生經濟和社會方面的後果。」

非營利組織「網路保護協會」(Internet Protection Society)的負責人克利馬廖夫(Mikhail Klimaryov)則假設,這一切都與Roskomnadzor內部的混亂情況有關,「他們試圖強迫所有用戶都進入所謂的國家網域名稱系統。這到底是甚麼東西?我還是無法參透為甚麼會需要它。」他還告訴《目前時間》(編按:Current Time為 一間由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美國之音共同開辦的俄語電視新聞網):「看來他們想要一個獨立的俄網,後來就有了俄羅斯網路主權法案;他們想要做的事,就會設法達到。」

亞洲事實查核實驗室(Asia Fact Check Lab)針對當今複雜媒體環境以及新興傳播生態而成立。我們本於新聞專業主義,提供專業查核報告及與信息環境相關的傳播觀察、深度報道,幫助讀者對公共議題獲得多元而全面的認識。讀者若對任何媒體及社交軟件傳播的信息有疑問,歡迎以電郵afcl@rfa.org寄給亞洲事實查核實驗室,由我們為您查證核實。

亞洲事實查核實驗室在X、臉書、IG開張了,歡迎讀者追蹤、分享、轉發。X這邊請進: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這裡IG也別忘了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