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观察|中文世界如何传播韩国政客遭刺杀的「阴谋论」?

作者:郑崇生,发自华盛顿
2024.01.24
传播观察|中文世界如何传播韩国政客遭刺杀的「阴谋论」?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2024年伊始,韩国共同民主党主席李在明遭刺伤,中国媒体1月2日当天很快就报道相关消息,「李在明遇袭」的标签更一度冲上新浪微博热搜榜,除此之外,在中国网络世界上,阴谋论、甚至是假信息,也在社交媒体平台流传。

例如,网络大V司马南当天很快制作视频,在抖音上以影射的方式、质疑李在明是因为反美日立场鲜明遭刺杀,而幕后可能有团体主导,甚至牵扯上美、中 、韩的地缘政治格局。

司马南在事件发生之初,以分析韩国国内政治竞争为切入点,包括李在明的政治发迹路、他与现任总统尹锡悦之间的竞争等,试图塑造李在明因反美、反日而惹上杀身之祸的阴谋论,他以引导与质问的方式说:「大家想一想,日本核污染水的问题,想想萨德入韩的问题,想想尹锡悦政府一系列的倒行逆施,以至于在东北亚、在亚洲,在亚太一系列复杂的政治事件当中,李在明所扮演的角色」「如果杀手的后面还有一个团体呢?如果杀手的后面还有更大的政治的图谋呢?这情况是不是就复杂了?」

622a57161.png
司马南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分析李在明遇袭原因。(图截取自YouTube)

相较之下,《中国新闻周刊》快速且更为扎实分析李在明遇袭对韩国政局及他自身政治生命影响的文章,至今只获得五万多的阅读量、20个点赞数。尽管司马南的一些说法背离韩国政坛的实际情况,但他这种以影射及阴谋论来论述的方式,在中国的舆论场更能吸引眼球。

「阴谋论要达到传播效果,要有许多条件配合。」美国马里兰大学菲利普梅理尔新闻学院(Philip Merrill College of Journalism)讲师李惟平告诉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尽管在这次事件中,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规中矩,没有司马南这类的论述,但在中国这样的极权社会中,民间氛围对一个事件会有的心态与反应,深受官方长期引导塑造影响,它「就像膝反射一样,会建立一套根深蒂固的思考回路。」

亲美色彩鲜明的尹锡悦上任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并不掩饰对他的不满,更试图放大韩国也有众多反美舆论的印象,尤其是李在明去年赴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的官邸与邢海明会面后,在韩国引发舆论质疑,但《环球时报》却与中国外交口径一致,趁机数落尹锡悦政府的不是,对于像是韩国亲保守派报刊《朝鲜日报》质疑李在明遭中国利用,并批评韩国官方对邢海明过于优待只字不提。也是这同一时间,反对日本排放核处理水的李在明成为了中国左派文章讨论的英雄人物。

司马南的知识「硬伤」

长期的舆论引导下,中国民间对亲中的李在明与亲美的尹锡悦好恶有别。不过,司马南的论述有不少事实硬伤,例如他把前韩国总统文在寅说成是亲美派,这个明显的错误也已经被不少中国网友指出。

622a56fe2.png
司马南视频截图

李在明和文在寅同属共同民主党,他被视为文在寅的接班人,但2022年总统大选时、他以极小的差距输给了立场被视为保守派的尹锡悦。

另外,司马南在视频中还说,李在明去年8月绝食静坐是抗议尹锡悦政府在选举过程中发生「营私舞弊行为」,这个说法也与当时韩国政坛的背景完全不符。

李在明总统选举落败后,去年3月遭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以涉嫌收贿、渎职与隐瞒犯罪等罪嫌起诉,李在明否认检方指控,并反指这是尹锡悦政府的「政治报复」,随后,他在同年8月31日、即就任共同民主党党魁满一周年时宣布绝食抗议,他当时诉求是要尹锡悦政府施政革新,并全面改组内阁。

在韩国外国语大学(Hankuk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国际地区研究生院(GSIAS)教授阿特金森(Joel Atkinson)看来,司马南的视频是个「质量非常糟糕」的作品。

研究东亚政治与中国的阿特金森套用前《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说过的话评价司马南,他告诉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中国)媒体有两个老板,政府和市场,而政府最重要」。他认为,「司马南是属于市场驱动的一类」,而中国政府不会通过官方媒体来宣传李在明遇袭的阴谋论,毕竟从干涉韩国事务的角度来说这是过于挑衅的,且会引起强烈反弹。

中国官方放任阴谋论的原因与成

阿特金森认为,中国官方为这些阴谋论提供了空间,并可能成为它的一种宣传手段。对内,它把美国和日本描绘成邪恶的、暴力的力量,而韩国右翼则是美、日走狗;对外,它试图传递的讯息是,韩国的制度败坏,韩国人不应该信任自己的政府与彼此,所有人都应该反对萨德系统(THAAD)、反对改善与日本的关系,「无论如何,这些论述确实都符合党的目标。 」

司马南虽然收获了流量,但持平而论,李在明遇刺阴谋论的传播效果在中国内外并不「出色」。

李惟平说,除了韩国媒体、官方在事件的报道与处理上都有清楚透明的资讯公开,事件本身随著李在明很快脱险,已于10日出院,随后并重返工作岗位,阴谋论很快没有了养分。

自称「诚实的中国人」,时常在X(Twitter前身)上传播各类阴谋论的用户Yin MR在事发后以英文发文指控称,李在明遇刺与地缘政治竞争有关,更直指是美国派人刺杀他,但完全没有提出证据。

Yin MR也时常转发中国官方媒体的论述或讽刺漫画,讨论的话题包括「东升西降」、「美国衰败」、「中国崛起」等,他也不时针贬台海局势、批评台湾执政党民进党,不少中国外交官也在X上关注了他。

p3.png
Yin MR在X上发表的言论 (图截取自X)

不论是开放社会或言论受到管控的国家,阴谋论都是存在的,就像李在明遇袭的这次事件,韩国也出现了一些阴谋论,有人甚至质疑该事件是李在明自导自演的,只因为他遇刺的情节,和2016年的韩国犯罪电影《阿修罗》中、反派市长遭美工刀割伤额头的桥段非常相似。

但随著凶手遭起诉,李在明康复,阿特金森更关注的是,中国对韩国政治的关心与介入程度,会如何影响韩国政局发展。

韩国版「中国介选」?

阿特金森分析,在李在明的例子上,北京表达的是会更愿意与韩国像是李在明这样的左派人物合作,韩国左派政治人物也会告诉选民,他们的政治立场可以最大程度地与中国合作,对韩国经济有帮助,有鉴于韩国国内现在对中国的好感度非常低,韩国右派人士也借力使力,乐于强调左派的亲中立场,并以此作为理由,攻击对方不可信任,「现在的状况是,在韩国,能与中国合作更像是一种负担,而不是一种(政治)资产 」。阿特金森补充,尤其是去年李在明与邢海明共进晚餐,邢海明却在活动中公然批评尹锡悦,韩国不少民众感到冒犯、视邢海明为傲慢,这也让李在明看起来像亲中走狗。

韩国今年4月将举行国会改选,一般预料,在遇刺前贪腐疑云缠身的李在明,面临著同党同志反对、甚至出走另立新政党的挑战,在他遇刺康复后,李在明与尹锡悦所属政党的再次对决,民调目前相当接近,尹锡悦能否翻转目前朝小野大的格局,难有定论。

但中国持续在韩国展开有利于中国的舆论环境,并没有停止。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去年底曾报道,韩国国家情报院(下称「国情院」)证实,三家中国公司在韩国投资、设立38个韩语新闻网站,散播「亲中、反美日」的文章,国情院警示,尽管这些网站没什么影响力,但北京有意图操控韩国的网络舆论。

李惟平说,中国努力在布局全球新闻机构,例如跟当地媒体合作、收购,目的是要营造有利于中国的舆论环境,而国情院去年的发现,她认为是中国长期的战略行动之一,她和阿特金森都认为,中国在韩国的讯息操作与认知作战,需要长时间持续关注。

阿特金森还提到,要将中国认知作战的资讯与论述揭露到何种程度,又往往是个棘手问题,韩国政府向公众揭露,有可能助长了这些网站与论述的触击量与知名度,加上这又会让政府看起来像是在打压真相,保护自己,反而让中国的认知作战获得信任。

「针对中国的认知作战,各国政府还是该发布『正确且清楚』的讯息」,他说,在韩国的例子来看,更是如此。对抗阴谋论,同理亦可证。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针对当今复杂媒体环境以及新兴传播生态而成立。我们本于新闻专业主义,提供专业查核报告及与信息环境相关的传播观察、深度报道,帮助读者对公共议题获得多元而全面的认识。读者若对任何媒体及社交软件传播的信息有疑问,欢迎以电邮afcl@rfa.org寄给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由我们为您查证核实。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在X、脸书、IG开张了,欢迎读者追踪、分享、转发。X这边请进: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这里IG也别忘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