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观察|台湾大选后,「作票阴谋」为甚么传不停?

作者:董喆
2024.01.18
传播观察|台湾大选后,「作票阴谋」为甚么传不停?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台湾总统大选全球瞩目,但随著选举落幕,结果出炉,质疑选务正当性的短影音开始大量从TikTok流传到各个社群平台,甚至不乏百万订阅的网红转传。指控「作票」的传言像潮水一样涌进台湾事实查核中心、MyGoPen等查核机构。中选会主委李进勇亦在选后首个上班日亲上火线驳斥,「只要法院认定有违法舞弊、作票情形存在,立刻辞职」,并在周三(17日)将25件选务造谣案移送司法机关查办。

台湾自1996年民选总统以来,「作票」阴谋论反覆出现。和平完成8次总统大选后,为何「作票」仍是选后阴谋论的代表?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访问台湾事实查核机构与政治学者,拆解选务错假讯息剧本,并分析选务假资讯如何伤害民主。

「作票说」如何一夜广传?

选举结束后,上周日(14日)起各大社群平台开始出现宣称由「监票过程民众自发录制」的画面,观看次数从数十万到百万以上。影片的共同特征为秒数短、无法确认前因后果,以及难以判断投开票所地点。而这些零星的短影音,被拥有社群声量的网红包装重新转发后,「作票」的讨论更为广泛。

图1.png
选举结束隔日,TikTok上出现大量质疑选务人员作票的短影音。(Tiktok截图)

「这不是作票!甚么才是作票?」Youtuber「Bit King比特王出任务」拥有76.4万位订阅者, 选举隔日他上传了一支16分钟长的影片,剪辑多支开票所录影画面,影片结尾以字卡控诉「开票、计票漏洞百出,还要再过四年?然后再玩一场永远不会赢的选举?」直指民进党政府控制选举结果,并制造蓝白矛盾。

另外,台湾知名网红「爱莉莎莎」同样在选举隔日发表一连串Instagram限时动态,质疑选务疏失恐影响选举结果。 「爱莉莎莎」选前表态支持民众党候选人柯文哲,她的评论总结「输了就认输,但希望大家能更重视选举和开票过程的规则与程序,假如四年后我们还能投票... .」引发舆论哗然。

图2.png
台湾网红爱莉莎莎在Instagram限时动态贴出多则开票影片,质疑选务疏失影响选举结果。(Instagram截图)

Youtuber团体「反骨男孩」成员庄酷炫,则是在社群平台Threads上发布嘲讽影片「真箱作业」,以念A画B的情节,反讽并质疑选务公正性。

图3.png
Youtuber团体「反骨男孩」成员庄酷炫,以短影音嘲讽开票黑箱。(Youtube截图)

从「比特王出任务」到「爱莉莎莎」,他们指证历历的作票手法包括票箱底有夹层可藏票,选务人员口喊一号手却画二号,以及选票没折痕、亮票不确实等。但这些指控,短时间内就由台湾事实查核中心查证后辟谣,也发布总体查核报告

「作票」影片将选务瑕疵断章取义

「Bit King比特王出任务」 这支16分钟的影片至截稿前已累计199万次观看,而根据台湾事实查核组织MyGoPen统计,截至周一(15日),这则影片已收到147次民众回报,是选举3日内影片讯息排名第一。

根据MyGoPen总编审叶子扬观察,2020总统大选后,的确有一两则零星的作票谣言,但因为当时仍处于COVID-19疫情之下,因此疫情相关谣言仍占大宗。但「这次影片是非常的大量,在投票隔天收到民众回报非常多的讯息」,MyGoPen在上周日一口气产出了5则选务查核报告,叶子扬出示数据,单一则「台南投票箱有夹层」的谣言短短三天内就收到69次回报。

图4.png
声称台南投票箱有夹层的影片谣言在X平台上也广为传播。(X截图)

不只是MyGoPen,台湾事实查核中心从2020年总统大选起,经历九合一地方选举、四大公投以及地方的罢免与补选案,确立了「选务谣言剧本」。也因此选举结果出炉后的大量假讯息,也在台湾事实查核中心的守备范围中。

台湾事实查核中心总编审陈慧敏周一受访时分析,在目前事实查核中心完成的选务查核中,有一大类属于「选务瑕疵」,也就是选务人员经民众指证后修正,「但影片就停在这边」,选务人员事后的更正或调整并未被放进影片、照片中,让选务疏失被修正的事件成为假消息的素材,甚至被夸大成「作票」。

例如网传「蓝绿灌票?现场抓包后,蓝绿才各扣回100票」,当时确实是记票人员在加总时算错,因此总统候选人2号及3号多了100票,不过在场监票民众出言提醒后,就已更正失误,中选会最终公告的数字也符合现场监票民众确认的数字。

陈慧敏提醒,「疏失是可以理性检讨的,那但是这些疏失被拍摄下来,去脉络化的流传,其实非常攻击到大家对选务的公信力还有独立性。」

「作票说」从选前就被作为监票的动员理由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也发现,其实早在选前社群平台TikTok上就已出现多则呼吁民众监票的讯息,他们重新散布2020总统大选的旧谣言,包含唱票不实、纸箱易于动手脚等。但这些假讯息早经查核、辟谣。

例如查核中心在2020年总统大选开票之夜破解的「喊二号,却划记蔡英文」的恶意影片,声源其实来自立委开票,画面却带到总统开票。这则恶意影片在这次选前又重新被流传,选后则也出现相同指控,但变形为「唱柯文哲,划赖清德」。

另外,大选前就有错假资讯指控中选会改采纸制投票箱是为了作票,即使中选会多次澄清2014就已基于运送及维修方便为由使用纸制票匦,这类型谣言在2024大选前仍疯传。选后也的确再次出现「纸制票箱有夹层,是为了藏选票」的说法。

图5.jpg
台湾采用纸制票匦,投票前选务人员会让民众确认票箱为净空状态。 (美联社)

选前在社交媒体上的「警示」和「预告」,对照选后由网红自称「揭发」的「作票手法」不谋而合,贯穿整场选举的谣言加强了部分支持者对选务的不信任。除了假影片重新炒作,政治菁英与支持者意有所指的发言,也预设了选举可能有作票行为,加深对选举不公的恐惧。

例如在侯友宜支持者组成的脸书社团中,国民党号召监票志工的文宣上就写明「现在不监票,以后没票监」。

图6.png
国民党号召监票志工文宣写著「现在不监票,以后没票监」。

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则是在去年12月24日屏东造势晚会上直说:「我以前都在想会这样做吗?但我发觉他们44秒把你剪掉也不怕,所以这个监票部队,大家如果有时间,拜托大家去参加,防止真的被作票做掉。」

(编按:柯文哲此处提的44秒,意指总统大选首场电视政见发表,台媒民视YoutTube转播过程,柯文哲有44秒片段消失,民视解释为「技术问题」。)

陈慧敏根据这四年选战查核的经验,提出了这样的观察,「(作票)阴谋论从2020年开始低烧,但到了九合一前,政党在做动员的时候,就会以可能会被作票,所以大家要赶快来监票,大家会有一个莫名的耳语或是莫名的印象」。

从2020年国民党参选人韩国瑜,至2024年国民党参选人侯友宜以及民众党参选人柯文哲,皆大方承认败选。但陈慧敏担忧,选务谣言虽不是政党发起,但却恐成为每次选举政党或是政治人物「借势」及「动员」的力量。

「作票说」会动摇台湾的民主选举制度吗?

台湾自1987年解严、1996年民选总统后,迈入民主化逾30年,「作票」传言却仍在几乎每次大选后成为话题,另外台湾身为科技先进国家,搭著这波「作票说」的还有选举方式过于落伍的批评。

东吴大学政治系特聘教授黄秀端告诉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选民的不信任心理有其历史因素,解严前由国民党一党独大,确实屡传有投票箱变魔术箱(藏票)以及开票一半却突然停电,当时民众尤其是反对党对投票作业相当不信任。 2000年总统大选,陈水扁与宋楚瑜得票数相当接近;接著2004年陈水扁竞选连任遇枪击事件,「选民的不信任感一直存在」。

黄秀端认为,即便如此,「纸本开票」仍然被认为是最安全的,因为「能够见证」。她提到,中选会曾多次委托学者调查,民众对网路或电子投票仍不信任,「你一票,我一票,大家都可以看的到,这个是大家觉得最公平的,我都可以眼见为凭」。

图7.jpg
台湾民主化30年,至今各类选举仍采用纸本投票,图为总统大选选票。 (美联社)

至于纸本投票要成功作票,黄秀端直言难度很高。首先,要影响选举结果动辄需要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票,需要过半以上开票所都作弊才有可能,没有选务人员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另外,选务由各县市选委会执行,目前各县市主政者两党皆有,且每一投开票所都有不同政党派出的监察员,如何以作票让特定政党人士胜选?

政大选举研究中心研究员萧怡靖则认为,「也许会因为有极少数比较极端的民众内心无法接受选举的结果,所以他做出了这样的行为,但是如果这个只是零星的状况的话,倒是一个不用太把他放大检视。」关键在于政党菁英如何看待,若政党政治的精英没有随之起舞,便不必过度忧虑。

「作票说」成为中国舆论打击台湾民主的工具

民众党总统候选人柯文哲周二(16日)于脸书发文,成为首位对作票说回应的总统候选人。他表示党部收到民众大量监票影片,反应票箱里有夹层、数百张选票被人窃走、开票与唱票不一致等现像,对选务瑕疵提出质疑。但他也认为,「台湾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的民主国家,大规模作票我认为不可能」,此举后续将如何影响支持者,值得观察。

随著中选会对选务谣言采取法律行动,以及政治精英出面呼吁,台湾内部对于「作票」的激化言论未扩大。但是这段时间疯传的选务谣言影片,已经悄悄蔓延至中国社群平台。

福建省广播影视集团东南卫视旗下节目《海峡新干线》剪辑短影音,指出「赖清德4成选票恐有假?」称唱票柯文哲竟记给赖。微博大V「正直的磊哥」则贴出多个台湾社群平台上流传的影片截图,称「各选票站都被爆出大量选票作假」,嘲讽「选举就是糊弄台湾人玩」。

图8.png
台湾社群平台流传的选务谣言影片,已经在中国社群平台微博上传开。(微博截图)

由此可见,台湾内部流传的选务谣言虽然已由官方或是民间查核组织辟谣,但不可避免的已被中国媒体、意见领袖挪用,作为「台湾选举不可信」的宣传。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Asia Fact Check Lab)针对当今复杂媒体环境以及新兴传播生态而成立。我们本于新闻专业主义,提供专业查核报告及与信息环境相关的传播观察、深度报道,帮助读者对公共议题获得多元而全面的认识。读者若对任何媒体及社交软件传播的信息有疑问,欢迎以电邮afcl@rfa.org寄给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由我们为您查证核实。

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在X、脸书、IG开张了,欢迎读者追踪、分享、转发。X这边请进:中文@asiafactcheckcn;英文:@AFCL_engFB在这里IG也别忘了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