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被旅游”云南曾见异议人士 

2016-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3月,高瑜在两会期间被送到云南旅游。(王荔蕻 推特)
2016年3月,高瑜在两会期间被送到云南旅游。(王荔蕻 推特)

因患病而获监外执行的大陆资深记者高瑜,两会前在2名国保监视下到云南“被旅游”。期间与异议人士见面,当局大为紧张,立即阻止前往与高瑜接触的人士。随著两会周三(16日)闭幕,高瑜已经被送返北京。 (文宇晴 报道)

被控泄露国家秘密判监5年的大陆资深记者高瑜,即使去年底获监外执行刑期,但自由一直受控。在两会召开前,在北京生活的高瑜被送去云南“旅游”。

云南自由作家许晖和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日前在大理与高瑜见过面。许晖对本台表示,他们得悉高瑜正在当地,希望一尽“地主之谊”, 好不容易才成功联络上。

许晖继续说,他们私下相约见面,不过同行的还有2名北京的国保监视。估计当局也意想不到与高瑜见面的是两位异议人士,于是大为紧张,也立即阻止他们第二天再见面。

他形容高瑜与刚出狱时相比,精神状况好点,但因被羁押超过1年半时间,心理受到很大的创伤,在谈到无法获得批准到德国就医时,高瑜显得有点激动。

许晖说:跟王大姐(王荔蕻)去了以后,看到有2个保镳跟高大姐(高瑜)一起吃饭。后来我们到了一个茶市喝茶,大家聊得比较晚,后来听说第二天早上那2个保镳就受批评了。北京那边在凌晨打过电话,说不能见当地的异议人士。然后第二天晚上我们约了去吃饭,但没有见到高瑜大姐的面。又过了一天,他们就直接去丽江了。高瑜大姐在大理跟我们来往的情况就基本这么多。

记者问:你们见面时大概谈了些甚么?

许晖回答:保外就医的事。高大姐说在两会前跟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去德国治疗,但政府这边就也不跟她说让你走,或不让你走,就一直在拖著。跟她见给我的感觉是精神状况都不错,但是心理状态都不是太好。她提出她1年7个月的牢狱之灾时比较生气。

据许晖了解到,随著两会周三(16日)闭幕,高瑜已被送返北京的居住地。得悉许晖和王荔蕻成功与高瑜见面的消息后,云南维权人士朱承志和正在当地的另外4位朋友,也希望能与高瑜见个面。可是,在当局阻挠下,最终缘悭一面。

朱承志说:我们知道高瑜大姐到了大理,然后我们几个人就从昆明开车往大理。当我们赶到大理的时候,她已经去了丽江。我们第二天一早又开车赶到丽江,但她告诉我们当局禁止她和我们见面。她到了丽江以后,又去了香格里拉,然后又回到了昆明。

身患重病的高瑜在国内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早前获德国发入境签证赴当地就医,但大陆政府却一直阻拦,不予任何答覆。

朱承志促请大陆当局,基于人道批准高瑜到德国接受治疗;他亦很希望日后能与高瑜见面。

朱承志说:作为高瑜大姐的一名关注者,我们希望她能够尽快到德国治疗和休养,能尽快把身体健康恢复到一个比较好的水平。我们在后来见见面,也就是这么一个目的。

71岁的高瑜曾任职中新社记者,两次因言被捕。2014年4月高瑜再度被捕,后被控非法获取并向境外网站,泄露一份被称为“七不讲” 档的中共内部文件。其内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师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等。

高瑜被当局羁押近一年后,去年4月中宣判,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成,判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高瑜不服提出上诉,不过二审宣判仍然罪成,但刑期减至5年。

由于高瑜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及美尼尔氏症等多种疾病,羁押期间多次因病需要送医院治疗。在去年11月底二审宣判当晚,获判监外执行刑期,释放回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