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被旅遊”雲南曾見異議人士 

2016-03-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3月,高瑜在兩會期間被送到雲南旅遊。(王荔蕻 推特)
2016年3月,高瑜在兩會期間被送到雲南旅遊。(王荔蕻 推特)

因患病而獲監外執行的大陸資深記者高瑜,兩會前在2名國保監視下到雲南“被旅遊”。期間與異議人士見面,當局大為緊張,立即阻止前往與高瑜接觸的人士。隨著兩會周三(16日)閉幕,高瑜已經被送返北京。 (文宇晴 報道)

被控洩露國家秘密判監5年的大陸資深記者高瑜,即使去年底獲監外執行刑期,但自由一直受控。在兩會召開前,在北京生活的高瑜被送去雲南“旅遊”。

雲南自由作家許暉和北京維權人士王荔蕻,日前在大理與高瑜見過面。許暉對本台表示,他們得悉高瑜正在當地,希望一盡“地主之誼”, 好不容易才成功聯絡上。

許暉繼續說,他們私下相約見面,不過同行的還有2名北京的國保監視。估計當局也意想不到與高瑜見面的是兩位異議人士,於是大為緊張,也立即阻止他們第二天再見面。

他形容高瑜與剛出獄時相比,精神狀況好點,但因被羈押超過1年半時間,心理受到很大的創傷,在談到無法獲得批准到德國就醫時,高瑜顯得有點激動。

許暉說:跟王大姐(王荔蕻)去了以後,看到有2個保鑣跟高大姐(高瑜)一起吃飯。後來我們到了一個茶市喝茶,大家聊得比較晚,後來聽說第二天早上那2個保鑣就受批評了。北京那邊在凌晨打過電話,說不能見當地的異議人士。然後第二天晚上我們約了去吃飯,但沒有見到高瑜大姐的面。又過了一天,他們就直接去麗江了。高瑜大姐在大理跟我們來往的情況就基本這麼多。

記者問:你們見面時大概談了些甚麼?

許暉回答:保外就醫的事。高大姐說在兩會前跟有關部門提出申請,要求去德國治療,但政府這邊就也不跟她說讓你走,或不讓你走,就一直在拖著。跟她見給我的感覺是精神狀況都不錯,但是心理狀態都不是太好。她提出她1年7個月的牢獄之災時比較生氣。

據許暉了解到,隨著兩會周三(16日)閉幕,高瑜已被送返北京的居住地。得悉許暉和王荔蕻成功與高瑜見面的消息後,雲南維權人士朱承志和正在當地的另外4位朋友,也希望能與高瑜見個面。可是,在當局阻撓下,最終緣慳一面。

朱承志說:我們知道高瑜大姐到了大理,然後我們幾個人就從昆明開車往大理。當我們趕到大理的時候,她已經去了麗江。我們第二天一早又開車趕到麗江,但她告訴我們當局禁止她和我們見面。她到了麗江以後,又去了香格里拉,然後又回到了昆明。

身患重病的高瑜在國內無法得到有效的治療,早前獲德國發入境簽證赴當地就醫,但大陸政府卻一直阻攔,不予任何答覆。

朱承志促請大陸當局,基於人道批准高瑜到德國接受治療;他亦很希望日後能與高瑜見面。

朱承志說:作為高瑜大姐的一名關注者,我們希望她能夠盡快到德國治療和休養,能盡快把身體健康恢復到一個比較好的水平。我們在後來見見面,也就是這麼一個目的。

71歲的高瑜曾任職中新社記者,兩次因言被捕。2014年4月高瑜再度被捕,後被控非法獲取並向境外網站,洩露一份被稱為“七不講” 檔的中共內部文件。其內容包括要求高校教師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等。

高瑜被當局羈押近一年後,去年4月中宣判,被控“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成,判有期徒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高瑜不服提出上訴,不過二審宣判仍然罪成,但刑期減至5年。

由於高瑜患有心臟病、高血壓及美尼爾氏症等多種疾病,羈押期間多次因病需要送醫院治療。在去年11月底二審宣判當晚,獲判監外執行刑期,釋放回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