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議會副議長搭建「中國橋」 人權組織質疑副議長身份不宜做中國說客

2020-06-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今年一月成立的「中國橋」協會,其網站宣稱獨立於日常政治議題進行中德政治、經濟、科學、文化及民間社會的交流,並增進歐盟和德國對中國的瞭解。(中國橋官網圖片)
今年一月成立的「中國橋」協會,其網站宣稱獨立於日常政治議題進行中德政治、經濟、科學、文化及民間社會的交流,並增進歐盟和德國對中國的瞭解。(中國橋官網圖片)

德國媒體曝光一個名為「中國橋」的協會,其創辦人及現任主席乃現任德國議會副議長。該組職的核心成員曾大讚中國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表現,並舉牌「中國加油」拍照。組織否認在德國為中國政府宣傳,但人權組織質疑「中國橋」透明度不足,以獨立之名為北京洗地,為中國政府當說客。(吳亦桐/程文 報道)

德國《商報》周四(6月25日)報道了一個德國政界和企業界人士發起的精英組織——「中國橋」協會。該協會總部位於波茨坦,發起人和現任主席是德國聯邦議會副議長漢斯-彼得•弗里德里希(Hans-Peter Friedrich),副主席是德國經濟促進和外貿協會主席米歇爾•舒曼(Michael Schumann),司庫是德國自民黨的聯邦議員(Alexander Kulitz)擔任。據悉,協會成員還包括20餘名德國學者、商業代表和政治人物。

德國法學學者錢躍君告訴本台,有證據表明「中國橋」充當為中共洗地的角色。他指,中國政府邀請德國議會副議長弗里德里希4月份訪問北京,但因為疫情,訪問計劃擱淺。弗里德里希近日在接受中共喉舌「人民網」採訪時,變身「中國政府歡迎的朋友」。此外,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他和「中國橋」其他核心人員還舉牌「中國加油」並讚揚中國「抗疫表現」。

錢躍君說:中共不惜代價發揮歐美社會和政壇發揮影響,「中國橋」幾位關鍵人物,比如弗里德里希,居然會手持所謂的「中國加油」紙牌拍照,來洗白中共在這次武漢在這次武漢病毒中的罪惡。一方面他們在欺騙世界人民,一方面他們在欺騙中國人民。這也引起了德國社會的警覺和反感。

錢躍君也表示,同早年間西方左派對中國認識不清不同,現在的一些西方政客是出於利益成為中共說客。中共也巧妙的通過各種方式進行利益輸送和滲透。

錢躍君說:現在還有政客同中共的政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利益輸送之後,很多人為中共站台。「中國之橋」號稱沒有拿到中國的錢,拿錢有直接和間接的區別,有很多間接的,比如說它通過中國的某個大學給某個政治家、或某個協會一個項目。不能輕易的用西方的概念理解中共怎樣把錢投資給這些政界的。弗里德里希的身份就是德國議會副主席,中共完全達到了外宣的效果。

「中國橋」成立於今年1月份,其官網顯示,該協會創立的靈感來自德國1952年成立的旨在促進德美友誼的「大西洋橋」組織,其目標是促進德國和歐盟對中國的了解。但官網除了簡單羅列幾名要員和數張中國城市的精美圖片外,未介紹具體推動的項目內容,也沒有列出中方合作夥伴成員,以及項目資金來源等。

在英國諾丁漢大學任教的社會學者傅洛達(Andreas Fulda)向本台表示,「中國橋」選擇對香港、台灣、西藏、新疆等問題避而不談,其強調的獨立性根本不存在,當他們忽略習近平惡政但卻以「中立」為名時,已經站在了中共一邊。而且這種自上而下式的協會根本不可能直接與中國真正的公民社會進行交流,最終只會淪為政治掮客。

傅洛達(Andreas Fulda)說:China-Brücke(「中國橋」)這樣一個自上而下的交流平台其實是很多餘的,我們需要的是允許德國和中國的公民社會,進行開放的、自由的交流,但這樣的交流是中共不想看到的。習近平、中共的統治帶來了很大的災難,China-Brücke的領導說,他們是中立的,他們想建立合作夥伴關系,但這是不可能的,你跟官方的中國合作你必須得接受中國的統治,一旦他們說他們是中立的,他們就選擇了共產黨。

德國人權組織「受威脅民族協會」主席、中國問題專家烏爾裡希•德里烏斯(Ulrich Delius)批評「中國橋」這個組職缺少透明度,警告該組織的遊說工作可能暗藏「中式橋段」。在本周一(6月22日)發送給德國聯邦政府人權專員考夫勒(Bärbel Kofler)的電子郵件中,德里烏斯表示:我們非常擔心「中國橋」的運行網絡不透明,每個人都知道中國的公民社會處在完全被控制的災難性狀態,「中國橋」選擇哪些中國合作夥伴並不清楚。

德國綠黨的聯邦議員鮑澤(Margarethe Bause)表示:「中國橋」絕對不是一個透明的協會,完全由經濟利益組織在經營,他們可能代表北京。另一名德國聯邦議員、德國基民盟政治家布郎德(Michael Brand)也發出批評,認為該協會暗處結構極有問題,甚至非常危險,如果「中國橋」不想成為「北京第五縱隊」,就應該迅速將一切擺到桌面上。

不過,「中國橋」協會的主席即現任德國聯邦議會副議長弗里德里希就強烈否認有關負面指控,強調組織不會在德國進行中國宣傳,在中國沒有合作夥伴組織,也未接受中國資金。他向德國《商報》表示:我們沒有秘密活動,也沒有甚麼可隱藏的。他稱,協會是是一個獨立的對話機制,希望脫離日常中的政治議題和個案來探索各種合作的可能性。鑒於中國在全球中至關重要的作用,希望從國際理解的角度,不管日常政治發展如何,都可以和中國領導人建立溝通渠道。

近年德國輿論批評包括德國已故前總理施密特和前總理施羅德在內的退任政客,遊走在中德之間淪為政治或經濟掮客,今年1月德國檢方對一位德國籍歐盟前外交官薩巴蒂爾(Gerhard Sabathil)疑似為中國提供間諜工作啓動調查。薩巴蒂爾此前在一家服務對象包括中國的遊說公司擔任高層。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